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留恋富贵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留恋富贵 文 / 天涯情缘   沛公进得咸阳来,先是咸阳的民众安顿好,让他们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占领者,而是一个为大家来服务的人。同时把咸阳因为兵乱而伴随的治安问题用很短的时间解决好。咸阳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平静得以前秦始皇时期还要平静。接下来,沛公、吕雉与萧何、张良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留恋富贵 文 / 天涯情缘




沛公进得咸阳来,先是咸阳的民众安顿好,让他们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占领者,而是一个为大家来服务的人。同时把咸阳因为兵乱而伴随的治安问题用很短的时间解决好。咸阳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平静得以前秦始皇时期还要平静。接下来,沛公、吕雉与萧何、张良等人就要开始他们的下一步收买人心计划了。计划的第一步是约见秦中乡老。

在秦始皇的故宫里面,沛公、吕雉在诸位将领、大臣的陪同下,把那些过去在秦朝为官,后来遭受了赵高陷害的人一个个地找了来,连同他们的已经成年的子女都一并找了来。这些人看着自己过去的熟悉的朝堂,好久没有能够站在上面了,现在再回到这个朝堂,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心中顿时生出亡国之痛。萧何虽然在秦朝的时候只是芝麻大小的吏员,但总归是沾染了些许官气的,因此他很明白这些人现时刻心中之所想。

“各位大人,其实我们在秦国一统之前都是先周的臣民,大家是一个国的,没有什么彼此。来来来,我们沛公今天邀请各位回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和大家见见面,叙叙一些秦地的风土人情。今天,我们不谈政治、不说军事,就说说风月。大家觉得怎么样啊?”

沛公和吕雉今天都穿了员外和员外夫人的服装,看上去就跟乡下财主宴请客人一般,没有丝毫的占领者的趾高气扬。而这些场面都是这些乡绅都熟悉的,于是他们一直悬吊起的心被稍微地放回了去。

宴席间的话无非是说些赵高的不是,李斯大人的晚节不保,竟然给赵高这个阉党利用,而自己还被腰斩的事情。更是长公子扶苏无罪被杀感到了十万分的气愤。沛公说到扶苏公子的被杀,眼睛一红,眼泪就象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四个八个地往外滚。最后倒弄得那些秦朝的遗老来给这个沛公进行安慰和劝解:

“沛公,您不要难过,公子贤良,可是他人都已经死了几年了,人死不能复生,沛公还是节哀吧。”

“还好,那个该千刀的赵高以为自己的投机生意做得好,收养了公子的儿子子婴公子,这个子婴公子也真是雄才大略啊,居然一个人就手刃了自己的仇人,哦,不,是秦国和天下的仇人。”吕雉不失时机地说道,“我们沛公奉楚王的命令前来帮助秦国除掉赵高,我们可没有吞并秦国的意思。我们本来是要在霸上驻兵,就不打算进咸阳打扰各位的清梦了。不料,子婴大人很是客气,千般邀请,我们沛公不得不带兵进入了咸阳。那也真不是我们的意愿啊。”吕雉的一番话说得有肉有骨,好的歹的都说到了,至于什么意思,那些在座的各位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大家一致在心中认定,这个吕雉夫人在沛公的厉害程度之上啊。

这些人也是多年官场的油子了,他们哪个不善于来事呢?一场假面舞会就这样收场了。进入咸阳的第一步就算是完成了。第二步要干的是召开咸阳民众代表大会,这个事情在沛公还在当亭长的时候就已经是轻车熟路了的。他那年在沛县就很杰出地利用集会拉拢了一把人心,为这会议不久后的芒砀起义做好了人员的准备。现在,沛公又要祭起这个法宝来拉拢和收买秦地的人心了。就算他不能在秦地目前可以长期立足,但是也要种下种子,为将来的收获打下基石。

民众大会顺利地召开了,过去的集会,都只是沛公一个人跳独脚舞,最多有个樊哙来帮忙扎场子,萧何偶尔给出出主意。现在不同了,他是文臣武将一大班子人马,出什么主意都可以出来。尤其是张良这个高参,更是令沛公如鱼得水。他们在公开召开民众会议前,一定的自己先开过小会的了,这里不表。

民众大会如期召开了,沛公自己穿一身当年当亭长时的服装,吕雉的手臂上挎了个大大的篮子,仿佛乡间采桑的妇人一般。他们站在临时搭建的木头讲台上。对台下的秦地的父老乡亲述说着秦朝的暴政,述说着老百姓的痛苦。述说他们自己家的如何不幸。然后,吕雉冲台下说:“姐妹们、弟兄们,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现在要把秦朝的那些苛刻的法律全部废除了,现在请沛公来宣布废除秦法。”

在吕雉说话的当儿,沛公已经去更换了一身元帅的服装了。金盔金甲、杏黄长袍,肋下佩剑,只见沛公把手中宝剑一挥,把一本象征秦朝法律的册子给砍为两截。然后,他一声令下:“点火,把秦朝的苛法全部废除。从今天以后,那些弃灰啊、拉人夫啊、户口啊、人头啊什么的法律都废除了。”沛公在这个顿了一顿,把头环视了一下全局,那样子好象不是他要看清下面的人而是要下面的人看清楚他沛公。

“不过,一个国家要是没有一点的法律,那也是不行的。因为现在还有坏蛋嘛,不用法律又怎么可以去惩治那些坏蛋呢?我们的法律是什么呢?我们现在鼓掌欢迎我们的司徒萧何大人给我们宣布。”还是兄弟亲,萧何是跟沛公从小玩得大的兄弟,而张良只是沛公请来的智囊。这就象后世的也是刘家子孙的刘备于他的关张和对诸葛亮的关系一样,他对关张是血脉相连,而对诸葛亮只是敬重有加,而没有真的亲情礼义在内。在中国,亲情可是最重要的社会关系,亲亲尊尊就是几乎就没有完全断绝过的社会、国家的维系纽带。即便是现在也是这样,其实谁可以断绝亲缘血脉呢?

“秦朝残暴,严刑苛法,搞得人民民不聊生,苦不堪言。我们沛公上顺天意、下承民愿,代民伐罪,剪灭秦朝。他的心胸是最仁慈的、他的爱是最博大的。就是战争中,沛公也是最不想看见杀虐和死人的。他对待秦军的被俘士兵,只要是不反抗、不愿意参加我们楚军的,沛公完全是发放钱粮,让他们回家务农。这些你们也许自己家也有人是身受体知了的。我就不多说了。我主要是要代沛公宣读我们沛公订立的法律,大家一定马上就可以背诵的,就算你不识字也可以的。大家听好了,法第一章:杀人者,死。第二章:伤人者罪。第三章:盗人者罪。大家记得了吗?法仅此三章,余法都悉数被废除了。”

在秦国的宫殿里居住,看见宫殿里数不尽的珍宝,吃着一辈子也没有想过的精美玉食,沛公实在就想这样过下去了。他舍不得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