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阴出陈仓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阴出陈仓 文 / 天涯情缘   项羽和范曾倒是睡得很塌实,不过汉王面对兵员训练不整齐、栈道工程进度很小的问题,倒是老是失眠。尽管韩信对他说没有什么关系,主公你尽睡你大大头觉,我可以搞定这些问题。但是,看着栈道工程进度就是不能实质上提高和突破,汉王的心就焦紧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阴出陈仓 文 / 天涯情缘




项羽和范曾倒是睡得很塌实,不过汉王面对兵员训练不整齐、栈道工程进度很小的问题,倒是老是失眠。尽管韩信对他说没有什么关系,主公你尽睡你大大头觉,我可以搞定这些问题。但是,看着栈道工程进度就是不能实质上提高和突破,汉王的心就焦紧了。

而修建栈道的大军的人马却是在一天天减少,樊哙为了不让汉王着急,他采取了隐瞒的办法。而纸张始终是不能包裹住烈火的。这事情还是泄露了,栈道基本已经处于停滞状态了。一天只能进展二三十来丈。从小队长到樊哙,再到每个士卒都处于一种半睡眠态势。直到元帅的执法队五花大绑把樊哙抓进了大牢。樊哙被抓,那些士卒才开始慌乱起来。而工程的进度却没有因为樊哙被抓而有所大的提高。

樊哙被抓的消息也许就是彭城知道的最后一个真实的消息了。在这天后,那些放信鸽的人在同一天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们在毫无声息的情况下被人装在麻袋里被投入到了嘉陵江中。然后,取代谈的人也同样地发出信鸽,只是内容就一直沿顺着以前的路子而没有变化了。项羽和范曾也就睡得更加香甜了。

樊哙很快被从牢狱中放了出来,接待他的是元帅韩信。韩信满面春风,一个劲地对樊哙说:“为了打胜仗,委屈将军了。”汉王也在一旁咪咪地笑。樊哙心中跟明镜似的,觉得以前的事情一定是元帅的计谋,只是自己和汉王都蒙在鼓里了而已。他心中的怨恨全都释然了,他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何况他看见他的夫人和汉王夫人肩并肩地站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中更是充满了力量和激情。“我们要打出去了,计谋就在元帅的眼睛里。”樊哙很兴奋地想。

三天过后,十万训练有素的汉军整齐地行进在漫长而狭窄的陈仓古道上。这条古道已经被郦商带领五百精锐小校开辟得稍微宽敞一点了。砍去荆棘,刨去乱石,道路也稍微地平整出来了。而栈道那边,工程还在继续,信鸽也在继续地传递着工程进展缓慢的消息。又几天,前面已经看得见雍王张邯的第一座城池了。这是怎么回事情呢?

原来韩信整个的打算就是要用修建栈道用来迷惑敌人,要他们以为汉王虽然是要打出巴蜀,但是因为栈道被火烧,他们是需要几年才可以出来的。这样,敌人也就放松了警惕。在敌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韩信秘密地修整出他来巴蜀时候走过的陈仓古道。于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十万大军就悄悄地抵逼到了张邯的眼皮子底下。

陈仓县是陈仓古道的入口,也是张邯大军防备汉军的重要门户。当时,张邯本人也正好在陈仓县治整顿防务。他知道这里有条古道,不过他不相信这条狭窄的古道能够被人生地不熟的汉王知道。就算是被知道了,他也不能从这里调遣大量的军队离开巴蜀。要是他有大量的军队从这里出蜀的哈,项羽的密探也会发现而送来情报的。张邯相信汉军已经知道了这条古道的。因为他曾经在这里一天就接纳了一千多从汉军降卒。陈仓县的周围环绕着一条叫白水河的河流,而一座高山就在县治的前面。简直是良好的屏障。

白水河的水源是来自这座山中的,张邯几次想进山考察水源,但是总觉得现在还不忙,还没有成行。在张邯不知情的情况下,樊哙、郦商在韩信的率领下,已经在白水河的源头设下了许多的麻布袋子,而这些并没有完全阻断白水河的水流,只是让它的水流只有平日的三分之一。韩信在白水河一驻就是七天。全军象耗子一样待着,吃饭吃干粮、喝水喝生水。蚊子来了连蚊香也不能用。但是,全军的将士相信元帅,相信元帅可以把他们带出巴蜀,一个个毫无怨言。

韩信在第七天的一早,指派了三千人打扮地落花流水的样子,也已经让他们两天不曾吃点饭菜。让他们前去假装投降。这些忠勇的将士,为了自己可以出蜀,也是为了天下的苍生。他们一个个抱着必死的决心,在一点武装都没有情况下,向陈仓走去。张邯已经经历过类似的情况下,他看这些人马确实是已经饿得连站也站不直了,手中的武器也没有了,衣服蓝缕地几乎遮不住屁股。他完全相信了汉军现在正在苦难中挣扎。他一点也没有犹豫地把这些过去就是楚军的人马又编入到自己的军中。发给武器,还让他们继续由过去的将领统带着。

在第八天的早上,天色黑暗得完全不象是早上,好象还是夜晚在延伸。在黑云的边缘,一条条金色的灵蛇挥舞着火舌,跳跃在天际。风也大起来。雨开始下起来。韩信下令,把白水河的水源给堵死一刻钟。因为,山上的雨起码要一刻钟后县城才会下猛的。十万大军开始收拾行囊。在半个时辰后,白水河源头的沙袋被拽开,水势象一群出笼的猛兽,突兀着、飞驰着,不可阻挡地淹没了陈仓县的女儿城墙。大水已经进入城墙内,而张邯还不知道他的前方已经被十万汉军围得比水还要不可通畅。

借助水与雨的威力,汉军很顺利占领了陈仓这座完全军事化的县城。退走的张邯甚至还没有看见自己的敌人,他的两万多军队就基本上失去了战斗力。而他新收容的三千多人马也一夜间完全地蒸发,他也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的张邯手里只有一千来人了,他要退回他的都城废丘了。在退兵的路上,张邯一个劲地咒骂该千刀的老天,可是风雨已经停顿了。前面不远处已经是废丘城池在望了。张邯舒了口气。他的一千人马也舒了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