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中国真正的国家实力

爱德华斯基 收藏 0 502
导读:在获得爆炸性成功的著作《非理性繁荣》一书中,罗伯特·希勒,一位智力与运气俱佳的 经济学家,相信心理因素是驱动20世纪90年代美国股市繁荣的主要原因。一股强烈的乐观 主义情绪,对商业的崇拜,与充斥四处的新闻报道,使人们当真开始相信泡沫永不破灭。 在很多时刻,人们被情绪驱动,他们对真实不屑一顾。 “人们今天谈论中国,就像1999年谈论互联网。”这是2004年3月《华尔街日报》一篇文章 的开头。尽管将今天的中国繁荣与互联网泡沫类比异常拙劣,因为后者只拥有可能无法实 现的期待,而前者则拥

在获得爆炸性成功的著作《非理性繁荣》一书中,罗伯特·希勒,一位智力与运气俱佳的

经济学家,相信心理因素是驱动20世纪90年代美国股市繁荣的主要原因。一股强烈的乐观

主义情绪,对商业的崇拜,与充斥四处的新闻报道,使人们当真开始相信泡沫永不破灭。

在很多时刻,人们被情绪驱动,他们对真实不屑一顾。


“人们今天谈论中国,就像1999年谈论互联网。”这是2004年3月《华尔街日报》一篇文章

的开头。尽管将今天的中国繁荣与互联网泡沫类比异常拙劣,因为后者只拥有可能无法实

现的期待,而前者则拥有更坚实的基础,并已经源源不断地产出成果,但我们同样需要警

惕的是,外界与我们自己对于中国概念的过分热烈的谈论,有可能正在形成某种语言的泡

沫,语言的中国与现实的中国可能正在出现分离。


了解这种语言泡沫的最好方式,是坚持每天阅读《参考消息》第8版。你将连篇累牍地阅读

到这样激动人心的标题,“已经崛起的中国、“中国,第三世界国家的楷模”、“世界必

须学会与中国相处”、“中国世纪”……为了缓解世界的焦虑,我们自己创造了“和平崛

起论”,并准备投入200万人民币为这个概念制造理论框架。


但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谈论了这么多“中国崛起”前景与可能造成的后果,却很少有

人明确地指出崛起的标志是什么,衡量一个国家实力的标准是什么。


一个国家的实力就是它拥有物质的力量吗?所有关于中国崛起的讨论都建立于此。因为中

国25年高速经济增长,中国是第六大经济体,并可能在2020年(或是2040年,这个年份总

是在变)超过美国。但是,物质力量常常与国家力量并不同步。时至1880年,美国已超越

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在国际舞台上,没人看得起美国,它的外交力量与军事力

量都不值得重视。即使到了20世纪初,1907年-1913年英国驻美国大使布赖斯勋爵都会用

游客描述爱尔兰之蛇的方式来描述外交政策对美国生活的左右——“爱尔兰根本没有蛇”

。再比如日本,尽管从1960年代末开始,它就跻身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它仅仅是一个

经济大国,而非公认的大国。


即使就单纯的物质力量而言,中国也仍未达到人们喜欢的类比国的对应程度:19世纪中叶

的英国,20世纪的美国,1960年代的日本,这些国家在各自的年份均在世界经济中占据主

导位置。但经过25年的改革,直到2001年,中国在世界GDP的份额仍不过3.5%,(美

国的比例是将近25%),而这个比例在1900年时却将近7%。是的,我们的物质力量的确在

过去四分之一世纪里有了迅速的增长,但国际关系实力总是相对的,对此约瑟夫·张伯伦

曾说,“需要谨记在心的关键……(是)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它与自己过去的比较

,而取决于它在世界联合体中的相对地位。”


实力是人口吗?看起来,我们正在彻底地抛弃马尔萨斯最初的担忧。对于中国崛起,一个

不断被谈论的观点是,我们拥有13亿人的市场,它大得足以改变商业世界的运转规则,它

既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廉洁劳动力,也为知识经济时代准备了人材库。但值得注意的是,

我们一直拥有世界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这并不能保证我们获得实力,在20世纪初世界人

口不过15亿时,中国的人口就已达到4亿,当时西方商业世界流行的一本书是《四亿人的市

场》,但我们同样还是不断地衰落。在世界范围内,印度尼西亚拥有和日本一样多的人口

,但这说明不了什么。


实力是军事力量吗?在最后关头,这条比任何都重要。尽管外界总是试图夸大中国的军事

实力,2002年时,中国的军费支出仍不过是美国的1/10,比日本仍低。况且,在现代世界

,军事的作用仍显著,却越来越需要别的因素,尤其是军事的合法性所辅助,丛林法则已

不适合于联合国建立后的世界。


实力是来自于文化、是意识形态方面的软权力吗?很显然中国仍不足以产生足够的软权力

,谈论中国是一种时髦,但人们的关注点仍仅仅在于这里是消费市场与世界工厂。我们没

有产生足够多的有影响力的作家、导演、艺术家、科学家与媒体。我见到的对于中国的软

权力最激动人心的描述来自于《纽约时报》的记者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在一篇名叫《

2040年的中国》的文章中他写道,到2040年时,世界各种科学会议中随处可以听到中文,

而美国的音乐排行中也充满着中国歌曲。况且,软权力也没有描述的那样重要,全世界都

在观看美国电影,但这并不会减弱反美情绪。


这种设问的单子仍可以无休止地进行下去。大约在1948年,政治学家汉斯·摩根索这样描

述国家实力的组成部分,它们包括地理、自然资源(特别是粮食与原料)、工业能力、军

事准备(特别是人口分布)、国民性格、国民道德、外交与政府的能力,但他强调在衡量

国家实力时切勿“给予任何单一因素以压倒一切的重要性”。


很显然,今天我们正在给予物质力量过多的关注,并误以为物质积累就是大国的标志。衡

量大国一个简单的标准在于,它是否在国际关系中拥有足够的权力,马克斯·韦伯这样定

义权力:一个人或一些人在社会行为中,甚至不顾参与该行为的其他人的反抗而实现自己

的集会。而政治学家丹尼斯·朗给予权力以明确的三种形式划分:武力、操纵与说服。那

么,暂时放开《参考消息》,根据你的常识,想象一下,中国在国际舞台中所采取的方式

,它是否已经达到了语言描绘的大国地位了?创造新理论以减缓别人的焦虑值得理解,但

更为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自己率先夸大了我们的实力。(许知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