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兵屠咸阳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兵屠咸阳 文 / 天涯情缘




项羽在鸿门小住了几天,就挥师咸阳。现在的咸阳在子婴的管理下,已经有了点小小的起色,市井也开始变得象是一个市井,也有了几个人在经商做买卖了。而项羽的四十万军队就在一派消沉中开进了咸阳城。

现在的时间已经临近秋天,太阳还是很毒地挂在咸阳的上头,项羽看着被自己征服的土地,看着过去高高在上,现在却匍匐在自己脚下的秦国的先国王子婴,心里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惆怅。他现在征服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国家,但是他还是不开心。没有人来欢迎他,人们说起他项羽有的只是恐惧和闭嘴。项羽感到非常的苦闷,这苦闷有如大毒蛇,一天天长大起来,缠裹着项羽的心。使他不得呼吸,不得自由。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罩上了一层蜘蛛丝的网子,想要挣扎,却又似乎那东西是没有的。

提着宝剑,带着项庄,项羽走在咸阳的大街上。那一年,项羽还只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就和他的同样年轻的兄弟项庄在他们叔叔项梁的带领下也这样地走在咸阳的街道上。那时,正好遇到秦始皇去巡游天下从咸阳出发,车驾浩荡,旌旗蔽空。萧萧的马鸣和轧轧的兵器声音交汇着,构成一幅壮丽的图画。看到这个情景,项羽在心底里发出一句:“你这算什么?我也可以做到的。”想在心里,却发出在嘴巴中。叔叔项梁吓得九魂丢了八魂半,赶紧把他的嘴巴给捂上了。但是,现在的项羽又走在了咸阳的大街上。那个曾经风光的秦始皇现在已经是黄土下一把骨头了。前头有人在吵架,项羽沉闷的心仿佛得到一点刺激。他可是最喜欢热闹的,从小就是有热闹就去凑的人,现在也不例外。

原来是两个经商的人在吵架,他们都在卖梨子。一个说,我的梨子是给沛公的人马吃的,你的破梨子只好给沛公喂马了,沛公的马也不吃就只好给那个项羽吃。那家伙是只喜欢杀人的魔鬼,魔鬼还能够吃好梨子吗?而那个被讥讽的人也说,沛公给喂马约法三章,我打你是不犯法的,小心我的拳头。看着看着,两个人的口水战就要演化成拳头战了。这个时候,一个小孩子大声地喊叫了一声:“项羽来了,大家快跑。”项羽以为那些老百姓真的认出了自己,心中还起了丝丝的欣慰。但是,当他看见那些老百姓的眼光并没有看他,而是看着一条巨大的狗的时候,项羽的气啊就不打一处来。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一转身回到了兵营。

当天的傍晚,咸阳城中火光大作,四十万军队在咸阳的城中大肆地抢劫和烧杀。先秦王子婴也被项羽的士卒杀死在他的官邸。而项羽自己就站在子婴官邸的门口。显然是他授意他的士兵这样做的。项羽一手拿着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走在他的队伍的前列。他们是朝秦王走去。他们的身后跟随了一大列骡马车辆,还有的车是士兵用手推的。过了一会子,秦王宫里面是人哭马叫,闹声嘈杂。其间还夹杂着妇女发尖叫声和男人淫虐而放荡的笑声,兵器刺中或是砍开肉体的声音,人中刀枪后悲惨的咆哮以及临死前微弱的呻吟……这些声音在一会儿后很快升腾的烈焰中被湮没了,消失了。整个秦王宫在近五百年的喧嚣后变得沉寂了,变得萧条了,成为了一片烟土。

项羽还不解气,他带着他的四十万虎狼之师,连夜又开拔到了骊山,又分兵到了阿房宫。那些花费了上百年努力的成果,那些巨大的花岗石的雕像、那些珍奇的飞禽走兽、那些勾心斗角的画舫、回廊、楼亭、那些费尽了无数工匠心血的假山、湖泊……在项羽军队的铁蹄过够全都成为了瓦砾、成为了废墟。那些赵姬燕娥、秦女蜀娘、吴佳越丽……统统在项羽的军队过后变成了孤魂或是被蹂躏的对象。大火在阿房宫和骊山上空一直燃烧了整整六个月,才慢慢地熄灭了。无数的人,他们很多是已经经受了不止一次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的,现在又要他们重复一次这样的经过。那些在心中还默默地祈祷,希望项羽有沛公一半或是一丁点仁义的人,现在是都完全彻底地死心了。他们开始高声称颂项羽,歌颂他是秦地的救星。中国人的历史传统就是最擅长把自己的妻子制作成最鲜美的牺牲,奉献给自己的仇敌。在先秦是这样,在秦汉也是这样,在唐宋也如此,在清朝就更是这样了。

但是,赞美之辞却没有能够让项羽感到丝毫的愉悦,使他感到的只是征服的快感和刀枪的威力。他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他还要烧掉秦国的宗庙,刨开秦国的历代国王、皇帝的祖坟,要把他们同过去楚国平王被鞭尸一样,他也要鞭打这些曾经鞭打六国的所谓强秦之王、之帝的尸体。要把他们在地下的宝藏全都挖掘出来,让他们就算是有魂灵的话,也不再可以享受帝王的待遇而被沦为阴间的乞丐。

秦始皇的陵墓也被挖开来了,里面金碧辉煌的水银池、兵马俑、镶嵌钻石的蓝天,统统被项羽和他的军队洗劫一空。只是传说中的秦始皇是一个很英俊的人,在棺椁之中,尽管还是黄袍在身,可怎么看也没有帝王的气度了。项羽拔出自己佩带的天子剑,对着那已经腐朽得快成枯骨的死皇帝狠命地砍杀起来。顿时,骨屑横飞、木屑横飞、秦国的眼泪横飞——在他们的肚子里,天下人的流言横飞,在他们的口耳之间……项羽胜利了,只是不知道他可以这样胜利多久。不知道啊,不知道。兴许老天爷知道,这老天爷是谁呢?也没有人知道。农夫依然弯着腰身耕种着,汗水洒在快干涸的大地上。

项羽满意了,在废墟中,他的营帐被支起来了,他的号角吹起来了,四下一片沉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