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张良荐韩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张良荐韩 文 / 天涯情缘   自从汉王攻进了咸阳,项羽在鸿门开设了一个宴会,这个天下的局势就如同六月的天空一样变换莫测。而这一切却都没有逃出一个人的眼睛,这个人谁呢?他其实不是一个诸侯,也不是一个将军,还不是一个谋士,他甚至连县官也不是。不过,他也是一个官,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张良荐韩 文 / 天涯情缘




自从汉王攻进了咸阳,项羽在鸿门开设了一个宴会,这个天下的局势就如同六月的天空一样变换莫测。而这一切却都没有逃出一个人的眼睛,这个人谁呢?他其实不是一个诸侯,也不是一个将军,还不是一个谋士,他甚至连县官也不是。不过,他也是一个官,一个最小最微不足道的官。他从前是一个辕门执戟郎,相当于后来是从九品官,再后因为成功预见了项羽要破釜沉舟而提前预备了干肉被项羽封为伙夫长,还是一个九品,现在已经被提升为城门执戟令,是从八品的官阶了。手里掌管着四十多个弟兄呢。他是谁呢?

是韩信。他在项羽过新安的时候就被钟离昧调任了执戟令,他到任的第一天就和那些兄弟打赌说项羽要杀那些秦军降兵而不会杀那三个主将。那些弟兄还和他打了两金的赌。结果第三天就应验了,他也很大度,只收了弟兄一人一金,事后还请大家伙好好地吃了一顿。在鸿门宴的时候,所有的兄弟都买项羽会杀掉沛公的赌注,而只有韩信一个人买了沛公会安然无恙的庄。韩信又捞了一把,赢了四百多金。当然,这些事情项羽是不会知道。他又怎么会知道呢。不过,要是换成汉王,那是一定会知道的。因为他也要和士兵一起喝酒打牌的。什么事情可以瞒过他去啊?士兵拿他大哥,是没有事情会隐瞒他的。他的手下一有好事情就会想起他汉王来,就如同汉王自己有了好事也会跟他的手下分享一样。这个时候,那个用现在的词汇叫借调的干部张良就正在咸阳给汉王收罗人才。他要收罗的帅才,是知天文、晓地理、通形势、明机变、了法度、善人事的元帅之才。

张良这天恰好路过韩信职守的城门,他突然听见几个士兵在夸奖一个人,说他打赌的本事很是高。张良自己也喜欢赌博的,因此对这个人也注了三分意。他假装在城门看告示,一面却用心倾听几个士兵的谈话。他越发地惊异了。原来这些士兵都是拿军国大事来打赌的啊,而这些军国大事都被一个叫韩信的人提前预知了。张良觉得这个人绝对不是赌博的技术高明而可能是一个他正在努力寻找的帅才。不过,光凭借这些还明显不够。张良还需要从旁了解了解这个韩信。他这样的高才却只是一个如此低微的职务呢?是他张良判断失误还是项羽不识别人才呢?问号一个个困扰着张良。他急需要揭开这些谜底。

张良第二天就买好了酒菜特意跑到他昨天路过的城门。他不仅特意买了酒菜,还特意穿了项羽霸王朝廷中的高官的官服。那些士兵见是一个高级官员亲自来给他们送酒菜,还和他们一起喝酒聊天,心里自然是很痛快。他们觉得这个官员很是够义气,便和他无话不谈了。张良在不经意间把话题引向了韩信。这一下,那些士兵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就着肉菜,他们的酒在一碗碗地下肚,张良知道了韩信的身世和他的那些对战阵预见的所有故事。张良在心中暗自发笑:“哈哈,我在咸阳这样久了,就是想给汉王物色元帅,原来元帅就在项羽的士兵当中啊。既然你项羽不知道用,我就替汉王帮你用,到时候,看我们汉王是如何取下你们的首级的!”

在已经明确韩信是一个元帅之才后,张良很是开心。他在一个韩信轮休的日子,买了上好的酒菜,把自己化妆成一个当地的员外,骑了马,带了几个童子丫鬟,径直来到了韩信简陋的寓所。韩信的寓所很简单,却不象一个士兵或是小小八品小官的房间。里面摆满了地图和沙盘模型。床都没有明确位置,只是在沙盘下有一张褥子,也许就是床吧?说明了来意,韩信也不客气,他们俩开始喝酒吃肉了。张良现在对韩信是了如指掌,而韩信却对张良毫无所知。他于是没有说话,只是听张良和他闲扯。

闲扯了一通后,张良话锋一转,马上说到现在天下谁是真的英雄。这个时候的韩信已经喝高了。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英雄,就在你眼前。”他拿筷子对着自己的鼻子,“什么那些诸侯,什么霸王,都是草鸡而已。就说那个霸王,他在全盛的时候出的点子,又有哪个瞒住我的眼睛的呢?要是当时他的敌人是我韩信,我非要全军覆没不可。只是我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造化。我自己也有缺点,就是我不是王者之才,不过给一个皇帝做元帅我还是够个儿的。只是现在的皇帝在哪里呢?”

“我知道在哪里,你要听吗?韩元帅。”张良也真是马屁精啊,他已经在喊韩信为元帅了。他现在是哪门子的元帅呢?张良见韩信对他的称呼很是受用,又继续说:“他一定是将来的皇帝的,你也会成为他帐下的元帅,说不定还有王侯之封呢。你想不想知道啊,韩元帅?”

“是谁啊?你不说,我们都写在手心里,我对天下,对诸侯没有个了解,也可以称元帅吗?你是谁,我现在都已经了如指掌了,张军师和张太宰呢?军师是一回子事情,太宰又是回事情了。”韩信很是得意地对张良说,“不要看你穿戴得象个秦人的员外,其实你是汉王手下,也是韩王手下的谋臣。韩王是没有什么出息的了,那个汉王就是将来的……”都不用写手心了,话已经说破。张良一生没有服过什么人,现在却不得不服了,“这个人真是帅才啊,就是需要一个德威很重的大王才可以御制他,他太过傲气了。我要把推荐给汉王,但是又要折磨折磨他,不要立刻在汉军中担任元帅,要让他几起几落,尝够炎凉后方可如愿。”张良心想,他于是对韩信说,你去投靠汉王,到时候就说是我推荐的就成,汉王是不会跟你要凭证的。现在的处境,我也不好给你写什么凭证。如果你真的想做元帅,还是皇帝的元帅的话,你就去投靠汉王,要不你还是在这里做你的执戟令吧。”张良起身告辞了。

走出了几步的张良又折过来对韩信说:“执戟郎,现在栈道已经烧毁了,你要自己想法子入蜀哦。精通地理可是元帅最初期的考核。你能不能及格,第一个科目就是你可不可以顺利入蜀。这个要讲时间、道路和机会的。你好自为之吧。”张良已经可以肯定这个韩信是必然要起找汉王的,反倒不表现得过分热心了。他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