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议定霸王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议定霸王 文 / 天涯情缘   在听到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的童谣后,项羽开始思考迁都回彭城的事情了。不过,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在彭城已经有了一个楚怀王,他项羽去了彭城算是什么呢?是臣子吗?他可不愿意。要是说公开地把这个怀王给废弃了,也没有充足的理由和借口。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议定霸王 文 / 天涯情缘




在听到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的童谣后,项羽开始思考迁都回彭城的事情了。不过,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在彭城已经有了一个楚怀王,他项羽去了彭城算是什么呢?是臣子吗?他可不愿意。要是说公开地把这个怀王给废弃了,也没有充足的理由和借口。毕竟怀王是他项家起义的精神领袖,废掉他是会激起众怒的。项羽这点轻重缓急还是掂量得出来的。正当项羽左右为难的时候,陈平进来了。这个陈平是个道德比较糟糕的人,曾经因为贪图自己嫂子的美色而企图杀害自己的哥哥。但是,他却是一个极端聪明的人,在大局观上很是明白。他的才能和亚父范曾是不相上下的。而很多时候他的意见又和范曾相左,不过这些相左的意见却很多时候和项羽比较一致。只是这个人一向持才傲物,目空一切,项羽给他的官职只是一个虚衔的散骑大夫。

陈平进得营帐来,冲项羽深施一礼,说:“大王近日比较烦恼,可是为了一个怀字啊?”项羽对讨厌陈平这样读书人的阴阳怪气和说半截留半截的做派,他很不好气地说:“又如何?”陈平很了解项羽,他没有被项羽的表面的不以为然所震慑,而是很冷静地没有再继续开口,他要和项羽斗智,看谁的耐心好,谁可以把好奇心保留到最后。果然,项羽耐不住了,他率先发问了:“你觉得该如何办呢?”

“这个好办,小臣有四条计策,足够确保大王的天下太平。”陈平说完这句话又不说话了,他在冷眼看项羽,看他对自己的话是不是真在重视,要是项羽没有很高度的重视的话,下面的话他陈平就要虚与委蛇了。而项羽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陈平,很投入的样子,这足够说明项羽对陈平的话是很重视的。于是,陈平继续他的话:“我的第一条计策就是先尊楚怀王为天下共有之义帝。这个名义上看去是不过去的楚怀王还高升了一步,成为了帝王了。但是,大王,我是先给了他一个义字的。什么是义呢,就是假。假的帝王远不如真的楚王啊。愿大王三思。不要舍不得哦,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呢。”

“好、好、好,我们先套住他,再给他寻找一个地方给他做首都,而彭城,我就可以说那只是故楚国的都城,不适合做天下的首都,我的愿望不就可以实现了吗?哈、哈、哈,好、好,陈平,有你的。今天我要重重地赏赐于你,就赏赐你白玉一对、黄金千两。只是要我给暂时保管着,等回到彭城才能该你了。快说,你的第二条计策呢?”

陈平心说我才不想你的赏赐呢,你这个人,看样子是很大度的,其实是鸡肠小度的。我不过是想找个明主,要是我找到更好的明主,我明天就会把你踢了。不过,他还是在嘴巴上千恩万谢。陈平在以后成立的汉朝诸大臣中堪当是最老谋深算和奸狡巨猾的一个了。日后他还成为了一代名相,也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功臣。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小臣要说的第二个计策就是要给大王议定一个名分。大王要为天下之主,没有名分又怎么可以号令天下呢?至于这个名分,我就不好擅自做主,最好是请大王召集群臣一起讨论。”项羽思考片刻后,说:“就如你所说吧。那其它几条计策,我看现在也不能用,我们还是把这个给弄稳当了再继续说吧。”项羽很高兴地留陈平下来与他共进晚餐。陈平的这晚餐可以是没有吃饱的,你想和老虎一起吃饭,你有心情吃饱吗?陈平几乎就是只顾去看项羽的脸色去了,连菜饭是什么滋味也没有品出来。

项羽现在是把布置议事营帐的工作都交给了陈平去做,陈平也不负项羽的嘱托,把一个议事营帐给弄得活脱象当年皇帝的朝堂。项羽坐的那龙椅也是前不久火烧咸阳皇宫的时候,他给偷偷给保留起来的。现在项羽坐在上面,心里还是很舒畅很神气的。在项羽的心中,他现在是已经取代了那个威风不可一世的秦始皇了。争论在项羽下面很激烈地展开了,很快,那些大臣就分为了两个派别,一个派别是以范曾为首的赞成称帝派,他们认为项羽是推翻秦朝最主要的人,因此功高至伟,无人可以取代,当为尊为皇帝。而另一派就认为,虽然项羽功高至伟,但是却一致是楚怀王的臣子,而项羽又刚刚尊立了怀王为天下之共主——义帝陛下,就不能马上自立为帝,这等于给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差不多。

“我觉得,我们大王身先士卒、披坚执锐,攻城掠地整整三年,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大王的威名来自于巨鹿战役,来自前前后后的威武霸道。所以,我觉得,只有霸王这个名号才是我们大王最合适的称号。我觉得,为了表示不僭越,我们大王的称号就叫西楚霸王。大家看妥当否?”陈平的话还没有说话,范曾就咆哮开来了:“不、不,你这个奸细,快,大王、快羽儿,把他给推出去斩首。”项羽不明白了,他低声地问亚父:“亚父,不知道亚父为什么如此发怒啊?”

“羽儿,你应该知道那个霸字,是前周平王东迁后出现的五个诸侯,他们称霸,时间长不过五年六年,短命的霸主不过是两三年而已。这个陈平居心叵测,是要诅咒你只能当短命的霸主啊,我的羽儿,你快杀了他。”

“是的,那些霸主只是当了不到十年的霸主,而他们只是霸主而已,他们不是霸王,他们也远没有我们大王的洪福和英雄无双的才气啊。在我们大王面前,他们几个区区的霸王又算什么呢?就是秦朝堂堂的秦始皇也不是我们大王的对手啊?何况是几个诸侯而已了。”陈平大声地驳斥,然后又小声地嘀咕:“不要以为你是大王的亚父就很了不起,你还不是我们大王亲父亲呢,整天象个老娘们似的管东管西,很讨厌。”后面的话刚刚不能让项羽听见,因为他的位置高啊,而范曾就可以堪堪地听到。

范曾正想要辩驳几句,就在这个时候,项羽就虎地站了起来,他很高兴地下来拍着陈平的肩膀:“好,就叫西楚霸王。”再看那个亚父,亚父范曾他已经晕倒在地了。项羽一挥手,叫人把他给抬到了后堂找大夫调治不提。而项羽就在这营帐之上开始接受他的将帅的朝贺礼拜了。项羽的心里甜蜜得很,就是现在他的亚父死掉了,也不会让他过于地去关心了。

营帐之下,顿时山呼海啸的“西楚霸王、霸王万岁!”声音此起彼伏,响声不绝于耳。就在欢呼声中,在霸上,吕雉正在询问她密派出去的细作:“我编排的那个童谣,不知道项羽听见了没有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