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汉王逃难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汉王逃难 文 / 天涯情缘




雎水战役,汉王好容易收罗来的六十万大军顷刻间土崩瓦解,汉王自己也在灌婴和百十个卫兵的簇拥下一路望北而逃。那些诸侯的人马其实没有在战争中死伤多少,他们的死伤只要来自逃命过程中自相践踏。而在这次汉王大败以后,那些前不久还在信誓旦旦的诸侯一下子又全部跑到了项羽的帐下一个个跪得整整齐齐,正如他们在巨鹿大战后所做的事情一样。项羽倒没有过多地追究这样人,他知道这些诸侯都不过是些蛆虫而已。对蛆虫是没有必要要求过于严格的。他现在终于明白了,那个汉王不是一个窝囊废,也不是一个无赖,而是一个坚韧的敌人和对手。他发誓要消灭汉王。这个世界,是有他项羽就没有刘邦,有他刘邦就没有他项羽。什么兄弟,全都见鬼去吧!

再说汉王,他在灌婴的保护下,一路如丧家之犬,惶惶然不知道自己是走在何方。他们几这样一路狂奔着。就在快要进入一条山间小路的时候,灌婴突然说:“糟糕了,大王!我们跑错方向了。我们要是这样一路跑下去,就会直接去了项羽大军所在的齐国。我们还是应该回我们的军营才对。”

一行人只好重新向雎水方向走去。他们害怕遇上项羽的楚军,所以连旗号也换成了楚军的旗号。他们用的是蒲将军的旗号,战衣倒不用换,因为早已经是五彩的了,说是那个将军的旗号都说得过去。但是,就这样,汉王他们也依然骑着马绕道而行。不多时,汉王已经来到了雎水边。这里已经是距离战场比较远的所在了。但是,眼前的景象依然使汉王心寒:

这条雎水已经不是平静流淌着水的河流了,而是流淌着汉军和汉王血液的河流。汉军在四面受敌后,纷纷往雎水边上撤退。但是,项羽的人马已经追击过来。那些诸侯的军队也夹裹在项羽的军队里面,追击着刚才都还是盟友的汉军。雎水不算宽阔,水流也算是湍急。但是,人走在水里面毕竟行动是更加的迟缓,又加上是甲胄在身。汉军一个个被堵塞在雎水之中。项羽就在堵塞的汉军身后下令放箭。一时间,乱箭如同满天的飞蝗,射向了逃窜中的汉军。而这些楚军都是些精锐士兵,射箭的功夫个个一流。几乎是一支箭就要一个士兵的性命。十二万支雕翎箭射完了,雎水也变得不能流动了。仅仅倒在雎水之中的汉军的尸体就多达十一万。在逃跑过程人踩马踏死亡的又是两万多,作战而死的其实不到一万。受伤的却不是很多。那些伤员,只要没有能够回到汉营的,全都给项羽杀掉了。雎水的水流被汉军的尸首填堵得不能够流动了。汉王经过的这个地方还不是尸体最密集的地方。但是在汉王看来已经无疑是人间地狱了,汉王跳下他骑的战马,趴在地上痛哭流涕,使劲地拍打着地面,好象那地面和他有仇似的。灌婴很是担心现在有项羽的军兵发现汉王。他一个劲催促汉王赶快离开。汉王猛可地站直身体,抽出肋下的宝剑,就要抹脖子。灌婴眼尖,立刻跳过去抱住了汉王持剑的手腕。汉王对天大吼三声,便晕死在地上了。

汉王现在是已经不能再骑马了,不过,所谓吉人自有天相。在不远的地方,一辆骈车俨然是给汉王预备似的,那马儿还是原配的两匹好马。灌婴赶紧叫卫兵把车给赶过来。把汉王给抱到车上。然后,灌婴带着汉王一路逃跑而去。在过了好久后,汉王才慢慢地苏醒过来。他痛哭了很久,灌婴还是一个少年将军,他现在倒象个老成持重的大臣,不住地安慰汉王。这才使汉王稍微得到一点安宁。灌婴说:“大王,他们不是只是为你去死的,他们是为自己和所有的百姓可以过上安宁的生活为死的。你汉王带兵打仗,难不成就是为你一个人吗?你又是为谁啊?还不是想把大家从秦朝的暴政下解救出来。现在秦朝虽然已经完结了。那个项羽却比秦朝还要过于残暴。大王你才带领大家去推翻残暴的项羽。大王,您也知道,我们汉军为了这个目标已经死这样多的人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的生命就是再单独地属于您一个人了。他是属于我们大汉国全体臣民的。大王要保重啊。您不能损害我们大汉国的全体的利益啊。”

就在骈车一路顺利地前行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队项羽的士兵。领头的是一个校尉,打的旗号恰恰就是钟离两个字。他们一看汉王的旗号也是钟离,觉得遇见本部人马,就过来打招呼。但是,这个校尉一过来就发觉了不对劲。甲胄和钟离将军部下的不同。于是,他大叫一声:“抓汉王啊!”

灌婴见此情形,对汉王说:“您保重!”就跳下了战马。灌婴带着他的百十人和对方的四百多人展开一场惨烈的搏杀。而汉王依然自己驾着那车,一路地向前狂奔。终于,那些汉军和楚军都已经看不见了。那骈车的左马也倒地而死。仅仅一匹,也已经是累得走不动了。汉王只好下车步行。走啊走啊,终于走到一村庄了。汉王心中一宽,他可以去吃顿饭了。但是,突然,在前面出现了十来个楚军的士兵,他们正在搜索这个村庄。汉王见这些士兵就要到自己跟前了。急忙中,也顾不得什么了,一头进了一家农舍。农舍的主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农妇。他见猛然进来一个满身血污的人,自然是吓了一跳。但是,她突然闭了口。他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是正是楚军正在搜查的汉王。这个农妇在咸阳看见过汉王,看见汉王给百姓宣布约法三章的事情。她知道汉王的个好人,是个好王爷。所以,她没有再吱声。而是给汉王找来一套女人的衣服,递给汉王,示意要他换上。又去打来洗澡水,给汉王洗干净身上的血水和污垢。就在这个时候,楚军搜查的脚步已经走到这房间附近了。

农妇急中生智,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跳进了汉王洗澡剩下水里。又在自己的身体上划开了一条很长的口子。汉王已经化装一个妇女的样子了。就被这个农妇分配在旁边给这个农妇擦拭身体。就在他们刚摆好这一切,门被楚军的士兵推开了。他们问刚才在叫唤什么?那个农妇平静地回答:“回大兵哥哥,奴家在洗澡,不小心把手给划伤了,所以叫起来。您看,我的洗澡水里不是有很多血水吗?来啊,黄妈,给我换盆水来。”装扮成黄妈的汉王背对大门,他赶紧去换水去了。那些楚军士兵见这里只有两个女人,只好悻悻地走了。

汉王又一路往前走去,快走进大山的时候,在一个山崖附近,前面猛然闪出几面楚军的旗帜。看样子,这里还驻守了人数不少的楚军啊?汉王的背脊梁开始冒凉气了。而且,很明显,那些人已经看见汉王了,他们正在对他打手势。汉王只好硬着头皮去见那些人心中特别的忐忑不安。不知道,汉王是否可以摆脱这次的困境。我们下回书接着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