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诸侯会盟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诸侯会盟 文 / 天涯情缘




随着汉王跳下战马,吕后也跳下了战马,她站在汉王的身边,她可不象其他那些娇滴滴的王后,她可是一个马背上的铁血王后。她站在汉王的身边,完全不象是一个王后而是一个合作的诸侯王,一个女王。那三个老人又上前见过礼,他们对着吕后和汉王顿时泪若泉飞,他们哭述了一件其实汉王他们已经得到风声但是还没有证实的消息:义帝被项羽害死了。顿时,汉王和吕后哭得象个泪人,吕后还以头抢地,完全没有了一个王后的尊容与矜持。三个老人现在倒反过来规劝汉王夫妇,要他们节哀顺变。那些大臣连同一起去的魏王豹也一起过来规劝汉王夫妇。

又坐在自己的龙辇之中了,汉王和吕后已经哭得如此厉害,战马当然是不能再骑了。正好,打败那个自命不凡的殷王司马卯后,在他那里得到一乘龙辇,现在也就正好派上用场。这龙辇是六匹走马来拉的,行进得甚是平稳。在辇中,汉王和吕后停止了哭泣,两个相对一视,居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吕后赶紧用手摆了摆,示意汉王继续哭几声,吕后还很夸张地抽泣了几下。吕后对汉王说:“三哥,你刚才可真是演得逼真,那个义帝说什么也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他是我们寻找回来的,我们可不要失去打着张牌的机会啊。”

“对,王后,孤正要好利用这个死的假皇帝来做文章啊。这是张军师,哦,不,张司徒给孤的授意。你也知道,我们早就知道这个放羊娃的死讯了的,只是今天这三个老家伙来送消息,我们才有演戏的机会哦。我要在回到咸阳后立即召集诸侯大会,集中我们的近百万大军,一鼓作气荡平项羽。项羽现在已经是众叛亲离了,我们又得到这样强大的借口和外部援助,我想是一定可以战胜那个不可一世的项羽的。”

尽管汉王在心里那张良、韩信是自己的左膀右臂,看萧何是自己的心脏,而其实他最看重的还是他的夫人吕雉,他的最重大的问题往往是和夫人,也就是现在的王后商量。夫人的意见对于汉王而言才是最有效力的东西。汉王认为,依据现在的形势,天下的取得那是唾手可得的。他只要把这个决定跟萧何、张良、韩信等人一说,他们一定会觉得汉王现在已经是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超越项羽的伟大的君主了。那么下一步,皇帝的宝座也就距离自己不太远了。汉王心说:“我们才出巴蜀不久,就可以取得这样大的优势,我刘邦真是圣人啊。”

车仗终于回到咸阳了,汉王立即在自己的宫殿召开军事会议,他的几个重要的人物全都参加了。但是,结果并不象汉王自己预想的那样在进展。韩信第一个就坚决反对现在去征讨项羽,说现在去和项羽决战根本还不是时机。汉王就搬出自己现在手里有一百万人马,可以动用的兵力也有七十万,而反过来看项羽,他自己不过四十万人马,而且在对付齐国方面就用了三十四万人马,他还能够剩余多少军队啊、多少兵力啊?但是,韩信只是说:“汉王,你以为那七十万人马就是我们的吗?那些诸侯都靠得住吗?不要忘记了巨鹿,他们也有几十万,又怎么样啊?还不是只能做壁上观。我不相信那些诸侯的力量。”不光韩信,就是萧何、张良也纷纷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但是,汉王现在已经是成长起来的一代政治家和军事家了。他没有完全听取谋臣们的话,他和他的王后吕雉商议后,还是决定马上和诸侯会盟,要用义帝的事情做幌子,用来发动对项羽的战争。汉王还是把自己的这个决定通报了他的臣属,现在就只是要他们执行了。

萧何、张良纷纷表示自己保留意见但是要服从汉王的决定,本来他们两个的反对就不激烈。而王后吕雉,这个汉王帐下的特殊核心,是别的政治集团没有的可比性人物,则是坚决地赞成汉王的决定。在某种意义上,吕雉还是这决定的始作俑者。但是,韩信依然是坚决地反对。他拒绝执行汉王给他的任何指令,也不派兵去配合汉王的计划。现在的汉王已经陷入到一种尴尬的境地了:王帅不和。而他自己又已经当众把兵符印剑都赐给元帅韩信了的。但是,现在汉王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他就拿回自己的授权出去的兵权。汉王的头顿时大了起来,他怎么去开这个口呢?谁可以去说服或威逼这个倔强的韩信交出手中的兵权呢?要知道,这个韩信可也是个权力的崇拜者,是个权力的贪心客。汉王在一夜间头发也白了不少。他心焦啊,焦心现在大好的形势会失之交臂。

就在汉王心神不宁的时候,吕后过来了:“大王了,为了成大事,我们干脆……”吕后做了一个用脚踢的姿势,“我们把他明升暗降,让他做左丞相,外加掌管全国兵马操练的总……总教习。”

“哎,只怕要伤了韩信的心,使天下人才将来也伤心和寒心就麻烦了啊。”

“这个三哥不必担心,我们只要打下了天下,我们会向大家解释清楚的。”

就在汉王夫妇说话的当儿,韩信就正向汉王的宫殿走来,汉王和吕后说的话他几乎是听了个一字不少。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留下一张绢帛,上面写道:“微臣去也,大王保重,小心女人。牝鸡司晨可不是好兆头。”

等吕后发觉交给汉王马上追去元帅府的时候,韩信已经把兵符剑印交给了他中军,要他的中军转交给汉王。他给汉王留了一封书信:“打败了不要立即回咸阳,就在荥阳一代牵制项羽,微臣身为左丞相还是要为大王尽力的。只是喜欢大王最好不要在现在轻启和项羽的决战。那些诸侯靠不住啊。”汉王虽然心中很是恼怒韩信的做法,但是韩信的语气什么都是为了他刘邦好,汉王也就悄悄地把这信给毁去,而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连同吕后也没有让她知道。不过从后来的迹象看来,吕后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要不她也不会下决心杀掉韩信了。

三天之后,汉王在自己宫殿中,一个盛大的诸侯会盟的大会依然如期地举行了。

在战胜殷王回师的路上,汉王遇到三个当时有名的老人拦路哭述,汉王立刻跳下了自己的战马。随着汉王跳下战马,吕后也跳下了战马,她不象那些娇滴滴的王后,她可是一个马背上的铁血王后。她站在汉王的身边,完全不象是一个王后而是一个合作的诸侯王,一个女王。那三个老人又上前见过礼,他们对着吕后和汉王顿时泪若泉飞,他们哭述了一件其实汉王他们已经得到风声但是还没有证实的消息:义帝被项羽害死了。顿时,汉王和吕后哭得象个泪人,吕后还以头抢地,完全没有了一个王后的尊容与矜持。三个老人现在倒反过来规劝汉王夫妇,要他们节哀顺变。那些大臣连同一起去的魏王豹也一起过来规劝汉王夫妇。

又坐在自己的龙辇之中了,汉王和吕后已经哭得如此厉害,战马当然是不能再骑了。正好,打败那个自命不凡的殷王司马卯后,在他那里得到一乘龙辇,现在也就正好派上用场。这龙辇是六匹走马来拉的,行进得甚是平稳。在辇中,汉王和吕后停止了哭泣,两个相对一视,居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吕后赶紧用手摆了摆,示意汉王继续哭几声,吕后还很夸张地抽泣了几下。吕后对汉王说:“三哥,你刚才可真是演得逼真,那个义帝说什么也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他是我们寻找回来的,我们可不要失去打着张牌的机会啊。”

“对,王后,孤正要好利用这个死的假皇帝来做文章啊。这是张军师,哦,不,张司徒给孤的授意。你也知道,我们早就知道这个放羊娃的死讯了的,只是今天这三个老家伙来送消息,我们才有演戏的机会哦。我要在回到咸阳后立即召集诸侯大会,集中我们的近百万大军,一鼓作气荡平项羽。项羽现在已经是众叛亲离了,我们又得到这样强大的借口和外部援助,我想是一定可以战胜那个不可一世的项羽的。”

尽管汉王在心里那张良、韩信是自己的左膀右臂,看萧何是自己的心脏,而其实他最看重的还是他的夫人吕雉,他的最重大的问题往往是和夫人,也就是现在的王后商量。夫人的意见对于汉王而言才是最有效力的东西。汉王认为,依据现在的形势,天下的取得那是唾手可得的。他只要把这个决定跟萧何、张良、韩信等人一说,他们一定会觉得汉王现在已经是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超越项羽的伟大的君主了。那么下一步,皇帝的宝座也就距离自己不太远了。汉王心说:“我们才出巴蜀不久,就可以取得这样大的优势,我刘邦真是圣人啊。”

车仗终于回到咸阳了,汉王立即在自己的宫殿召开军事会议,他的几个重要的人物全都参加了。但是,结果并不象汉王自己预想的那样在进展。韩信第一个就坚决反对现在去征讨项羽,说现在去和项羽决战根本还不是时机。汉王就搬出自己现在手里有一百万人马,可以动用的兵力也有七十万,而反过来看项羽,他自己不过四十万人马,而且在对付齐国方面就用了三十四万人马,他还能够剩余多少军队啊、多少兵力啊?但是,韩信只是说:“汉王,你以为那七十万人马就是我们的吗?那些诸侯都靠得住吗?不要忘记了巨鹿,他们也有几十万,又怎么样啊?还不是只能做壁上观。我不相信那些诸侯的力量。”不光韩信,就是萧何、张良也纷纷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但是,汉王现在已经是成长起来的一代政治家和军事家了。他没有完全听取谋臣们的话,他和他的王后吕雉商议后,还是决定马上和诸侯会盟,要用义帝的事情做幌子,用来发动对项羽的战争。汉王还是把自己的这个决定通报了他的臣属,现在就只是要他们执行了。

萧何、张良纷纷表示自己保留意见但是要服从汉王的决定,本来他们两个的反对就不激烈。而王后吕雉,这个汉王帐下的特殊核心,是别的政治集团没有的可比性人物,则是坚决地赞成汉王的决定。在某种意义上,吕雉还是这决定的始作俑者。但是,韩信依然是坚决地反对。他拒绝执行汉王给他的任何指令,也不派兵去配合汉王的计划。现在的汉王已经陷入到一种尴尬的境地了:王帅不和。而他自己又已经当众把兵符印剑都赐给元帅韩信了的。但是,现在汉王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他就拿回自己的授权出去的兵权。汉王的头顿时大了起来,他怎么去开这个口呢?谁可以去说服或威逼这个倔强的韩信交出手中的兵权呢?要知道,这个韩信可也是个权力的崇拜者,是个权力的贪心客。汉王在一夜间头发也白了不少。他心焦啊,焦心现在大好的形势会失之交臂。

就在汉王心神不宁的时候,吕后过来了:“大王了,为了成大事,我们干脆……”吕后做了一个用脚踢的姿势,“我们把他明升暗降,让他做左丞相,外加掌管全国兵马操练的总……总教习。”

“哎,只怕要伤了韩信的心,使天下人才将来也伤心和寒心就麻烦了啊。”

“这个三哥不必担心,我们只要打下了天下,我们会向大家解释清楚的。”

就在汉王夫妇说话的当儿,韩信就正向汉王的宫殿走来,汉王和吕后说的话他几乎是听了个一字不少。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留下一张绢帛,上面写道:“微臣去也,大王保重,小心女人。牝鸡司晨可不是好兆头。”

等吕后发觉交给汉王马上追去元帅府的时候,韩信已经把兵符剑印交给了他中军,要他的中军转交给汉王。他给汉王留了一封书信:“打败了不要立即回咸阳,就在荥阳一代牵制项羽,微臣身为左丞相还是要为大王尽力的。只是喜欢大王最好不要在现在轻启和项羽的决战。那些诸侯靠不住啊。”汉王虽然心中很是恼怒韩信的做法,但是韩信的语气什么都是为了他刘邦好,汉王也就悄悄地把这信给毁去,而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连同吕后也没有让她知道。不过从后来的迹象看来,吕后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要不她也不会下决心杀掉韩信了。

三天之后,汉王在自己宫殿中,一个盛大的诸侯会盟的大会依然如期地举行了。

完全不象是一个王后而是一个合作的诸侯王,一个女王。那三个老人又上前见过礼,他们对着吕后和汉王顿时泪若泉飞,他们哭述了一件其实汉王他们已经得到风声但是还没有证实的消息:义帝被项羽害死了。顿时,汉王和吕后哭得象个泪人,吕后还以头抢地,完全没有了一个王后的尊容与矜持。三个老人现在倒反过来规劝汉王夫妇,要他们节哀顺变。那些大臣连同一起去的魏王豹也一起过来规劝汉王夫妇。

又坐在自己的龙辇之中了,汉王和吕后已经哭得如此厉害,战马当然是不能再骑了。正好,打败那个自命不凡的殷王司马卯后,在他那里得到一乘龙辇,现在也就正好派上用场。这龙辇是六匹走马来拉的,行进得甚是平稳。在辇中,汉王和吕后停止了哭泣,两个相对一视,居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吕后赶紧用手摆了摆,示意汉王继续哭几声,吕后还很夸张地抽泣了几下。吕后对汉王说:“三哥,你刚才可真是演得逼真,那个义帝说什么也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他是我们寻找回来的,我们可不要失去打着张牌的机会啊。”

“对,王后,孤正要好利用这个死的假皇帝来做文章啊。这是张军师,哦,不,张司徒给孤的授意。你也知道,我们早就知道这个放羊娃的死讯了的,只是今天这三个老家伙来送消息,我们才有演戏的机会哦。我要在回到咸阳后立即召集诸侯大会,集中我们的近百万大军,一鼓作气荡平项羽。项羽现在已经是众叛亲离了,我们又得到这样强大的借口和外部援助,我想是一定可以战胜那个不可一世的项羽的。”

尽管汉王在心里那张良、韩信是自己的左膀右臂,看萧何是自己的心脏,而其实他最看重的还是他的夫人吕雉,他的最重大的问题往往是和夫人,也就是现在的王后商量。夫人的意见对于汉王而言才是最有效力的东西。汉王认为,依据现在的形势,天下的取得那是唾手可得的。他只要把这个决定跟萧何、张良、韩信等人一说,他们一定会觉得汉王现在已经是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超越项羽的伟大的君主了。那么下一步,皇帝的宝座也就距离自己不太远了。汉王心说:“我们才出巴蜀不久,就可以取得这样大的优势,我刘邦真是圣人啊。”

车仗终于回到咸阳了,汉王立即在自己的宫殿召开军事会议,他的几个重要的人物全都参加了。但是,结果并不象汉王自己预想的那样在进展。韩信第一个就坚决反对现在去征讨项羽,说现在去和项羽决战根本还不是时机。汉王就搬出自己现在手里有一百万人马,可以动用的兵力也有七十万,而反过来看项羽,他自己不过四十万人马,而且在对付齐国方面就用了三十四万人马,他还能够剩余多少军队啊、多少兵力啊?但是,韩信只是说:“汉王,你以为那七十万人马就是我们的吗?那些诸侯都靠得住吗?不要忘记了巨鹿,他们也有几十万,又怎么样啊?还不是只能做壁上观。我不相信那些诸侯的力量。”不光韩信,就是萧何、张良也纷纷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但是,汉王现在已经是成长起来的一代政治家和军事家了。他没有完全听取谋臣们的话,他和他的王后吕雉商议后,还是决定马上和诸侯会盟,要用义帝的事情做幌子,用来发动对项羽的战争。汉王还是把自己的这个决定通报了他的臣属,现在就只是要他们执行了。

萧何、张良纷纷表示自己保留意见但是要服从汉王的决定,本来他们两个的反对就不激烈。而王后吕雉,这个汉王帐下的特殊核心,是别的政治集团没有的可比性人物,则是坚决地赞成汉王的决定。在某种意义上,吕雉还是这决定的始作俑者。但是,韩信依然是坚决地反对。他拒绝执行汉王给他的任何指令,也不派兵去配合汉王的计划。现在的汉王已经陷入到一种尴尬的境地了:王帅不和。而他自己又已经当众把兵符印剑都赐给元帅韩信了的。但是,现在汉王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他就拿回自己的授权出去的兵权。汉王的头顿时大了起来,他怎么去开这个口呢?谁可以去说服或威逼这个倔强的韩信交出手中的兵权呢?要知道,这个韩信可也是个权力的崇拜者,是个权力的贪心客。汉王在一夜间头发也白了不少。他心焦啊,焦心现在大好的形势会失之交臂。

就在汉王心神不宁的时候,吕后过来了:“大王了,为了成大事,我们干脆……”吕后做了一个用脚踢的姿势,“我们把他明升暗降,让他做左丞相,外加掌管全国兵马操练的总……总教习。”

“哎,只怕要伤了韩信的心,使天下人才将来也伤心和寒心就麻烦了啊。”

“这个三哥不必担心,我们只要打下了天下,我们会向大家解释清楚的。”

就在汉王夫妇说话的当儿,韩信就正向汉王的宫殿走来,汉王和吕后说的话他几乎是听了个一字不少。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留下一张绢帛,上面写道:“微臣去也,大王保重,小心女人。牝鸡司晨可不是好兆头。”

等吕后发觉交给汉王马上追去元帅府的时候,韩信已经把兵符剑印交给了他中军,要他的中军转交给汉王。他给汉王留了一封书信:“打败了不要立即回咸阳,就在荥阳一代牵制项羽,微臣身为左丞相还是要为大王尽力的。只是喜欢大王最好不要在现在轻启和项羽的决战。那些诸侯靠不住啊。”汉王虽然心中很是恼怒韩信的做法,但是韩信的语气什么都是为了他刘邦好,汉王也就悄悄地把这信给毁去,而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连同吕后也没有让她知道。不过从后来的迹象看来,吕后是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要不她也不会下决心杀掉韩信了。

三天之后,汉王在自己宫殿中,一个盛大的诸侯会盟的大会依然如期地举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