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汉王复振 文 / 天涯情缘




刚划了一阵子,小船就有点吃不住重量了。满身盔甲的藤公马上跳下船去:“主公,我还是去赶马车吸引楚军,您就自己划船走吧。多保重!”说完,藤公上岸走了。汉王独自划着小船,眼看就要到对岸了,突然一匹乌锥马策马而来,一道飞爪,抓住了小船的船艉。那人使劲地把小船往河的对面死命地拽。眼看着已经快到对岸的小船有被拽到河中心,看清楚了。那人正的项羽自己。汉王看见项羽,心中又喜又悲。喜的是他又看见自己的兄弟了,悲的是这兄弟现在是敌人,还是他最大的死敌。现在汉王的小命就捏在他的这个兄弟的手里。“干脆说电好听的,然后乘他不注意,我割断飞爪上的绳子,我就跑了吧。”汉王就伸手去抽肋下的宝剑。可是抽了个空,因为他已经把宝剑叫给吕后暂带防身了。自己随便佩了一口剑,而那剑在忙着逃命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扔什么地方去了。现在的汉王是手无寸铁。

“项兄弟,我们好久不见啦。我知道你在想为兄我啦,可你也不着急啊。我马上过来和你相见。不要忙着拖我的小船啊,要是翻了,哥哥我可就要喂王八去了。我知道兄弟你也是干鸭子的,游不来水,也救不了我的。”汉王一个劲和项羽说好话,但是船依然没有停止地向河边驶去,眼看就要抵达河岸了。汉王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用他手的竹竿拼命地抵住河床,不要让船移动。可是汉王的力气又怎么是项羽的敌手?小船依旧是不紧不慢地向项羽所在的河岸靠拢。现在是连项羽的笑容和胡须也看得清清楚楚了。汉王情知不是项羽的对手,他在船上干脆放弃了抵抗,而是做出了一个准备拥抱项羽的姿势来。船还有几个船身的距离就可以靠拢河岸了。项羽仰天大笑。

突然,空中一个黑影袭来,仿佛是一只鸟,来往的速度非常地快,快得让人都看不清楚它的形貌。可是汉王明白,那是一只神奇的鸟,是一只凤凰,是吕雉吕后的命运鸟。这鸟只是用它尖利的嘴一啄,项羽飞爪上的钢缆就断了。好象那钢缆只是根稻草似的。汉王的小船又可以轻松地过河去了。“兄弟,我们呆会子见了哈!我要忙着去见你嫂子。哦,忘记,代我问你爹娘好,你二哥在你楚营住得还习惯吧。”其实汉王说的项羽的爹娘和二哥就是他自己的爹娘和二哥,只因为他和项羽是结拜兄弟,他汉王的父母和兄嫂也就是项羽的父母兄嫂了。汉王这样说,是为了项羽不至于加害他的家人的激将法。项羽的弱点,汉王是尽知啊。

过得河来,走了一段路程,前面汉王猛可地发现一辆马车停在一片树林子里。汉王害怕了:“怎么又遇见楚军了啊?孤怎么如此倒霉哦。”不过,这只是虚惊,车里走出来的人正是他忠勇大将藤公夏侯婴。原来藤公在沿河直下后,遇见了一股楚军,人数很少,他们是保护楚军的一个贵夫人回家省亲的。藤公没有为难他们,只是和他们换了一辆,因为汉王的车已经暴露了目标,再乘那车已经很危险了。在宝剑的逼迫下,那些楚军士兵也只得换了。换好车后,藤公就在汉王必经之路的小树林子里等待汉王。果然,藤公把汉王等来了。汉王把自己的经过述说给藤公听,惊吓得藤公差点从马车上摔下来。最后弄得汉王还得去好生安慰藤公,藤公才觉得自己稍微好受了点。

说话间,汉王的车辆已经达到了汉军的一处军营叫修武的地方。这处军营那是张耳和韩信屯驻大军所在。张耳现在已经是赵王,而韩信依然挂着汉国左丞相的职务的。他们都是汉国的忠诚大将。汉王现在在这些士兵面前却没有什么好面目出现。他坐在车里,告诉夏侯婴,就说车里坐的是汉王的使者,要求见丞相韩信和赵王张耳。夏侯婴在汉军中威望很高,他对官兵又非常好。所以,一般的汉军士兵都是认识他的。也知道他是汉王身边的高官显贵。现在他们看见这个汉王身边的高官显贵亲自驾车送来一个使者,可见这个使者也一定不是一个凡人。那些士兵不敢怠慢,赶紧给开了营门,放汉王的车进了军营。早有兵士去通报韩信和张耳,说有汉王的使者要见他们二位,他们二位也早早地到议事大帐等候使者的光临。

门外门帘一挑,先进来的是藤公夏侯婴,韩信、张耳的官阶在藤公之上,可是他们深知这个藤公是汉王身边的红人,万万得罪不得的。所以,他们一点不敢以自己的官阶在藤公面前傲慢。对韩信来说,藤公对他还有识才、荐才和护才之恩,他更加在藤公面前要加倍地谦虚谨慎了。藤公没有说话,只是自己站在门帘下,很恭敬地喊了一声:“汉王驾到!”然后,双手卷起门帘,规规矩矩地站立着。汉王这个时候才很气度地出现在营帐的门口,很有架势地同张耳问好,与韩信拥抱。这样一来,赵王的十万大军和韩信的七万人马全都归汉王统辖了。他们两个统统靠边稍息成为部将。

在休整了几天后,吕后从咸阳、巴蜀、汉中运送来的军需给养陆续地抵达了修武。汉王现在是不打算立刻采取进攻。他的王后吕后在送军需来的时候附了一封书信给汉王,信中要汉王现在多多扩大军队,训练好军队,然后再寻找一个机会去打击一家伙项羽。要专打项羽的软勒和外围。扫清项羽的外围后,才可以打击项羽的大本营,这个计划当然还得请萧何、张良、韩信等人商议后才可以生效的。汉王接了信,心想,他们几个都不在,字好和韩信说说。韩信看了这信,对着信就是三拜:“吕后深得用兵三昧矣!臣等弗如啊。”汉王看韩信如此,也是从来没有见他这样谦恭过,也就下决心暂时一用。其余还是得等右丞相、国师聚齐再做打算。

招兵买马可是汉王的长项,他很快就募集了已经是受过军事训练的熟手三万,生手五万。吕后又源源不断地给他送来粮草、兵器、帐篷、锣鼓等物资。吕后很聪明的是,那些押送的人马也就是吕后给前线新增的军队,他们是不需要再回去复命,就直接拨到韩信、张耳的帐下听令了。一个月过去后,汉军在修武军营已经有了二十七万人马。而且粮草充足、士气高昂。在一个月的训练中,汉王在吕后的提议下,采用了一种对比汉军、楚军,汉王、霸王德行的思想大讨论,让那些从前受过霸王欺压的士兵在大会上大倒苦水,然后述说汉王的种种好处,汉王对百姓的样样厚遇。现在的这些士兵,只是一提起霸王和一个楚字就瞳孔充血,恨不得把一座山也给掀翻了。一时间,汉军士气是暴涨如钱塘大潮。

现在的汉王要出击了,他派遣韩信手下将官卢绾、刘贾帅精兵三万,骑兵一千,渡过前不久汉王逃难与项羽拉锯的那条河,进入楚国的境地,专门去攻克楚国的边境小县城。而卢刘的这支队伍还立刻派人和一直坚持和项羽在敌后周旋的彭越去得了联络。这下,两支大军象两条毒蛇,缠绕着你来我往地攻击着楚国的软肋和外围。弄得项羽是出击也不是,防守也不是,成天是火冒三丈,只好拿他的士兵撒气。那些楚军士兵在内心是更加对项羽厌烦和离心离德了。楚国的天空洋溢着失败的气氛。虽然他们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却弄得刚刚是大败一场相似。项羽和他的大将个个都很郁闷而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