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土崩瓦解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土崩瓦解 文 / 天涯情缘   汉王的联军是按照十个方位来安置他的六十万大军的。这十个方位是这样部署的。那五个诸侯被安置在五边形的五条外沿的边上。他们的战斗力是比较弱的,这个魏豹自己也是承认的。而汉军自己的三十万就摆放在五条中轴线上,任何外围出事,中轴都可以去接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土崩瓦解 文 / 天涯情缘




汉王的联军是按照十个方位来安置他的六十万大军的。这十个方位是这样部署的。那五个诸侯被安置在五边形的五条外沿的边上。他们的战斗力是比较弱的,这个魏豹自己也是承认的。而汉军自己的三十万就摆放在五条中轴线上,任何外围出事,中轴都可以去接应。五条外线五条内线,一个中心将台,那将是魏豹和汉王坐镇指挥的场所。五方外线和五方内线,刚刚构成个十面,而这十个面又是可以相互照应的,形成了一个乾坤一元浑气的架势。在这个阵的气就是中央将台的元帅和汉王以及他的谋臣班子。

这十面大军分别是雍王张邯率领自己本部人马八万镇守金相。帐下左右各有将一百一十余员。左军大将辛闻囚,手使开山大斧,有万夫不敌之勇。胯下火龙驹,也是马力过凡马。右军大将骞熙三,射箭的工夫是第一流,还善使一对镔铁双股剑,是个步下的将官。中军大将向发清,手中一对大棍,是上打天下打地,中间打神仙。他的坐骑很是奇特,是一匹单峰的骆驼。这八万人马是清一色的穿赤黄色战衣。塞王驷马欣统帅本部大军四万多人,居于木相。他手下也有将官六十余员。他的军队只有左右两军,左军大将冷铁山,个子高大,手使象鼻子大砍刀,一匹乌炭马,上下除开四蹄一色漆黑,只有四只蹄子是雪白如丝帛。这马又有一个外号,叫乌云踏雪。右军大将史乘,个子格外小巧,是骑一匹小个子毛驴,手持三尺长的细扁铁笛,可以发射暗器。全军都着青蓝战衣。翟王董翳拥有雄兵七万,他居于水相,他的军队可是项羽亲自交付给他精兵。分为三军,上军大将铁雪丐,胯下宝马雪白,毛皮带卷,头生异角,状如蛟龙,手使一柄双头无缨铁杆枪,两头都可以杀人。中军大将汤启阳,他这个人是个深藏不露的角色,不要看他的武器短小,在作战中他和你嘻嘻哈哈,可是他的武器会变长,使得敌人往往促不及防。下军大将莫海,是一个匈奴人后裔,骁勇善战,手使一对带响声的青铜狼牙锤。这锤头比一个人的脑袋都大,足见这员大将的膂力过人。这支军都是清一色的皂黑,显得深沉大度。韩王信也有大兵近五万,居于火相,他的实力稍弱,弱在缺乏有力的大将。他的左军大将童安适过去只是项羽的马夫。右军大将母竟单,也只是新提拔的将军,还没有在实战中检验过。下军大将倒是不错,也是有名的上将,他可是白家有名的传人,白起之后,可是已经老迈不堪了。这员大将名叫白飞。韩国的军队是清一色的铁灰色战衣。魏国大军六万,居于土相,因为魏王豹是全军大元帅,坐镇魏军的是大司马姬柳杨,这个人是前周王室的后裔。左军大将陆广,右军肖默赖,中军大将符炻器。都不是有名的大将。魏国军队全部都是紫色的战衣。

汉军三十万,也是分为五队。他们是连接在外线五相和中极混元之间的中坚。他们分别由五员大将统帅。这五员大将分别是藤公夏侯婴,他手下统帅有六万大军,其他大将也都清一色地统帅六万大军。只是战衣色彩不一。色分五色,分别是大红、正黄、正蓝、正白以及赭黄色。其余大将分别是靳强、纪信、吕周和夏成。这个夏成只是樊哙的副将,现在樊哙前去引诱楚军去了,他的位置由这个夏强暂代。

说话间,项羽的人马已经追击着樊哙大五千人马上就要接近雎水的联军大阵了。樊哙的人马抢先一步进了战阵,守卫金相的张邯赶紧把寨门掩好。刚刚掩好大门,项羽的军队就杀了过来。项羽的军队一接近汉军大阵,就立即分兵成三路人马。中路是项羽亲自率领,统精锐骑兵一万。左路是由大将龙且率领,也统帅骑兵一万。右路是韩信的同乡好友钟离昧,他也是同样统帅一万精锐骑兵。这三股骑兵如同一阵狂风相似,转眼就到了联军的大阵跟前。项羽在马上大喊:“张邯,你这个老匹夫,你出来,我们决一雌雄。”可是张邯连门也不敢开,他害怕见到项羽,他可是项羽的手下败将,是连续十多次败给项羽了的。张邯的兵士也沉默了,连箭石也不知道发出。就在这些愣神的工夫,项羽的人开始冲锋了。这个大阵本来就没有壁垒,大门只是象征性的。那些过去本来就是楚军的士兵根本就没有抵抗,而是跑过去和项羽一起反戈了。张邯带着残余的三万人马往大阵中心就败退下去。

同样的时候,左路和右路的项羽大军也几乎是兵不血刃就击破了当面的敌人。一时间,败军象崩山一样地往大阵的中心撤退。在外线的魏国的军队和韩国的军队,一见那三家诸侯的军队是亡命一样地逃窜,也慌了神。他们是连敌人的面孔也没有看见,就开始败退。一时间,败军拥塞了整个的雎水河边。而在中心的汉军,他们看见铺天盖地而来军队,根本分不清那些是追击的楚军,那些是败逃下来的败军。在没有打之前就已经胆寒了。尽管那些大将还是奋勇作战。无奈士兵一个个都已经吓破了胆。而且就是将官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一支支部队的建制是完全被打乱了。更麻烦的是在所谓的意气混元的中心,魏豹和汉王还没有都不知道。他们满以为前面已经把项羽抵挡住了,说不定这六十万人马马上就要反攻过去。汉王还在为自己的反客为主的计策暗暗得意。可是灌婴进来了。他带了一百五十个亲兵卫队,是来保护汉王的。现在的汉王和魏豹才知道大军已经一败如山倒了。汉王对着已经垂头丧气的魏豹大发雷霆,可是魏豹在那厢只是抱着头埋怨:“这可是书上说的呀,怎么可以打败了帐怪我啊!”听了这话,汉王恨不得抽出宝剑杀了这个魏豹,可一思忖,自己一定是打不过的。就是加上灌婴也不一定的这个魏豹的对手。汉王一跺脚,跟随着灌婴走了。

六十万六国联军,在一瞬息间就土崩瓦解了,战况分外惨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