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藤公奇韩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藤公奇韩 文 / 天涯情缘




可是,韩信和那二十二个人却没有跑脱。按照汉军军法,这些人都要被杀头。不是说只有约法三章吗?那是对民的,对军队和军人的法律,三章又怎么够呢?这里依然执行的是十八杀的孙武子所流传下来的军法。韩信被五花大绑,排列在队伍中等候着被处死。他心中感到一阵悲凉。“完了,可怜我学了那么久的兵法战策,一天也没有用就这样完结了哦。”韩信并不担心自己的性命,只是自己认为自己雄才大略,还没有机会施展就这样死去实在是有所不甘啊。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自己一个堂堂七尺,却被做为一个逃兵处死,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和值得了啊。

刽子手已经在开始轮排地砍下脑袋了,在韩信前面的十三个头已经在一个巨大的篮子里盛装着了。用来装血的桶子也装满了好几个了。马上,第十四个头就将是韩信他自己的了,砍头刀又已经高高举了起来……那明晃晃的板门大刀,也不吃了多少人血而在刀刃的地方呈现出一线赤红的细线。这刀带柄大约有四尺来长,双弯月形,刀头一排环扣,刀一动就哗朗朗地响个不住。这刀是巴蜀出名的黑镔铁打造,锋利无比。里面有被融入了西极的黑色玄铁,重量极大,这样一把刀足有二十多斤重。要是挥舞圆泛了,那就是有好几百斤的力道。你想人的颈脖又有几许粗细,可以承受这样的刀砍。那不是如同菜刀切豆芽一般吗?

韩信的头上那把打已经奔韩信头脖之间砍来了,风声也已经触摸到韩信的皮肤了。韩信眼睛一闭:“汉王看来不想做皇帝了,他现在就要杀元帅了啊。”元帅,谁是元帅?刽子手闻听此言,唬得把那刀举在半空不敢落下来。这个人是元帅,我们汉军现在还没有元帅呢?他怎么会是元帅呢?是不是张军师给我们推荐过来的元帅呢?管他的呢,反正事情不明白,我是不能下家伙的了。这脑袋要是和那脖子分了家就不象两口子分手,还有个回头的机会啊。刽子手放下大刀,看着监斩官。

监斩官是何人来着?他正是汉王帐下的藤公。这个藤公在汉朝成立后是被封为汝阴侯的,他姓夏侯名婴,在举世有名的鸿门盛宴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当时沛公的护卫将军之一了。可见,汉王对于他的这个同乡和夕日好友的信任程度了。据说,这个夏侯婴几是四百多年后那个三国奸雄曹操曹孟德的先人。到底是不是,缺乏考察。夏侯婴在这个时候被汉王封为藤公,官职倒不高,是一个参乘。什么是参乘呢?就是和汉王同一辆战车的副手,但是不必为汉王亲自驾车而已。从官位上看确实不是要职,但是在一辆车上,汉王有什么军机大事,他会和马夫说吗?他就要和这个参乘说的。所以,这个官职却是最靠近汉王的一个官职,实际权力是大得无边了。可以说是汉王的亲支近臣。

藤公听说这个囚犯自称自己是元帅,心中犯开了嘀咕。“要是这个人真是有才华,我们一刀给咔嚓了,人一死可不能复活啊。我还是先饶过他吧,要是把他饶了,剩下还有十个又该怎么办啊?哎,干脆一并饶过了吧。我何不如此这般、照办如此。”想得妥当了,藤公说道:

“本官奉汉王浩旨,处置逃犯,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刚刚给我暗示,一天只可以处置十二个犯人,本官一时糊涂,已经错杀到第十三个之数了。只好把后来的十个犯人予以释放,令其回营,戴罪立功。一可以减少我多杀之过,二可以体现汉王和上天的好生之德。快,放人。罪衣罪裙除去,恢复各自职位。哦,那个自称元帅者随我来。”

韩信如同在梦中一般,逃得性命,连同他后面的九个也一起拣得一条残生。那几个对韩信更是感激不尽,他们很明白,要不是韩信的一嗓子,他们的头也给装那篮子里去了。那里还会在自己脖子好好按着用来在今天晚上用来吃饭啊。他们九个以后就成为了韩信的亲兵不提。在将来的战斗中,这九个人都是建立了大的功绩的。

轻一脚、重一脚,高一脚、浅一脚,韩信随藤公来到了一间土屋。这里就是藤公的寓所。藤公对韩信一抱拳:“壮士,你自称元帅,想必是有什么奇异的才能?”韩信看着藤公,老实地说:“我没有什么奇异才华,要是遇到奇异的君主,我才会有奇异的才华。我过去是在项羽帐下,淮阴韩信就是在下。”

“韩信,你就是那个胯下的韩信。你既然可以隐忍至此,我想你一定是一个很奇异的人才的。你说,现在汉王被三个秦将幽闭在这个偏远的巴蜀,我们要怎么办才可以出得去啊?”

“这个很简单,只要汉王任命我为元帅,我就可以把大家平安地带出去,那三个秦将,在我看来不过泥菩萨而已,又怎么可以阻挡我堂堂的韩信呢?至于战法,请宽恕我不能现在讲,现在讲了将来就不灵了。”

“你认为你一定可以担当元帅的职务,一定可以把我们带出巴蜀吗?”

“当然,除了我没有别的人了,张良军师在这个问题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过我不是他啊。我就有办法的。只是我不能说,说破就破了。破计策是不能生效的。”

“那你是军师推荐过来的元帅吗?你见过军师吗?栈道都已经被烧了,你是怎么样过来的啊?你难道会飞不成?”

“在下自然不会飞翔,不过我知道另外一条道路。张军师我是认识的,但是我们没有机会单独见面啊,很是遗憾。更谈不上他推荐我的话了。”其实韩信的口袋里就揣着张良写给汉王的推荐韩信的举荐信的,只是韩信不想人以为自己是靠关系才来当这个元帅的,踏步想出示这封信。干脆他给藤公来个死不认帐。

“为了表示我的真实本事,藤公,我们俩打个赌,你业一个将军,我们俩就来个打仗的赌,怎么样?”

“却不知道这个赌该如何打啊?”藤公现在在心底里已经很是对这个气宇不凡的韩信开始佩服起来,他想一定要把这个韩信给举荐给汉王,不说当元帅,就是当个将军,让他在战争中建立功勋,等功劳多了再做元帅也不迟啊。他现在已经打定如何来进行这个赌博了。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书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