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沐猴而冠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沐猴而冠 文 / 天涯情缘




项羽在自己的营帐之中,颇为踌躇。这个时候,外面有个自称自己是先楚国令尹后人的人叫景楠的来找项羽。项羽自然是很愉快地召见了这个先楚令尹的后人。这个人一见到项羽,就冲项羽说:“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其实现在的项羽还不是什么大王,他只是楚怀王帐下的大将军。但是,自从他在巨鹿一役歼灭了秦军的主力后,很多人都称他为大王。他在心里也默认了自己就是大王了。而那个楚怀王在他项羽的眼睛里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他项羽要做天下的王,何止是区区楚国的王。他要使天下的王也只是他项羽帐下的一个臣子,一介役使。所以,在听到那个景楠称他为大王后,项羽很受用也很惬意。

“启禀大王,小臣首先恭喜大王得到秦国这样好的地方。这里是沃野千里,人民富庶,老百姓用于作战而不喜好私斗。何况地理险要,四通八达。在秦国以来,十多个国王,都是他们攻打山东六国,而从来没有见六国攻打过秦国。是什么原因呢?难道他们的十多个国王个个都是很贤明的君主吗?不是吧。这主要是这里的形势是天下最好的。进可以攻伐天下,鞭策宇内、虎视四海,退可以保守疆土、称王自治。这样的地方,我觉得大王可以在这里称王。足可以确保天下无忧。愿大王三思。”

一番话说得项羽新痒痒的,但是他又觉得拿不定主意。他冲那人一笑,先生少坐,容籍思考思考。对人自称籍,那已经是项羽对待客人最高的礼仪了。那人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赶紧说:“大王慢慢想,一定会觉得小臣的话是不错的。”

项羽派人把那说客带去用饭去了,他马上召集手下众将和那些他认为的秦国的贤达人士开一个特别的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要不要在秦地称王。军队就是迅捷,令行禁止,众人立刻会聚在了项羽的营帐之中。项羽鹦鹉学舌把刚才那人说的话学说了一遍。其实,项羽这个人也真是英雄了得的,力气可以扛鼎,才华可以敌得秦军五倍于他的主力。在战略战术上都堪称中国有史以来的最有名的军事家之一。但是,他的缺点也是很显著的,那就是众所周知的刚愎自用和之外的优柔寡断以及耳根发软和有类似宋襄公相似的不适度的仁义思想,不过他的仁义是有对象的,对那些他认为有输亏于他的人,就是残暴无比的了。

大家都没有说话,包括亚父范曾也没有说话,他要看众人说些什么再来发言。这家伙是个老狐狸的,是不会轻易把自己底牌给人看了去的。这个时候有个人站了出来,对项羽深施一礼,项羽定睛一看,这个人是先秦大将王离的参议,是秦国有名的说客之一。项羽对他也略施一礼,说到:“先生有话请讲。”

“我没有什么话说,只是认为大王应该在秦地称王。而且,如果大王真的要在秦地称王的哈,就应该善待秦地的百姓,让他们有地耕种、有家可以居住,让那些财主有租子可以收取。这样,民众才会真心拥护大王在秦地称王的。小臣愿大王三思啊,大王。”

这番话本来是一片好意,但在刚刚屠杀完咸阳的项羽听来,这些话都是在戳他项羽的脊梁骨的话。他在心里感到十分的恼火但是又没有可以拿得上台面上的话来反击。只好在那里生闷气。项羽在心中想,“我本来是有在秦地称王的念头的,但是被你这个老匹夫一说,我还真没有了这样的心思了。这个秦地有什么好啊?宫殿破败、老百姓又不喜欢我,还把我比做什么一条癞皮狗。我还是不在这里的好啊。”

项羽正在那里胡思乱想,突然外面有人来禀报,说是现在的咸阳城里到处流传一首童谣,大意是:一个人富贵了,但是他把他的锦缎衣裳穿在破衣服的里面,还是在晚上出来走路。你们这个人是不是很傻啊?童谣里把那个傻字放得很突出,成为了整首童谣的中心。这些句子在项羽听见了好比在他心口上撒了一把盐,弄得他心里很是难过。

项羽这些微妙的表情当然是下面那些将帅所不知道的了。而范曾却很明显感觉到他的羽儿已经不想在秦地称王了。这也是他不希望的。不过,他也不希望塔吊羽儿在秦地称王,他希望的是他的羽儿是在秦地称帝,而不是称王。在以秦地为中心,揽九州序一列,建立一个庞大的,甚至可以控制现在的正在兴盛的匈奴的强大的国家才是他范曾愿意出来辅佐项羽的真正目的。帝王帝王,这个帝是远在王之上的啊。王不过是一个臣子,是天下的小宗,而帝就不同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帝乃是天子,除开虚无的老天外,皇帝就是最大的。范曾最希望的就是踏勘眼成为这个强大帝国的开国元勋甚至是太上皇的。

而现在项羽的打算,不管是他愿意在秦地称王和是不愿意在秦地称王,都不符合他范曾的意愿,于是他范曾就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在一旁听取别人的意见,他要在合适的时候,把那些帝王的思想灌输给他的羽儿。但是在、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在等待时机。

项羽发话了,他很明白地说现在的秦地已经不是过去了。现在的秦地经过战乱,已经是百业凋敝、民众惨淡,宫殿也已经废弃残破了。不足以凭借秦地而宰割天下,统御八荒。而一个人真要是在富贵后不回到自己的家乡,那才真是锦衣夜行,谁又看得见呢?因此项羽的心思是要回到彭城,要回彭城去称王。

那个说客看见自己是大势已去,知道项羽是更加不会体恤秦地的民众的了,在他走之前,民众一定还要受到更惨烈的洗掠。急气攻心,这个说客气急败坏地说:“我早就知道你们楚国有一个怪现象,就是楚国的猴子喜欢在洗澡后穿戴人类的衣服帽子。但是,猴子就是猴子,是不能变成真的人的。你们楚人就是这样的猴子啊。”声音响彻大帐,众将吓得全无人色。而项羽的脸色在阴沉很久后终于爆发了:“来人,把这个家伙给我煮熟了喂狗!”

楚军的几条军犬是吃了一顿人肉大餐了。而那个自称先楚故令尹后人的景楠早就得到风声不妙的消息而脚下抹油,溜之乎了。项羽也没有去追究那个人,甚至连过问也木过问一下。他已经在考虑威逼怀王迁都而自己好去彭城定都的事情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