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宴设鸿门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宴设鸿门 文 / 天涯情缘




项伯连夜就回到军营,向项羽汇报了沛公和张良给他说的话。本来说要讨伐沛公也就是项羽一时的气话,压根也没有要施行的意思。现在的项羽就更加的不想和沛公为敌了。只是这个时候亚父范曾进来了。他是听见了项伯的话的,他心说:“这个吃里拔外的家伙,还好意思在我羽儿面前鼓捣什么沛公是忠于羽儿的。好,既然你要给他做媒,我就将计就计,还免得我发兵去劳神费力地去打。”想停当后,范曾笑嘻嘻地进了大帐:

“哦,是项大人在啊。大将军,既然那天是我多心了,沛公又要来道歉,我们也要做点姿态啊。好,就这样,我们在鸿门设立宴会给那个沛公一个解释的机会。羽儿和那个什么沛公毕竟也是结义兄弟,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我们没有情义啊。”

项羽和项伯很迷惑地看着范曾,他们都不明白这个老家伙为什么变化得这样快。范曾看出了他们的疑惑,就说:“项大人,你现在就去布置宴会的相应事项,你是沟通两家的冰人呢,这事你去处理最好。”

把项伯打发走了,项羽问了:“亚父,你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难不成你要借这个机会……”范曾赶紧对项羽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一个人跑到营帐外瞧瞧了,又挥手屏退了左右。现在在辕门外值班的已经没有韩信了,他被调去一个很重要的岗位,既然他可以知道在破釜沉舟前要提前要人准备干肉,就被项羽很高规格地重用了。简直是可以驱动万马千军的重要职使——做了一个掌管一百个火头军的百夫长。这一百人可是要给两万中军主力做饭的,您说这个职使还不重要吗?

范曾见已经没有任何的人了,压低声音对项羽说:“羽儿,纵观天下局势,能够和你一争天下的只有齐国和这个沛公。而且齐国国王只是一个旧诸侯,他不能使齐国之外的民心归附,算不得心腹大患。要算也只是断骨之患,不能要命的。而这个沛公就不同了,他来自民间,最了解老百姓的心声和需要。他仅仅在咸阳搞了约法三章就已经使得秦国之人士在心底里归附了这个沛公。就算是你取下了天下,这个天下只要有这个沛公在,我们就随时是坐在一堆干草上的。干草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燃烧的啊,我的羽儿、我的大将军。”

但是项羽的眼睛一直是半眯缝着的,让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头随着范曾慷慨激昂的讲话不住地点动,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在打瞌睡。弄得个范曾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他还得说啊:“羽儿,到时候,我们在宴会之上,由我来安排三百刀斧手,埋伏在宴会营帐附近,在酒过三巡后,你就摔杯为号令,他们就会一拥而上,那个什么沛公就会变成一滩肉泥了。到时候,大将军你的天下也就稳当了。”

项羽依然是没有什么表情,在那里呆坐着。范曾只好出去另想办法,因为他觉得项羽不是很靠得住,要杀掉沛公,还是得要多安排几条计策才是。范曾找到对项家天下忠心耿耿而且深得项羽喜爱,对范曾自己也言听计从,而且范曾还有心意要收他为徒弟的项庄来。他要项庄随时听候他的调遣,在整个宴会中不得随意走动。项庄很严肃地答应,他起誓不离开宴会营帐十步,随时可以拔剑杀掉那个沛公。

项羽对那个沛公心中还是有几分的怨气的,当天光刚亮,辕门外有人通传说沛公带着百余人来见项羽,他对外面说了句:“叫他报门而入。”这个报门是对于那些违反了军纪的将领的一种惩罚,不过却是一种精神惩罚。沛公在辕门外高声喊到:“沛县亭长刘季拜见项大王。”连续呼喊十遍。每呼喊一遍,项羽觉得心中的怨恨就消减了一分,等十声喊毕,项羽已然是笑吟吟的表情了。项羽的表情是笑了,而范亚父就该哭了。

分宾主坐下,张良也得到一个座位,但是项羽就是没有给沛公设立一个座位,让他就这样站着。沛公倒不介意,丝毫没有尴尬地站在项羽的旁边,仿佛依旧是兄弟见面而不是仇人相见一样。他就这样笑嘻嘻地看着项羽,也没有说什么,看得项羽心里很是厌烦。过了好半天,项羽才看出沛公的眼神没有在自己的身上,而是越过自己投在他身边的一个很貌美年轻的侍女身上的。这个侍女可是虞姬亲自挑选的,不敢说万中选一吗也差不多了。而那个沛公就一致笑嘻嘻很无赖地看着她笑,好象从来没有看见美女似的。项羽很戏谑地说:“你啊,还是一个无赖,尊夫人不在,你的眼睛就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放了,你要是喜欢我的这个侍女,待会子我送给你吧,不要这样色迷迷地盯人家胸口看。哈哈,狗呀就是改不了吃……”

“哦,哦,失礼了,项大王。”项羽的话还没有说完,沛公就冲深深地鞠了一躬。表情还是那样笑吟吟的,眼睛也依然没有离开那个侍女。

“既然你这个无赖觉得没有对不起我,你就带着这个侍女滚过去坐在下位准备吃我给准备的酒宴吧。哈哈,一辈子都是这样没有出息,也不知道你怎么编派到这十万人马和这些将相的。咸阳居然是被你这个无赖先攻破的。不过,要是没有我在巨鹿消灭了秦军的主力,就凭你这样一个无赖,一百个也休想进入函谷关。去吧,快滚过去,我懒得瞧见你。”

张良也好、沛公也好都是笑吟吟的,冲大家行个礼,就往开设宴会的营帐而去。其余的人是不能进入项羽大帐的,他们当然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们也最好不要知道,他们的脾性可没有沛公和张良这样好啊。沛公在路过项羽身边的时候,还不失时机地拉了一把那个美女的手,示意要她跟他一同出去。那美女也就跟随了沛公出了帐来。说起美女很不简单,她可是幽云燕赵公认的十大美女之首。在故秦朝的时候也是当时天下有名的美姬妾之一。只是因为她是卖艺的,不能被皇帝选秀女,才没有花落帝王家的。书中暗表,这个女子姓薄,就是以后鼎鼎大名的汉文帝的生身母亲薄太后。

沛公在宴会大帐等候了许久之后,项羽与亚父等人才很傲慢进来。沛公很知趣地坐在一个角落里,而陪在他的身边只有张良,那个美女并不在身边。看来沛公是已经把她给收藏好了。当然,粗心的项羽并没有发觉这一点。

宴会开始了,坐在角落里的沛公依旧陪着项羽不停地举杯畅饮,样子很欢愉。而范曾就不断地撩起自己的衣服,把那块玉珏冲项羽示意要他小决心杀掉沛公。可是不管沛公也好还是项羽也好,他们只管自己畅谈兄弟友情,一个也没有去看他范曾的举动。范曾心中火那个烧啊,比他背上的疽疮还要令他难过。到底沛公能不能逃过这个劫难呢?请听下回书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