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项羽击关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项羽击关 文 / 天涯情缘   我们回过头再说项羽。他在收服了三秦将投降他后,又在新安坑杀了二十万秦兵。他现在是一路无阻地进入关中。待他派遣大将前去进入函谷的时候,却被沛公的军队阻止,没有能够进入关口。又听说沛公已经抢先进入咸阳,有可能成为关中王。项羽的肺都给气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项羽击关 文 / 天涯情缘




我们回过头再说项羽。他在收服了三秦将投降他后,又在新安坑杀了二十万秦兵。他现在是一路无阻地进入关中。待他派遣大将前去进入函谷的时候,却被沛公的军队阻止,没有能够进入关口。又听说沛公已经抢先进入咸阳,有可能成为关中王。项羽的肺都给气炸了。他想起他在前去巨鹿立敌张邯的秦军主力的时候,曾经和沛公有过约定。

“无赖,你觉得你要是天下的英雄的话,就抢先进去吧。要不,你就在咸阳候着我。”沛公当时是仰天大笑:“项兄弟,我怎么可能比你还先进入咸阳呢?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想也是的。”项羽也大笑起来。

但是,现在的事实却是沛公比他项羽还先进入咸阳,而且他这个无赖还敢于派遣他的乌合之众的军队来阻止他项羽的虎狼之师,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他的军师亚父范曾说:“将军不可卤莽,你还是先派人去攻打函谷为上。要是现在就和那个沛公搞得势同水火,不是要惹天下人笑吗?我们不打他则已,要打就要把置于死地,一定要杀死他才可以。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啊。羽儿。”

“恩,亚父说得有理。快传令当阳君,令他帅五万人马前去攻打函谷。”

项羽把大军派遣出去后就很生气地在大帐中走来走去。他的谋士陈平在一边说:“将军,现在的情形不明白,要是没有就这样和沛公窝里闹,是会给众诸侯笑话的。沛公这个人向来没有什么本事,他都是以将军的马首是瞻的,我想他是不会背叛将军的。你们毕竟是兄弟嘛。范亚父常常说话言过其实,有点喜欢危言耸听的。还请将军多多冷静。”

“也是,陈先生。那个沛公一贯是很服从我的。他这次进兵顺利,他心里也知道,那不过是我在前线打败了秦军的主力,那些留守的军队迫于形势才不敢和他的军队多做争斗。恩,就听先生的,我还是把问题弄明白才说吧。不过,小小的惩戒还是要的,当阳君不时就会回来报捷的。”

“沛公是不会真的和将军为敌的,他的人一看见真是将军的人马,一定会望风弃关的。我想,沛公的将军其实还很想亲自来迎接我们的军队进关,但是又因为在之前有阻挡我们军队的隙怨,他们就不敢这样做了,而是会带着自己那些兵卒穿城而走。我们可以看,情形一定是这样的。”

“谁在背后说老夫的坏话。”帐营外,一个老者的声音很嚣张地嚷起来。在项羽大帐之外,是谁也弥补可以这样大声喧哗的,除非范曾例外。来的果然就是亚父范曾。他头发、眉毛、胡子都是白色的,腰背却不佝偻。只是他的手不住地去抚摩他的背部。

“范先生,您的背疽又发作啦?”陈平好呢知趣地上前关切地询问。

“恩,陈先生,你又在怂恿将军在干什么不利于他的事情了啊?那个沛公,他的野心很大的,不要过分小看他只所以个无赖啊,我的羽儿。”范曾的语气对项羽说的时候虽然还是那样严厉,但是表情却是温和委婉地多了。陈平见他们要说话,就连忙提出告退。可是亚父范曾和项羽同时说:“你还是留下,过一会子你就可以看见那个沛公是何等样的人了?”

陈平不再开口说话,静静地在一旁等候着前方传来消息。而那个范曾就开始对项羽叨咕起来:“羽儿啊,我刚刚收到我们在那个所谓沛公身边人的密报,说是那个沛公在咸阳大肆地收买人心,还把那个秦王子婴封为了咸阳守备,要他带领秦国的力量辅佐他自己在秦地拓展可能称王的基础。这个刘季,听投过来的他的自小在一起的雍齿说,他是贪图钱财和女色的无赖,是一个真的、不折不扣的无赖。但是,这一次,他在咸阳却没有搬取丝毫的黄金和珠宝,对那些过去令他垂涎三尺的美女都没有动一个的手指头。羽儿啊,兵法里有一招叫隐忍,这个沛公不光在收买人心。他知道,他现在不是我们的对手,他要隐忍。这样一个完全违背平常自己的人的隐忍真是很可怕的。羽儿可要小心他才是,最好是寻找一个借口,把他给除掉。要不然,我们将来会很麻烦的。”就在范曾不断地在项羽耳朵边唠叨的时候,门外传来禀报的声音。

原来是当阳君已经回来复命了。他说先去攻城的将军是秦军的降将,守城的沛公的将军不认识,害怕是别的诸侯的军队或是土匪之类,所以没有放他们进去。而这次看见去的当阳君的军队,他们连一箭也没有放就穿城而走了。走之前留下话说,他们是很想亲自欢迎当阳君的大军进城的。但是,开始他们的眼睛不亮,没有认出项将军的大军,现在不敢出来相见,只能回兵去报告沛公。

陈平在一旁悄悄地一笑,对着项羽与亚父抱了一拳:“小可告退。”范曾的脸上红了一阵又白了一阵。可是这个范曾毕竟是个老谋深算的军师,他依旧很镇定地说:“要是这样,只能说明那个沛公是个深不可测的人,我们更是应该除去他才是。”但是陈平已经远去了,头也没有回。项羽也打了个哈欠,随便地说:“沛公是应该除掉,一切你看着办吧。”项羽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端起茶杯,小酌了一口。而就在项羽喝茶的时候,他的叔父项伯恰好从营帐外路过,他刚好听见了项羽说要除去沛公的话,就赶紧离开了营帐而没有进去。项羽接着又说,“只是,现在不是时候。你不是看见了,我们的当阳君回来报告的与那个陈平说的一个样的嘛。你不要疑神疑鬼的了,还是去找一个医生来给您看看背疽才是大事。”项羽说完,冲亚父范曾笑了笑,径直回自己的后帐去了。那里有美人虞姬正在那里给他准备了可口的美味和艳丽的舞蹈。他要去享受享受。范曾气得只觉得天旋地转,背上的疽疮更加地疼痛起来。他踉跄地出了项羽的大帐,身后的夕阳血似地洒在他的疽疮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