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计烧栈道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计烧栈道 文 / 天涯情缘




终于,栈道要走尽头了,前面出现了低浅的山丘。汉王的心中不由地升起阵阵的希望。这里已经巴蜀了,嘉陵江的水在脚下咆哮着,过了这段峡谷,再折向南走,南郑就在眼前。而这个时候,在汉军后队的地方,一股浓烈的烟雾冒了出来。这地方可是栈道,汉王和他的军队将来出蜀的唯一通道的栈道的所在啊。难道是……汉王不敢想象,连忙命令他身边的大将郦商前去探看个究竟。郦商带着自己的亲兵卫队走了。郦商现在是汉王的中军官,位置很是重要。这员将领是个有谋有勇又很忠心的将官。汉王对他很是器重和仰仗。

终于,在后队的位置,其实汉王自己就是走在自己队伍的最后面的。凡是麻烦是地方,汉王就总是喜欢出现在那里。当然,危险的地方,他还是不会的,他不喜欢冒险,别人主要是吕雉也更不喜欢他冒险了。在汉王的后面,也就是还有几百千把人了,要是几万人大军,在栈道上是排列很长很长的,郦商怎么可以那么快走到后队呢?郦商看见有几十个人手执火把,正在放火。他心中一急,立刻叫人把那些放火的人给抓了起来。他们一定是项羽派来的奸细,好让他们不能够回到咸阳。郦商不能自主,赶忙把这些人统统押解到汉王的马前。汉王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只是因为要询问出主使,他才没有马上拔剑把这些人给咔嚓了。

“你们是受何人指示,为什么要切断我军的归路。快说!”汉王的宝剑已经拔出一大半了,这几个人好象一说是项羽,就会立刻被砍下脑袋。但是那几十个人,具体说是八十九个汉子,是一个没有开口,他们的皮肤是黝黑的,高的矮的都有,一个个把头高高昂起,没有一点畏惧的神色。但就是不说话。

吕雉是一直追随在汉王身边的,她也飞马赶过来,她还是同样看见了浓烟滚滚的栈道,知道出事了,她也知道要出事了,就赶忙到了汉王的身边。她看见汉王正怒不可遏地在审问那几十个军士,看见丈夫暴怒的样子,她感觉自己是非得去说清楚的时候了。

那八十九条汉子中的一个开口了,他是一个比较瘦弱和矮小的,也是相对于其他士兵是矮小和瘦弱一些,可也是一条强壮和结实的大汉啊。看样子,这个人还是他们的头目,汉王觉得这个人很面熟,但是一时间想不其他是谁了。这个人说话了:

“汉王,我们不是奸细,决不是的,我们是奉命烧掉栈道的……”

“瞎说,你也知道我是汉王,没有我的命令,谁敢下令阻断我汉军全军的归路,你还说你不是奸细,你只要说出是谁下令的,我就相信你不是奸细。”

“这个,我不能够说,汉王,你可以杀死我们,但是不要以我们是奸细的名义,以不服从命令的名义都成。……”

“不服从命令?”汉王突然想起在蓝田战役当中,就有一个军官不服从命令,他没有按时去攻击那已经在溃败中的秦军。当时还是沛公的汉王下了命令,但是那个军官说:“你可以以我不服从命令杀死我,但是现在我就是不能出击。”后来事实证明,那个军官是对的,原因这些溃败的秦军的假溃败,只要沛公的楚军一出击就会立刻被反包围。而就是当时的沛公听了这几句话,才完全把那些已经是瓮中之鳖的秦军一个不少地生俘了的。这个军官后来又因为别的事情触犯了军规,搞得功过相抵,才没有被提升为将军而是继续做一个中下级的军官的。汉王想起了这个人来,他是叫李甘的。其先辈是赵国人,李牧同他是不出五服的叔公。

汉王心里有点明白了,可能是他自己命令他自己干的,也许他是有自己的想法,也许他的想法还有点道理也说不定。于是,汉王把宝剑还到鞘中,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缓和了一些。他问到:

“李壮士,你说,这事情是不是你自己的主张啊,你是一个忠勇的人,我现在就要杀你,也不会是以你们是奸细的名义了,你啊,就是喜欢自做主张,不服从命令。你说,你为什么要火烧栈道,说得有道理,我立刻提升你担任将军,说得不好,就不要埋怨我的宝剑认不得你了,尽管你在蓝田对汉军有天大的功劳,我也饶你不得。”

“汉王这样,我们这些人都很感恩了。实在我不能说是我自己的主张,下令的人没有说允许我们告诉别的任何人的。我不能违反我的原则的。那些兄弟是我命令的,他们也只是服从我的命令,汉王,您不要询问他们几个,他们是完全的不知情的。您杀了我吧我没有话说,这次也确实不是我的主意,我没有这样的见解的啊。汉王,来吧,给我一个痛快吧。”

汉王的宝剑重新出鞘了,寒光闪闪,划了一道弧线,在那个李甘的头颈之间。可以想象,那一定是立刻人头落地的、血流五步的。但是,李甘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汉王的宝剑只是又回到鞘中,而自己的甲胄掉在了地上,汉王只是砍破了自己的甲胄。

“你去吧,我不再要你。再会!”

李甘没有走,而吕雉这个时候走了上来,她大声说:“好个李甘,你竟然为了信义连汉王也敢于顶撞,来人……”

“算了,我也已经放过他,栈道不烧也烧了,多杀一个人也没有丝毫的补救啊。我们大家在一起浴血战斗了那么久,不是兄弟也该有了兄弟的感情,不要杀,还是要他自己走吧。”汉王反过来给李甘求情,“还不快走,夫人可不象我的脾气。你走啊!”汉王急了,而李甘并没有走,吕雉也没有下令说要杀他,只是说:

“来人,拿一副新的将军甲胄给李将军。”吕雉任命一个普通的将军是她的职权,汉王却纳闷了,吕雉看出来,她对汉王说:“汉王,下令火烧栈道的人是我,而出主意的人是远在咸阳的军师张良,他在临行前给了我一个布袋子,叫我在出栈道前坼开看,结果里面写的就是要我放火烧点栈道,还要尽量瞒着汉王你。至于军师为什么要我们烧掉栈道,我也是不明白的,我想多半是一条绝妙的计策吧,既然是绝妙的计策,这样轻松地就被我们看穿,那又怎样去骗过范曾和项羽呢?李甘将军现在已经不是过去不服从军令的李甘了,他相反是一个忠勇可嘉的勇士,所以我任命他为将军,汉王不会有什么不同意见吧?”

既然是军师亲自下令,还是通过夫人下令执行的,应该是一条绝妙的计策,那该是没有问题的。而汉王现在已经不是过去那样好奇了,他知道虽然自己是汉王,有些事情还是自己不知道为好,多一个知道就多一分泄密的可能。他于是率领他的后续人马向南郑开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