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汉军粮乏 文 / 天涯情缘




陈平的计策获得了很大的成功,项羽的智囊被除去了。但是,汉王和他的汉军的处境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改善。项羽依然在忠实地执行着亚父生前的计谋,截断汉军的粮草,汉军就会不攻自破。这是项羽最忠实地听他亚父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接到亚父在彭城附近因病倒毙消息后,项羽忽然觉得自己是中计了。但是他是一个不会承认自己有错误的人,他只是说:“孤看到亚父背疽发作,孤非得亲自送他去彭城医治,但是他老人家坚决不要我离开虎牢关。哎呀,我的亚父啊!”项羽抚在范曾冰凉的尸身身失声痛哭起来。他从来没有这样哭过,在他小时侯不听话被叔叔项梁打没有这样哭过,在他叔叔战死的时候,他尽管很悲痛,但是在暗地里却在想,他叔叔要是老不死,他项羽又怎么可以出头呢?他就实在不能太可以悲痛了。而现在他一贯不听他的话的亚父死了,是被他硬生生给气死、给逼死的。而项羽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在整个楚军当中,每次最能够为他出谋划策的就是这个成天唠叨的亚父。而现在亚父一旦不在,没有人在项羽耳朵边唠叨,项羽却开始拿不定主意了,他开始变得不能自信了。不过,围困虎牢关,困死荥阳,困死刘邦,却是亚父生前定下的最后一条计策,他项羽就不得不不坚决地执行了。同时,他还派人悄悄地去了对齐国作战的前线,给钟离昧、龙且他们几说好一旦那边得闲,就让他们几个继续回来官复原职。

项羽日益加强了对汉军粮道的侵扰,使得汉军的粮草供应越来越艰难。在这个情形下,汉王准备反击一次。在反击的同时抓紧时间修筑一条甬道来保护输送粮草的车仗、骡马和士兵。汉军在郦商的带领下向虎牢关外的楚军冲锋而去。楚军完全地没有防备,被象浪潮一样冲击而来的汉军打得丢盔弃甲,狼狈逃窜。而在楚军稍微后退之后,已经做好准备的樊哙,因为在巴蜀带人修建过栈道,对相当于现在的工兵的工作有些经验,马上带领三万人在虎牢关外通往敖仓的山丘道路两边修建了甬道。这些甬道都是夹层的,外面是石头,里面是泥土。士兵可以象防守城池一样防守甬道。这样,攻击的一方就变得艰难了。而且,对方在什么时候运送粮食也变得神秘莫测了。你就是去攻击,人家又没有粮草在运输,你没有攻击的时候,人家就悄悄地运送。这下,楚军顿时陷入到被动的境地。

项羽对这个情况很是恼火,他走过来走过去,然后他大喊一声:“来人,请亚父……”项羽在说出这句话后自己也焉气了,他对已经应声而来的侍从摇摇手,因为亚父已经死掉了,项羽明白,现在要他一个人去面对了。上次的破釜沉舟也是他亚父和他共同的杰作,是项羽在亚父启发下作为。而今,亚父和他已经是人鬼殊途了。霸王项羽又一次黯然神伤。不过,霸王并不是窝囊废,他可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他在短时间的不适应后立即做出决策:“全军进发,破袭汉军甬道。”于是楚军在甬道外围挖掘地道,用桐油浇灌,然后一把大火,烧得躲在甬道内的汉军不得存身。楚军很快推倒了那些甬道。他们在甬道的附近修筑了高高的平台,现在,就算汉军再次把甬道修建好,也只能在楚军的眼皮子下通过了。只要可以掌握你汉军送运粮草的动态,楚军就可以用火烧毁汉军的粮草。这下子,汉军的粮草完全地断绝了来源。而更加心狠的项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敖仓给抢夺了过去,成为了楚军的军粮仓库。这下子,汉军可就成了张老寡妇死了独儿,没有指望了。

汉军在粮草断绝后,顿时军心浮动,人心不稳。平常军纪相当良好的部队也出现了军官克扣士兵,士兵上街抢夺甚至抢劫老百姓粮食的现象。汉王对这个现象很是忧心忡忡。为了杜绝这个现象,汉王召集他的大臣,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在会议上,陈平认为该设立一个执法队,凡是有人敢于抢劫老百姓的士兵、军官,一律当场处决。而吕后则对这个办法不以为然,她说:“现在没有粮食,那些士兵才去抢,我们没有理由不让士兵不吃饭。在我们这里,士兵还是比老百姓重要些的。动不动就杀士兵,打仗你是靠老百姓给你去拼命不成?”汉王倒是同意了陈平的主张,但是对吕后的话也没有否认。会议在这样的气氛中终结了。大家实际上没有、也不会想出好办法来。再巧的媳妇也是不能没有米就做饭的呀。这些大臣,就好比说张良,他也是不会变出粮草来的。

执法队的第一天执行前就先在各营公布和宣传过好几遍了。士兵们和军官们都默默地听着宣读人员有气无力的宣讲。大家没有说话,只有肚子在“呱呱”地叫唤。士兵和军官已经没有力气了。站立也不是笔直而是歪斜的。在宣传期限结束后,汉王第一个做为执法队的队长走上街头。街上基本没有行人。是啊,大家都在挨饿,又怎么有心思出来散步买东西呢?荥阳的街道一片整洁,这是一种死亡的整洁,是萧条的整洁。汉王心里一阵难过。转悠了几圈,汉王觉得自己的肚子也是饿得难受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吵嚷的声音。寻着声音,汉王带着自己的卫队赶快过去。原来是五个伤兵正在那里抢一个担担子老头的小米。那老头是担子里有几十斤小米,可能是给人送去。那五个士兵正好从伤兵营出来给遇见了,就要过来硬要一把。那老人就是答允,双方为次发生了争吵。而且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弄得隔了几条街道的汉王都听见了。

汉王眼看着那个已经年逾七旬的老汉,心里突然出现了自己还被扣押在项羽那里的老父亲的影子。他二话没有说,眼睛血红,钪铛一声拔出自己肋下的宝剑,这宝剑可是有名的青龙剑,一拔出来,只让人觉得寒光森森、杀气逼人。那几个伤兵知道对方是汉王,也知道上面刚刚成立了执法队,专门对那些抢夺、抢劫老百姓来粮食的官兵进行执法的。告示上说得明白,凡是抓获抢劫、抢夺老百姓粮食的官兵,一律当场处决。这几个士兵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一剑的,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很遗憾地说:“大丈夫不能为国难而死,却要死在几粒小米面前,我们几个和那贪嘴的麻雀有什么不同啊!天啊、爹啊、娘啊,不肖儿子追你们来了。”说完,他们把眼睛一闭,等着汉王的宝剑落在他们的头颈之间。宝剑带着寒光落下来了,在空中划了一道美丽的圆弧,直接落在了……

直接落在了汉王的左臂上,顿时,一条一尺长短的血口被拉开了,鲜血淅沥地流淌出来。汉王对那几个伤兵说:“你们几个已经为汉国负伤过了,我刘邦还没有为汉国受过一点伤害,现在就让我为你们几个顶罪吧。你们抢夺他一个这样老的老人的小米,按照刑律是一定要被枭首的。但是,念在你们的战功面上,我刘邦,你们的三哥,自愿替你们顶罪。”汉王说后几句话的时候,声音都些颤抖了。那几个伤兵、还有那个老头以及几百执法队的官兵,全都跪了下去,他们全对着苍天叩头,感谢苍天送他们这样好、这样关爱士兵和人民的好君王。苍天看着这个情形,也只是脸色红扑扑的,光是傻笑没有任何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