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重修栈道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重修栈道 文 / 天涯情缘




大元帅韩信开始发布自己的第一道作战命令了,在汉王的十五万大军重新组建完毕又训练了一段时间后。过去曾经顶撞过韩元帅的樊哙被勒令亲自率领五千士兵重修被焚烧的栈道,要求在半年内修通。这个消息迅速地被传回了项羽那里。汉王预备反击,即将重建栈道,已经派遣大将樊哙带领五千人已经开始动工了。

这韩信还说他是一个帅才,可是在对待樊哙的问题上,就是一个傻瓜也能够明显分析得出,一个瞎子也可以看得出,韩信是在利用公职报复樊哙。他给樊哙的五千人马都是些老弱残兵。韩信在召集全军将领的大会上说得很动听,说樊哙是在沛县就已经跟随汉王的大功臣,是一个能够忠心为大汉国奉献自己一切的将军。现在大汉国要打出目前被幽闭的境界,就要重修栈道。这样一个重大而艰巨的历史性任务就光荣地落在以樊哙为首的五千将士的肩上了。我相信你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大汉国、给汉王、给韩信大元帅一个最满意的答案。而韩信只给了这些人不足两千套工具,其余的工具都要他们自己去筹集。那几个随着汉军进巴蜀的项羽细作很是快意地看着这支残弱的军队在那里有气无力地誓师。他们的喊声被一阵猛烈的山风遮掩得一丝一毫都没有能够传出三百丈外去。他们没有两年是不能修好这样庞大的栈道工程。一封封飞鸽传书输送到了彭城。项羽与范曾相视一笑。一年后我才去加强栈道末端的防御军力都足够有余。那个韩信实在只是嘴皮上的功夫,要是论实战,这家伙一定又是一个赵括的。项羽在心底里对过去范曾说韩信是一只虎的说法感觉到不值一哂。

工程在意料中缓慢地展开了,一千多里的栈道,一天大约在顺利的时候可以向前延伸百十丈左右。要是不顺利,一天就是可以延伸个三五十来丈。这样算去,一千多里啊,那不是需要差不多七八年啊?半年,除非请下天兵天将来襄助,要不这样是没有丝毫机会的。樊哙内心是很是着急,他是一个很火暴的男人。但是他也一员有分寸的大将。他知道,要是催逼得过紧,那是会适得其反的。樊哙很聪明地找来了几个当地负责维护栈道的农民,向他们详细地询问了一些修建栈道的技巧和方法。这些技巧包括双向作业,打桩推进分开展业式作业。在保护安全上,樊哙也取得了不少好的东西。

工程稍微有了些起色,现在可以以每天大约一里多的进程推进了。不过,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明明没有人落进栈道下面的江水中,但是悬挂人夫的竹缆却被人割断了,人也不知道去向。刚开始,樊哙望着滔滔江水,心中一阵难过。他以为是山棱把竹缆给割断的,人自然也就掉进浩荡的江水而永世不得重生了。但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樊哙否定这样的看法。这些现象的出现是说明了一个问题,有本地土著在逃跑。他们已经忍受不了如此的重负,又不好辜负了樊将军对他们的关照。只好金蝉脱壳,跑了算事。樊哙大怒,他骑了马回到了南郑,他要对汉王大发脾气了。

汉王先是请樊哙去喝酒,吃狗肉。南郑的狗肉很肥美的,一个个在外面野惯了,肌肉是很结实的。就着狗肉喝酒是樊哙最喜欢的事情。在沛县的时候,汉王就是经常这样款待他的这个兄弟的。现在他的这个兄弟心中有气,汉王又如是炮制,使得樊哙心中大为感激。现在汉王和他的地位都不一样了啊,可是汉王心中还是拿他当故去沛县时候的兄弟一样对待的。而终于要说到正事了:“汉王,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五千人马,要精壮一点的,我的那些人马太瘦弱了。他们的工具也不够……”

“这个,这个,喝酒,增加人手的问题,等会子元帅来了我们再议……”汉王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声音打破了汉王的话,“哎哟,是妹夫啊,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把妹妹叫过来,就一个人自顾自地跑姐夫这个喝酒吃狗肉来了啊?”

“夫人安好,小将是回来向汉王讨救兵的。”樊哙在吕后,现在已经是王后了的吕雉面前向来是不敢放肆的,他恭敬地站起来说话。

“好了,都是一家子,干什么那样客气啊。不过,这个增加人马的问题,我还真不能够帮忙的。现在的军队调动,都是要以元帅的兵符为准的。调五个兵以上,都要他亲自批准。汉王不方便过问了。你还是直接找元帅去吧,汉王这里只有这点酒和狗肉给你享用,实质的事情,汉王还得向元帅说明。要是理由不充足,汉王的用兵令也会被驳回的。我吗,现在是在各地征集兵员,跑的人不少啊,训练太苦,那些土人受不了的。好,你坐,我要去征兵点看看了哦。”

“哦,夫人也在啊,我在外面就听说樊将军回来要救兵了。我这里也要向夫人要救兵啊。今天又跑了四百多人,征集的十五万大军,还没有训练完成,就去了一万多了啊,我们怎么去反攻三秦。樊将军,你那里有五千多老兵,我拿一千童子军给你换五百老兵,如何?”进来的是元帅韩信。樊哙心想:“一千童子换五百老兵,实在是划不来。那些毛孩子可以干啥呢?吃饭撒尿而已啊。”气冲冲地,樊哙走了,他一个兵也没有要到,反倒差点被韩信算计去一些人马。他肚里的狗肉和酒一起发酵,冲出一股子怨气来。

“上面要逼迫我樊哙,我也好对不起大家了,我也要逼迫你们了哦。”樊哙打定主意,他要逼迫这五千老兵去创造奇迹。但是,工程还是那样如同每天的太阳一样按规律进行着,没有什么加快,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迟滞。以这个速度,就是四年也不能完工的啊。樊哙心中失去了信心。他干脆对那些很是思念家乡的土著说:“你们回去看望看望父母,十天后你们再回来干活吧。我们依次放假,一次可以回去五百人,十天就可以轮回一次。”士兵是很高兴了,不过很多人去了就没有回来。樊哙本来就有心放这些人走。只是工程的进度就更加缓慢了。信鸽的寄书在彭城和南郑之间频繁地进行着。项羽和范曾的睡眠于是更加地安逸和闲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