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脱险归营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脱险归营 文 / 天涯情缘




项羽没有理睬范曾的示意,相反倒和沛公越谈越投机,各自述说着和秦军作战的经历。沛公时不时对项羽大加夸扬,使得项羽的心里如同六月里喝了雪水一般,舒畅极了。项羽对沛公说:“无赖啊,我们怎么说也是共患难的弟兄,我其实对你没有什么意见的。只是你手下的左司马,叫什么曹什么来着的给我的亚父说了些你小子要背叛我的话,我又看见你居然在函谷派兵阻挡我的兵将。所以啊……哈哈。现在是一片云雾都散了。我们还是尽情地喝酒吧。想当初,我每次到你沛县,你都要请我去什么坊喝酒来着,我还没有请过你一次。今天算是补偿补偿了。其实你小子怎么说也是我们楚国的大功臣,以后等楚国一统江山,我一定封你为王的。”

范曾的脸色越加难看,他明白项羽是不会杀害他的这个盟兄的了。他只好挺而走险,施行第二方案了。范曾借故出了大帐,找到在大帐外七步远的项庄。要他在营帐中舞剑助兴,顺便借机杀掉沛公。项庄进得帐来,冲周围的人施了一礼。然后高声说到:“今天大将军宴请沛公,沛公也是我们楚国的功臣良将,军中没有什么可以供娱乐的。本来倒有一美女,不过,嘿嘿。算了,送就送出去了吧,再说就小气了。末将无能,愿意为各位大人将军舞剑助兴,以增酒趣。”说罢就拔出佩剑舞蹈起来。这个项庄乃是项羽的堂兄弟,在楚军中的地位很高,也深得项羽的器重。所以,也只有他才有这个资格在项羽帐前如此狂放不拘。项庄的剑越舞越快,越舞越接近沛公的座位。就在个千钧一发的时刻,另一道剑光逼退项庄的宝剑。

这剑光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为沛公通报消息的项伯。他可是项羽的叔叔。插一句话,其实项羽家的人个个身手都不错,而项羽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对自己的子侄、朋友往往看得很重。其实,他在心里还是隐约希望沛公死掉的。但是要他亲自下令去杀死沛公,我们是兄弟,那是万万不肯的。所以,笔者认为,项羽的失败在范曾不了解项羽、项羽也没有能够重用如范曾一样的人才。当然,这些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他项羽没有能够赢取到当时新兴地主阶级的资助和农民阶级的同情。他被这来年感大阶级抛弃了,单凭借个人英雄是不可能取得。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张良看见现在的形势如此严峻,两把宝剑在沛公跟前翻来覆去,随时都可以要了沛公的性命。而沛公自己还茫然不知,只是和项羽笑嘻嘻地喝酒。其实,沛公是已经在战争中训练出来了,他的心里比谁都害怕,只是没有带在脸色上而已。张良也借机出去,他找来樊哙,对他说:“将军,现在事情紧急,沛公随时有生命的危险。你赶快进去,要见机行事。樊哙提了宝剑,持了一面包铁大盾,气冲冲往项羽大帐而去。守卫的军士自然是不会放他进去的。樊哙二话没有说,用他的大盾使劲一撞,两个执戟卫士都轰然倒在地上。这些卫士可是项羽亲自挑选出来的万里选一的大力士和武功高手啊,现在两个人都居然不能承受樊哙一撞。

樊哙进得帐来,站立在沛公的身后,用眼睛恨恨地瞪着项羽,仿佛有无限的怨气似的,又如同受尽了冤屈的小孩子要向父母讨还公道一样。他气呼呼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是这样站着。项羽见外面突然闯进了这么一个憨态可掬的大个子,气呼呼地瞪着自己,心里觉得好笑,也很喜欢他。他坐直了身子,手按着宝剑,大声问到:“你是哪一个?”

张良见到这个情景,赶快说:“项将军,他是我们沛公参乘,叫樊哙的就是。他也是一个勇士的。在沛县杀掉县官的就是他。”“哦,是这样。好,我喜欢。”项羽很豪气地说,“来,壮士,你可以喝酒吗?”

“大将军,我虽然只一个无名小辈,但是也明白天下的道理。我们沛公为大将军出生入死,没有得到大将军的一句话表扬和一点奖赏,却被大将军斥责和惩罚,我觉得大将军处事好不公道哦。过去的秦朝,他们就是这样奖惩不明才有现在的下场的,我想大将军不想走秦朝的老路吧?虽然当时怀王有约定,但是我们沛公知道,天下英雄可以担当霸王的只有项大将军一人而已。我们沛公愿意为大王效劳。只所以派遣人去,也就是派遣我去镇守函谷的原因,就是害怕别的盗贼侵占了函谷和咸阳啊。那天我阻止大军进入,那是一个误会,我也不想再说了,想必大王也已经明白了。沛公有功劳没有奖赏,我很为我们沛公抱不平啊。”

“好、好,壮士好口才,我喜欢,我喜欢。再喝一缸。来人,给壮士一腿大肘子。”项羽对天大笑几声后吩咐左右。左右的侍从赶紧端过一整块煮熟了的白肘子,看分量足够有八斤到九斤重。樊哙把他的包铁盾牌倒放在地上,用他的大铁剑去剁肘子来蘸着白花花的盐粒吃开来了。项羽津津有味地看这个壮汉喝酒吃肉,笑眯眯的。其他的人和事情也都不在他的眼睛里了。张良见到这个情景,赶忙对沛公使了一个眼神,叫他赶快出去。张良也随后出去了。在外面,沛公的几个侍卫将领赶紧围了过来。张良说:

“沛公,你赶紧在几个将军的护卫下走吧,我想项羽是不会因为这件小事责怪你的。哦,你来的时候带的东西给我留下,待会子我来对付。”张良见沛公犹豫的眼神,就说,“不要犹豫了,走吧,沛公。现在他们是刀俎,我们是鱼肉,不走又待何时啊?”

当张良把一双白璧奉献给项羽的时候,项羽只是笑骂了一句:“这个无赖,想喝酒又量小,真是不足成事。”然后就笑嘻嘻地收下白璧。这白璧对于项羽来说,还真是他人生的一大败笔啊。而范曾在收到张良的玉杯后,狠狠地用他的短杖给拄成了碎片。这个范曾边拄边大声责骂:“这些无用的人啊,我们将会被那个沛公都给抓获的,你们走着看吧。”范曾呢感的预言基本是准确的,只是他没有看见就已经疮发而死了。这是后话,不提。

沛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不过他还是好,送出去两套秦宫得来的小宝贝,换回一个大美人。他马上把她封为右夫人,排行在三。历史称她为薄夫人,以后又巧妙地躲过了吕雉的清洗,成为中国一代明君汉文帝的母亲。办了喜事的沛公也没有忘记处理内奸,曹无伤被当即处死了。而在傍晚时分,张良也安然地回到沛公的军营。现在的沛公算是暂时脱险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