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荥阳争粮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荥阳争粮 文 / 天涯情缘   汉王在雎水战役后不久又得到了很快地恢复,现在的汉王已经攻取了战略要点荥阳。这个荥阳地处现在的河南,是属于中原地带。又与秦、楚、赵、齐的位置相距不远,可以说是经略天下、形式总观的战略要点。在汉王占领了这个点后,就把自己处于了攻守自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荥阳争粮 文 / 天涯情缘




汉王在雎水战役后不久又得到了很快地恢复,现在的汉王已经攻取了战略要点荥阳。这个荥阳地处现在的河南,是属于中原地带。又与秦、楚、赵、齐的位置相距不远,可以说是经略天下、形式总观的战略要点。在汉王占领了这个点后,就把自己处于了攻守自如、进退皆便的地位了。而反过来,项羽的楚国就在整个战略上居于受牵制地位了。项羽集团在这几年也总结和得出天下诸侯不可靠的结论,在这个天下,明看是诸侯割据,他项羽是诸侯的霸王。但是,这些诸侯无不是朝秦暮楚的家伙,他们又都自己没有能力去争夺天下,而真正可以和他争夺天下的就是昔日他嘴里所谓的无赖,汉王刘邦。项羽在看见这个形势后,他不能再无视了,他要动了。但是,项羽的总军师,亚父范曾的悲疽却是更加地严重。只是项羽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是个问题。因为他是越来越反感这个整天在他耳朵边唠叨的老家伙了,就象现在的三十岁左右的人,很是厌烦自己老迈的父亲在自己耳朵边老是嘀咕一样。项羽现在是更加地不听范曾的话了,他也是更加地一意孤行了。

而另一方面,汉王在自己左丞相韩信、右丞相萧何的做工、辅助下,又有张良这样的头脑,郦商、灌婴、樊哙、纪信、夏侯婴、吕周等这样的猛将。更加重要的是有一个在内政、外交都可以给汉王全面支撑的另一半吕后的存在,更加使得汉王如鱼得水,这样,他在军事、政治上都取得巨大的成功。现在的汉王,已经收取了赵国、齐国,在战略上对楚国构成了一个包围圈。而这两个国,齐国距离汉国比较远一点,和汉国建立的是比较松散的关系。而汉国和赵国那就是一种领导和服从的关系了。在拉住齐国,收复赵国的前提下,汉王在张良的谋划下,又开始去收复那个虽然愚笨了点,肯定是不够帅才,但是绝对是有将才的魏国国王魏豹。汉王对这个魏豹虽然是很讨厌甚至是憎恨,但是在他的统一的战略目标下,汉王很快达成了对这个魏豹的谅解。郦生这个嘴巴上可以驰骋十万大军的有名的说客出发了,目标就是魏王豹的都城。

郦生的车驾依然是那样简单,很快,郦生已经坐在了魏豹的宫殿之上了。不过,这次这个魏豹他没有听郦生的话。道理很简单,他过去是自立的,后来又投靠了霸王,再后来又在汉王的鼓唆下辅佐了汉王。在前不久,汉王在雎水进攻霸王,他魏豹身为联军大元帅,却没有能够为整个联军带来一场胜利,而是在雎水以六十万之众惨败给仅仅有三万兵力的霸王。在这个情况下,他魏豹又倒向了霸王。现在,他魏豹在霸王的阵营还没有一点表现、甚至连屁股都没有坐热就又反楚归汉,那天下人会如何看他魏豹的为人啊?所以说魏豹不管郦生说得如何的天花乱坠也是把他的头摇得跟个拔浪鼓相似:“不、不、不成,我魏豹不去难为汉王就成了,叫我再去反霸王、归汉王,我的这张老脸没有地方放了。我也没有脸面去见任命我当元帅的汉王啊。先生好意,我魏豹心领了。来人啊,酒宴侍侯,先生小坐,小王有点内务要处理,我就失陪了。”说完,魏豹干脆把个广野君凉快在那里,自己拍拍屁股走了。

既然说不动,在自己是卧榻之侧下,汉王又怎么可以容许一个魏豹酣睡呢?左丞相韩信立即受命为大将军出发前往讨伐魏豹。这个魏豹,他怎么会是韩信的对手呢?虽然他的魏国也是易守难攻,但是他魏豹偏偏要冒充英雄好汉,要军队带出城来,他要亲自和这个传说中很厉害,但是自己又无缘见识的韩信会一会。只见魏豹跟个半截铁塔相似,手中一对雪花镔铁四股两头短戟。这对戟乃是精铁打造,重有六十多斤,挥动起来呼呼带风,在运动中足有千百斤的力量。他胯下一匹乌锥雪蹄马、金盔金甲素罗袍,两根雉鸡翎在他头盔上哗哗直打颤。他身后,三万军兵雁翅排开,背靠河津,严阵以待。韩信这次作战并不使用什么火水之计,而是也同样地把自己的军兵分天地人品字排开,三员大将各自压住阵脚。韩信自己骑着一匹火龙异兽,手中一杆八宝九环驮龙刀,横担在铁搁梁上。韩信的背后,除开一张弓外,还有一张弹弓,打飞石,他韩信是百发百中。

互通姓名后,韩信与魏豹拍马而出,打斗在一起。只见戟来刀迎,刀劈戟架。堪堪五十回合也没有分出胜负。魏豹的头脸之上已经见汗了,喘气连连,再看韩信,他是大气不出,依然镇定自如。魏豹在内心就已经开始怯阵了。又是一阵鼓响,魏豹只好挺戟再去斗韩信,而韩信并没有动窝。魏豹的马距离韩信是越来越近了,韩信依然没有动。又近了,只有十来步了,韩信操弓搭箭,魏豹心喊一声不好,就想拨马而走,可是箭并没有发出来,身后只听韩信哈哈大笑。魏豹被笑得火冒三丈,他又返身拨马,准备再次和韩信打个你死我活。而在魏豹再次临近的时候,韩信又取下弓来,这次魏豹没有再退,只是把头一底,想躲过那箭去。但是,箭依然没有发出来。“哈哈,你韩信不会射箭啊,看我取你性命。”魏豹的马距离韩信只有三丈了。韩信现在就是在得胜钩取大刀也已经嫌慢了。“你拿命来吧。韩信。”只听“倥通”,一个身影跌下马来,是谁?是韩信吗?不是,是魏豹。韩信在魏豹距离自己只有三丈的时候,他悄悄地拿出弹弓,扣住一个铁弹子在手指,瞄准魏豹的眉心,一家伙就把个魏豹给打下马来,韩信的力度是拿捏得恰恰好,魏豹只是被打下战马而没有受大的伤害。韩信旁边的士兵赶紧上去,抹肩头拢二臂把魏豹给捆了个严严实实。

魏国的地界在魏豹都被擒获后自然是很快就全境而下了。就在韩信攻取魏国的同时,项羽的大军也抵达了荥阳附近。一座虎牢关、一条黄河拦住了项羽的大军。但是,项羽的大军也阻挡了汉军退却的道路。双方现在是你不能攻进来,我也不能打出去。一时间,形成了胶着的态势。韩信在打破魏国,取下魏地后。在张良的策划下,汉王决定派遣韩信前去攻取敖仓。敖仓距离荥阳的直线距离不过五十来里,但是却是崎岖不平的丘陵小路。而且最麻烦的是,这条路有一部分在虎牢关外,是在项羽兵力范围内的道路。而敖仓的粮食,要是可以源源而流的话,汉军足可以坚持和楚国在荥阳对抗三年以上。只是,在现在,粮草可是决定战略上胜负的关键。

这个问题,很显然也是被项羽方面的人预计到了的。他现在的军队不再去攻夺汉王的城池和要冲,而只是一味地拦截和获取汉军从敖仓运送到荥阳的粮草。汉军运送的粮草的十停便有七停被项羽夺得。这个问题使得汉王和他的谋臣大将元帅们操心不已。可是就没有什么法子。项羽军中有个范曾,而范曾善于奇谋良计,要打破这个怪圈,汉王和他的手下决定要率先除掉这个范曾才是上上计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