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再守荥阳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再守荥阳 文 / 天涯情缘




楚军团团地包围过去的时候,那一万汉军居然没有任何地抵抗,而是四散逃走了。这支楚军的带队将军是钟离昧手下将官,姓韩名广。曾经是和韩信在项羽营门做过执戟郎的,后来因为战功和救了项羽情人虞姬的性命,又得到钟离将军的保荐,于是被提升为将军。韩广看见这些汉军,觉得他们很奇怪,看那些汉军逃跑的姿势来看,那些人哪里可以叫军人,简直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而且,这一万人还是老幼俱全、拖儿带母的。韩广心下疑虑,就顺手抓过一逃跑的汉军询问。他们那里是什么汉军哦,他们是荥阳逃难出来的百姓啊。但是,那乘打有杏黄旗帜的马车依然还停在半山腰上。韩广也不管那车里是不是坐的汉王,先拿下再说。车里果然是端坐一员大将。在鸿门宴的时候正好是执戟郎的韩广一下子就认出,他眼前的这个人不是汉王刘邦,而是那天陪同汉王来的四个大将之一的纪信。纪信见这个楚将是个故人,已经不可隐蔽了。就很坦然地承认了自己是纪信。而汉王现在已经是远走高飞,没有什么危险了。纪信大笑一声,韩郎官,你把我带去见你们大王吧。

原来四面出击楚军那只是张良的一个计策。这个计策有三个用意或是目标,一就是要使汉王脱离荥阳这个泥潭,只要汉王脱困,他就可以去联络和号令天下反楚的军队和那些汉军主力去侵袭楚国的本部,这样,荥阳的围也就解了。二就是要争取使得楚军铁桶一样的包围露出点空隙,这样才可以使已经准备在荥阳外围的粮草可以运送一部分进去以解荥阳的燃眉之急。三就是可以帮助那些依然居住在荥阳的老弱妇孺顺利地撤离荥阳这个多事之地。荥阳共有守军六万来人,老百姓两万多。这次就撤离了老百姓一万有余,派出掩护军队一万。城里的粮草需求压力一下子减少了两万多张嘴巴。而粮食,则是悄悄地运进了不少。荥阳又可以坚守一阵子了。

汉王和吕后的人是已经撤离了荥阳了,但是他们在走的时候,吕后就给汉王建议由为人小心谨慎的御史大夫周苛、勇敢耿介的枞公以及暴烈善战但是却反复多变的西魏王魏豹一起守卫荥阳。汉王的用意是想用魏豹的勇力在荥阳可以有所一为,但是吕后却是另有打算。她召来了周苛,对他耳语了几句,然后叫周苛去了并要他小心执行。汉王、吕后等人在计策谋划妥当后,在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实施了计策。楚军果然如同张良设想的那样被调动得四处狂追、疲于奔命。而汉王、吕后等一干人就从容地离开了楚军的包围圈,向自己的统治中心靠拢过去了。

我们过去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个御史大夫周苛的,他本来是项羽的将领,还是个官高爵显的万户侯。在攻打秦军的时候,这个周苛功劳很大,被项羽封了三万户。这在楚国众将领中都是很罕见的高官厚禄。但是,这个周苛并不是一个只贪图个人荣辱之人,他看见项羽在反潮流、反人民的道路越走越远,完全成为秦始皇一类的暴君。周苛就悄悄地离开了项羽,去追随了汉王。而汉王也是很信任他,给周苛许多建立功勋的机会。而这一次,更是把守卫一个绝大战略据点的重担放在他周苛的肩头。周苛深知自己肩膀上担子的分量,他还感觉到汉王把那个魏豹放在荥阳是一个过失。但是,有了夫人吕后的话,又的、使得周苛在心里有了主心骨。他在汉王、吕后离开的第二天就悄悄地约见了枞公。周苛说:“枞公,我觉得那个魏豹是不能和我们一条心的,他可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反国之王,我们可以指望他来与我们一起守卫荥阳吗?到时候,他要是把荥阳给卖了,卖给他的老主子,我们又当如何是好啊?”枞公没有表态,只是说:“一切都听大夫说了算。”“诶,吕后在临走之前,对在下说,汉王求才若渴,他不能杀掉魏豹,他要是杀了魏豹,就会使天下诸侯心寒,使天下贤才心寒。但是,吕后告诉我们,这个魏豹是一定要杀的,罪名就任由我们罗织。其实,我看是不用罗织什么罪名。我们随便找个机会把他给杀了就得。”“只是这个魏豹力气大,不好杀啊。”枞公忧心地问。

汉王既然已经离开了,楚军包围荥阳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了。但是,在他们暂时撤离荥阳之后的第四天,楚军还是用了十万人马把个荥阳给团团包围起来。自然,霸王项羽是不用亲自耗在荥阳城下了。大将龙且代替了项羽调度荥阳军事的地位。龙且指挥他的人马,想乘荥阳守兵已经饥饿疲惫的时机,想一举取下荥阳。大军兵临城下。这可给周苛、枞公他们杀掉魏豹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周苛先是给魏豹说:“你的老朋友龙且来找你,你是魏王,我和枞先生想请你帮忙,在龙将军面前说点好话,在城破的时候饶过我和枞公的性命,如何?”魏豹这个家伙就信以为真,他赶忙跑去城头去和龙且答话:“龙将军,你等着,只要你不杀掉我们几个,我马上来给开……”可怜的魏豹,他以为周苛本来就是项羽的重臣,一定是和他一样的想法,是想再次回到项羽的怀抱。而枞公是个文人。在魏豹的心目中,文人就是胆小鬼的代名词的。魏豹的话自然是被楚军和汉军的人都是听见和听清了的。只见魏豹的头还伸得老长在那里喊话,他的头颈之间,一柄鬼头大刀已经挥下,刹那间,魏豹斗大的人头直接跌落下荥阳的城头去。这一刀,就连魏豹的故旧也没有法子说半句不对来。反国之王魏豹就这样死掉了。而荥阳,它依然还掌握在汉军的手里,还是那样坚固地守御着。

我们再说纪信,他被项羽的将领韩广擒获了,很快被解押到了项羽的大营。项羽笑嘻嘻地替纪形松了绑。项羽可是一个英雄,他对于纪信这样勇敢地舍弃自己的生命去保全自己主子生命的做法很是赞赏。他要想在楚军中也树立树立这样的气氛,项羽打算软化纪信,把纪信收为己用。项羽先是给纪信松绑,然后马上吩咐人抬来一桌子上等的酒席。纪信也没有客气,他是吃饱了喝足了。是啊,纪信和那些汉军一样,在荥阳可是挨饿很久了的。现在,面对这样的好酒好菜,纪信自然是吃了再说啊。吃饱打着嗝的纪信对项羽说:“我纪信为了汉王去死,你以为只是你说的殉主吗?不,你太鸡肠小肚了,项羽,我可是为了天下苍生、四海黎民。我们汉王不要看他现在老是和打败仗,但是,你可以和天下的民心为敌吗?你可以和秦始皇相比吗?他也不能够和民心抗衡,何况是你一个区区霸王。我看你项羽啊,真是一只楚地的泥狗瓦鸡,是有今朝没明天的了。哈哈……哈哈。项羽,你有种就放了我,你会很快看见我带兵来捉拿你的。只是怕你没有这个种啊!哈哈……哈哈!”

“来人啊,来人,给……给我,给我把,把这个纪信给,给烹了,给烹了……”项羽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他的痛点象是被踩中狗尾巴一样被人给说中了,他变得气急败坏,就是说他没有种,他也是要杀掉这个纪信的。纪信为汉王、为天下,光荣地殉国了。而荥阳依然在坚持着抵抗楚军的三番五次的进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