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初入咸阳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初入咸阳 文 / 天涯情缘   在武关告破、蓝田的秦军生力军被消灭后,沛公开始向咸阳进发了。函谷已经是一座空关了,五千人马在沛公来到之前只是做一点姿态就弃关而走。沛公在处置秦军俘虏上可没有象项羽那样,他知道秦人剽悍,不可统御,便把那些秦军士卒纷纷放回家去种田,要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初入咸阳 文 / 天涯情缘




在武关告破、蓝田的秦军生力军被消灭后,沛公开始向咸阳进发了。函谷已经是一座空关了,五千人马在沛公来到之前只是做一点姿态就弃关而走。沛公在处置秦军俘虏上可没有象项羽那样,他知道秦人剽悍,不可统御,便把那些秦军士卒纷纷放回家去种田,要他们以后好好地为军队上缴军粮就成。但是,为了弥补自己军队骨干的损失,他还是把那些秦军的中下级军官凡是愿意留下的都给保留下来了。这些人才是军队的脊梁,沛公深知自己军队的弊病,就是军官队伍不够发达。在俘虏了五万人马后,沛公选拔和填补了五千人的兵员,他们都是生龙活虎的青年将佐,一个可以顶普通士卒十个不止。沛公心里这个乐啊,就甭提了。

进入函谷后,踌躇满志的沛公就要立刻挥兵去攻打咸阳。这这个时候,张良劝阻了沛公,他说:“我们最好开一个会,来决定我们的下一步。现在贸然去攻打咸阳,就算胜利了,我们也损失巨大,那里的秦军力量到现在为止还是比我们强大。我们要是受到实力的损伤,就算是被我攻下了咸阳,那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啊,不划算啊,沛公。”

沛公听得这样不划算的说法后,立即不说话了,他顿了顿,下令到:“全军驻守函谷,人不卸甲、马不除鞍,原地等候待命。传令,马上设置中军大仗,开会。”

春风得意的各路将帅都意气风发地进入到中军大帐,他们一个个面带笑容,表情轻松。在他们眼里,进入咸阳现在只是脚的问题而没有手和脑子的关系了。但是当他们看见张良严峻的脸色的时候,就立即觉出了气氛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轻快,而看见沛公也是危襟正坐的样子,就更是感觉不对劲了。他们一个屏声敛气,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再发出噪声了。在一场战争打到了尾声的时候,最可怕的就是这样的轻敌冒险行为,这在中国历史上因为这个问题而导致前功尽弃的不在少数,现在张良和沛公在他们所率领的这支楚军就要取得战略性胜利的时候,立刻给各路将帅打一针疫苗,真是太是时候了。

“弟兄们,我老刘刚才也是和大家是一样想法,既然强大的秦军被我们不用一刀一枪就解决了,那么咸阳又算什么呢?但是,我们错了。弟兄们啊,我们不能这样想,我们不是一支人马在打天下,我们虽然是号称楚军,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和楚国只是合作关系,不是真的楚国的臣子。就算是楚国的臣子,现在的局势,是谁都可以来担纲天下的,他们是想随时把我们给吃掉的啊。我们的敌人不仅仅是现在的秦军,那些诸侯也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我们的盟友也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要警惕啊,我的弟兄。”沛公看见他的将帅刚才那轻狂的样子,便痛心疾首地说出刚才的话来,这些话让张良、萧何、曹参和吕雉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沛公已经在战争中学会了战略、学会了思考和冷静了,他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做亭长的无赖了,而是一个真正的战略家了。

沛公再说完这一席话后,又接着说:“我们还是看军师又什么高见,我是没有什么本事的人,我们的军师可是天上的神仙,我们的萧何司徒也是一个不可多得贤才,现在让他们两个说说我们以后该怎么办?”沛公说完就带头鼓掌欢迎张良发言。这个时候的气氛已经不是刚才那么凝固了,在沛公的几句话后,大家似乎已经被收了心,也有继续前进的方向和目标,所以那种茫然所带来的冲动和轻敌,在那些已经久经战阵的将帅里淡然了。他们开始小心地思考这支军队的命运和这个国家的将来了。

“我看还是司徒先说吧,我每次都是抢先说的,我也想听听司徒大人有什么高见,我还及时修补我的不足啊。”张良还对萧何客套了一番。

“那我就先说了,”萧何没有再推让了,这个时候又不是应该多谦逊的时候啊,他当仁不让了,“我是个管后勤粮草、官吏选拔的,我就说说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和天下诸侯的差距吧?一句话,我们现在就是比那些赵国、燕国、更不用比齐国了,我们是连块根据地都没有啊,筹集粮秣兵器、选聘文官武将更是困难,就是连兵丁也主要是靠是依靠打仗的俘虏。我们现在是没有实力和天下人争夺天下啊。但是,我们也不能这这么算了啊,比比在芒砀山,我们已经有了飞速的发展。因此,我们既不能过于悲观,看不见我们可能胜利,这可能不是抽象的可能,是很可能,旧看我们自己努力不努力,方法对还是不对了。我们也不能因此而过于乐观,事实是摆在眼前的,我们的敌人和朋友吗就要转化了,在这个转化的过程中,是充满了问好和未知数的啊,我的先生们。”

“好,萧何说得好。”吕雉总是喜欢去吹萧何,而对张良她总是有几分的戒备。这个她自己也说不清原因,但就在骨子,她就是对萧何更放心和欣赏,而对张良是佩服和戒备。

“我看,我们还是到霸上去屯兵为好,暂时不要进咸阳。我们这样就与足够的缓冲余地,而且霸上是秦朝粮饷集散地,我们去那里也可以退可以守或是放弃撤离也不错,进又可以攻取咸阳。沛公和诸位大人,看这个办法是不是可行?”张良最后才发言。

沛公的军队很快就开进了霸上,在那里驻扎下来,该补充给养就补充给养,该继续操练就继续操练。一切都还是老样子。时间才三天过去,一个秦朝的,现在应该叫秦国的黄门官骑着一匹快马飞驰而来。这个人带来了现在的秦国国王子婴的投降书,书信里说他们赢家无道,至使天下大乱。将军奉楚国王的旨意,前来讨伐我子婴这个罪人,我愿意放弃抵抗,向将军您投降。罪人子婴已经斋戒了三天,从今天开始就会一直跪在咸阳的城门口,等待将军的来临。希望将军念在天下苍生的面上,接受罪人子婴的投降云云。

这下子可把沛公的部署给打乱了。怎么办?要是要子婴一个人长跪在城门,那显然是不对的。子婴是秦公子扶苏的儿子,而扶苏正是这次首义的陈胜发动起义的代言人。现在怎么可以叫扶苏公子的后人给长跪在城门而自己不去理会呢?这可是要失去天下,尤其是秦地人心的事情啊。人心无小事,沛公现在是更加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

于是,在沛公仅仅在霸上屯兵了不足五天,他就带着他的一半的人马向咸阳进发而去。一路之上,他看见象流水一样的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的秦军散乱地走在大路上,沛公很吃惊地询问,原来他们是戌守咸阳的那十万大军的人员,现在都被新任大王子婴给遣散回家种地去了。他对这些士卒说:“你们以后不需要再去征伐天下了,你们在家里好好等候明主来带领你们,好好地务农吧。农才是最要紧的事情。你们去吧。”子婴还给这些被遣散的官兵没,每人发了一些钱粮。

沛公心里一阵感慨,要是这个子婴早点当秦朝的皇帝,我们也许就安安静静地当我们的农民、做我的亭长了,怎么会弄到现在这个地步啊?这都是赵高给害的。那些散兵还说赵高已经给秦王给杀了,真可是大快人心啊。沛公的心里和那些沛公手下的官兵一样是很激动的。转眼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咸阳的城门了。只见年轻的秦王身穿素衣、光着头、脚,捧着秦国的兵符剑印在城门口直挺挺地跪着了。从书信看,他已经是跪了快两天了。人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沛公刘邦赶忙从马上跳了下来,接受了子婴的投降,而且立刻命人带子婴去后面休息和治疗……

沛公终于进入咸阳了,等待他的是什么呢?我们不得而知,他也心中无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