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项伯见良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项伯见良 文 / 天涯情缘




话说那个项伯他在营帐之外听得半句要攻打沛公的话,心里很是着急。要问这个项伯和那个沛公有亲吗?没有。他们有故吗?也没有。他们之间是什么也没有。但是,沛公的军师张良张子房却是这个项羽叔叔项伯的救命恩人。这话还要从秦国的时代说起。那个时候,天下还没有统一。项伯是一个受到秦国通缉的罪犯,谁叫他的祖上是楚国的大将呢?而这个已经在被通缉的罪犯还在市井之上公然地杀掉了三个看护秦国榜文的兵丁。要不是张良想法搭救,这个项伯是一定不会得到现在的楚国左尹的地位的。

沛公是生还是死,项伯项伯并不看重。他要风风火火地救他的恩人张良军师。在自己的营帐之内,项伯草草地给自己打扮了一下,也就是化装化装。就一个人离开了项家军的大营。在营帐外,项伯的亲信给他预备了好马。项伯翻身骑上,一溜烟地去了霸上,沛公屯军的地方。而这个时候沛公,他几乎对眼前的危机还一无所知。在天快黑的时候,项伯终于到了霸上。在军士的指引下,项伯见到了张良。

不过,有人在这个时候拜见军师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不报告给军中主帅沛公知道。沛公见那个黑衣人正在军师的帐中说什么,也不好进去,只是对恰好正面对着营门的张良做了一个手势,就进了张良营帐旁的一个偏帐。这个地方可以比较容易听到张良帐的谈话声。沛公只听见那人说:“恩公,我家羽儿现在有四十万大军,这个沛公是一定打不过的。你不要那么死心眼地跟随他去陪葬啊。何况你也不是这个沛公的人,就是你现在走了,也算不得不忠义啊。你就听我一回吧,我们走了吧。”

张良站起身来,冲那个黑衣人,就是项伯躬身一礼:“在下是替韩王护送沛公的,我有义务帮助沛公摆脱现在的困境,要是我走也是大大的不信义和不忠诚。再说,这次的事情,我想是一定有所误会。我们沛公对项将军一向是尊重的。他在进入咸阳后是一点东西也不敢拿。说,那是我兄弟项羽的东西,我只是帮忙看管的。谁说放牛的也可以把牛给拿跑了呢?前几天之所以派遣樊哙将军去镇守函谷,那是因为害怕有的人马把函谷夺了去。虽然说项将军英勇无敌,但打仗毕竟不好玩啊。我们沛公才叫人去镇守的。那次,你们的一个偏将来要进关。我们樊将军不认识,才……现在说清楚了,就请兄在这里坐坐,我马上就去请沛公说说眼前的事情吧。”说完,张良也不顾项伯的感受,自顾自地走了。在偏帐之中,张良把沛公叫了出去。因为,在偏帐说话,正帐也是可以听见的。张良就在一个黑角落里,给沛公说了项羽准备攻打他的消息。沛公大吃一惊,他慌张地说:“怎么办?怎么办?”恰巧,正在巡营的萧何和吕雉来到了军师的营帐之外。沛公和刚才发生的事情粗略地给他们几个说了说。吕雉说道:

“沛公,你要冷静。你先去和那个谁。”

“是项伯,他是项羽的叔叔。对项伯的影响很大的。”

“对、对、对,沛公该去见见那个项伯,一是从他嘴巴里得到一些消息,二是尽量可以通过他去打动项羽。项羽这个人我认识,是从小就认识的。不要看我们沛公和他是结拜兄弟,他可不如我对这个项羽和项家了解。现在也不说这些了,你马上就进去吧。沛公。哦,张军师,是你年长还是那个项伯年长啊?”

“哦,回夫人,是项伯比臣年长。”

“好,沛公就以对兄长的礼仪来对待那个项伯。项家的人向来是不欺负弱者的。”

沛公现在也是一个久经战阵的统帅了。他在门口整顿整顿衣服,随同张良进入了大帐之内。他一进去,就很有风度也很客气地冲项伯行了一礼。项伯倒有点尴尬,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其实他和沛公倒是认识的。他们都怀王之臣呢,怎么会不认识呢?只是没有什么交情罢了。

“大哥啊,小人刘季我啊,一致追随项梁大将军。和你们现在的大将军项羽也约为了兄弟的。虽然我是哥,他是弟。但是,我知道,我是什么东西呢?只有我的这个项兄弟才是真的盖世英雄。我不过就是给项兄弟打打前站的马前卒而已。可能前几天有点误会。还千万请大哥给项兄弟解释解释,我是担心在项兄弟大军进入函谷前被那些诸侯或是土匪抢了先机。不得已啊,我才派遣了大将和一些军队在关塞镇守的。我的用意绝对不是针对项老弟他的。还要请项伯大哥给美言几句。哦,另外,我兄弟有个女儿刚好成年了,还算是长得象个人样子的。听说项大哥有个英雄虎子,我就想把我这个侄女送给项大哥的儿子做个端茶送毛巾的小妾吧。哦,这里有些须薄礼,不成敬意。”说完沛公把吕雉刚刚准备好的几件玉器双手奉上,笑吟吟地对着项伯看。

项伯对着这些礼物犹豫了片刻,叹口气,对沛公说:“我先回去给你打打圆场。你可要记得明天早点来我们军中给大将军谢罪哈。”说完,项伯一把把那几件玉器揣衣袋里,冲张良抱抱拳:“子房兄要保重啊。沛公要记得哦。”说完,跨上马,一溜烟回去想项羽禀报去了。

项伯走了,沛公这里的人开始忙活起来。当然,那些兵丁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他们依旧睡觉的睡觉、站岗的站岗、巡逻的巡逻,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而在沛公的大营之内,大家正议论纷纷。而吕雉的声音最终压倒了众人的议论:

“大家不要吵闹了,我看,人不要带太多,就带一百骑兵,樊哙随车驾,张良、夏侯婴、小将军灌婴,还有靳强、纪信随驾。大家一切都要听从军师的安排。用过战饭,不要耽误马上就出发。”

所有的人不再说什么了,纷纷按照吕雉的话去执行去了。沛公的危机就在眼前,也不知道老天助不助他度过这一次危机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