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阴杀义帝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阴杀义帝 文 / 天涯情缘   项羽在把汉王圈禁在荒蛮的巴蜀,又把那些王子打发去了各自的封地,他现在要实行他的下一个计划了:迁都彭城。而在迁都彭城前是一定要先给那个碍手碍脚的义帝找一个去处的。项羽想起了楚国的发源地,是在现在的湖南的郴州,在秦朝的时代已经被降低为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阴杀义帝 文 / 天涯情缘




项羽在把汉王圈禁在荒蛮的巴蜀,又把那些王子打发去了各自的封地,他现在要实行他的下一个计划了:迁都彭城。而在迁都彭城前是一定要先给那个碍手碍脚的义帝找一个去处的。项羽想起了楚国的发源地,是在现在的湖南的郴州,在秦朝的时代已经被降低为郴县了。项羽就要把义帝安置到这个人烟渺茫的郴县去。要是硬来那还是不是很好的,项羽决定先礼后兵。义帝现在手里只有三百卫队,他项羽只要小小地咳嗽半声,那卫队也就要立即趴下。动兵根本是不用的事情。

为了给天下人做一个姿态,项羽派遣了最高规格的代表去觐见义帝,这个代表就是刚刚病愈的亚父范曾。范曾这个人是很老谋深算的,他一定不会让项羽失望。陈平据说在一次战斗中死掉了,是陈平的部下来报告的。但是项羽没有看见陈平的尸体,也没有多大的兴趣。死一个两个对项羽来说好象就好比大花牛掉了一根毫毛的感觉。陈平不过就是个凭借嘴巴说点好话的人吗?项羽其实压根没有瞧得上他。只是这个家伙很是善于揣摩项羽的心思,说出的话每每对得上项羽的心思,可以使得项羽快和快和而已。现在说他死了,其实是跑汉王那里去了,项羽自然是不用多关注了。

范曾到了彭城,这个家伙一致是想做太上皇,可是他的义子项羽在嘴巴上尽管叫亚父,而其实没有把他当会事情的。在心底里,这个老家伙早就憋坏了。现在他带着三千虎狼之师,回到阔别的彭城,见到实力仅有区区三百人的义帝,他的太上皇的感觉一下子爆发出来了。范曾带着宝剑,也不用在殿上做什么趋的姿势,而是昂首直进,在众目睽睽下,一屁股坐在义帝的旁边。直唬得那些大臣腿脚发抖。而义帝倒还沉得住气,他不动声色,对范曾大灌迷魂汤。说他是未来的太上皇,他义帝是一定要让贤,就是说禅让,把皇帝的位置禅让给范曾你。你范曾再把这个位置传给你的儿子项羽。这也是奖励你们父子对楚国的天大功勋。他又说他自己不过是个放羊子出身的,是汉王非得把他弄出来做什么怀王。而这个天下本来就是项家叔侄打下来的,自己是半分功劳都是没有的,也就情愿禅位。

好话比那个什么美酒甘醇、比那个美女动心。范曾这个老狐狸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何况他确实还喝了不少。在迷糊中,范曾听义帝说:我们与其选日子,不如撞日子,现在我就把皇帝的位置禅让给您。您看好吗?

“敢情,当然好啦。”范曾在心中说道,嘴巴上却还是要虚伪地推辞推辞。他心想,我这一回去就立刻把皇帝的位置禅让给我的儿子项羽,他一定会立刻尊我为太上皇的。这样得来的太上皇才是真的太上皇,而不是他项羽封赐的太上皇,才可以要他以后乖乖地听我的话。想得停当了,范曾也就没有过分的阻止了。他爽快地答应了义帝的请求,他要去接受禅让去了。不过,义帝又说了,尽管仓促,也还是要需要一个时辰来布置布置的,请皇上在龙床上稍事休息。得,那些太监宫女已经在叫他皇上了,范曾心里这个美妙啊,直比盛夏饮了雪水还要爽一千倍。

一个时辰后,范曾已经被迎接进了一个神秘的宫殿,他的人马却被劝阻在了宫门外面的。这个宫殿气氛压抑,三百卫兵两厢侍立。而范曾现在却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了。刚才还笑嘻嘻的义帝稳坐在宝座,他面沉似水,范曾就知道不好。他想呼唤塔吊人马,可是已经唤不答应了,他们全在外面喝酒呢。

“来人,把这个乱臣贼子给拖下去重责三十军棍,掌嘴五十,抹红戴花,羞辱于他。看他还敢不敢起当皇帝的想法。三军儿郎,你们尽管干,干完后就立刻从后门出去,各自回家,不要再来孤的这个所谓皇宫了。孤虽然是个没有权柄的皇帝,但是那个项羽还是不敢对孤怎么样的。”义帝牙咬咬地命令道。

这下子范曾的乐子可大了,已经六十多的人了,给这样一顿暴打,更要命是把他给打扮成宫女彩妃的模样,让人看见了就想呕吐。范曾气得晕死过去。在他醒来后也不去找义帝理论了,而是飞快地回到咸阳。在咸阳,项羽冲着天空大发牢骚。他气愤,也有点幸灾乐祸,只是别人看不出来他的幸灾乐祸而已:“你这个老家伙,居然敢于背着我去接受禅让自己就想当皇帝,让我给你当儿皇帝,你老小子不受辱,谁受辱呢?”而对那个义帝,项羽这次是一定要除掉他了。正好,本来已经回到自己封地的临江王和衡山王刚好到咸阳向霸王请示事情,项羽就打算把这个恶名要他们二位来替他背背。自然他项羽是会许诺给他们若干好处的,就是不给好处,他们难道不怕他项羽的兵势吗?这个临江王从前还是那个义帝的柱国,义帝对他的话应该还是要听的。

项羽想得停当了,就这样下令叫二王前来见他。在五天后,一艘豪华的龙船已经行驶在长江上了。在船行驶到一个僻静的拐角处的时候,两个蒙面人爬上了龙船,而一个戴冲天冠、穿赭黄袍的人被一刀毙命还被推到了浩荡的江中。他们以为天不知、地不觉,就脱下自己的蒙面。那两人一个就是临江王、一个正是衡山王。而这一切都被三个正在一丛柳树下下棋的老人看在眼睛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