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计破秦军 文 / 天涯情缘




话说沛公在武关面前本来是可以一鼓而成的,却人为地费了若干的周章,虽然这是张良军师的调度,他沛公敬重人才,不过事后的请教也是应该的,不然,就糊涂到家了。先周时代,在鲁国,一次被齐国攻打,也是一叫曹刿的人一番言说,而鲁公也是言听计从,从而使弱小的鲁战胜了强齐。那个鲁公也是在事后向曹刿请教了的。这才了有了名传千古的《曹刿论战》的佳文。现在,沛公也要和那个鲁公一样,他要当面请教张军师,为什么在完全可以一击而中的时候要自误战机呢?

“沛公啊,有个话叫螳螂捕蝉,您应该知道吧?我们现在的处境就是那个蝉,不要过于冒然地进入关中,一进去了,您就可能成为天下的众矢之的的。缓一步海阔天空啊。沛公可明白?”张良很象是面对一个小学生,说得是很细致的,沛公在那里撑着下巴,也活脱脱地象一个小学生,可是他还有点不明白。

“那我们为什么又要最后进入武关了呢?”

“缓不能太缓了啊,什么时候进,一牵一发动全身的事情,现在项羽也已经战胜了他的对手,还在新安把已经投降了的秦军二十万给活埋了。我们现在进入关中,是可以收买人心的,尽管是一定要退出来的,不过,当时候,天下人就会知道沛公和项羽有什么不同了。冰炭自现、美丑自明嘛。”张良尽可能把话说得通俗一点,不过怎奈何我们的沛公领导不是燕京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才生,他还是只听了稀里糊涂,不过也实在不好再问了,再问就过于显得白痴了。而我们的沛公领导是很会藏拙的,不懂装懂是比谁都高明。

沛公的人马又继续往前开进,现在还是不能直接去攻打函谷,因为沛公的人马不过十万,而秦军还有十五万之多。他们要是在这个时候全部都龟缩进了函谷,十个沛公也未必可以攻破函谷。这在前战国似的已经有人尝试过的了。十倍之众、百万之师也尚且骏巡不敢进半步。张良真不愧是研究战略的行家,在这个问题他高于以后的韩信,但是在具体的战术问题,张良还是略逊色于韩信了,而在披坚执锐上,张良与韩信就是冰炭不同炉了。而沛公对他都可以用,沛公这点上,真是一个天才的用人之人而非一个人才可以比拟的。

大军现在已经行进在前往蓝田的道路上了。秦军的所谓十五万御林军,在这个蓝田就摆部了五万之多。这五万人可比较一般秦军十万都厉害的军队。要说硬打,我相信沛公的军队不人家的对手。而战争的胜负从来都不只是军事和军人可以左右的,它的决定因素非常广泛而且深刻。这个论断在中国或是世界历史上是被反复论证而成为公理了的东西。现在的沛公,就是在顺天应势的背景下,要以自己弱小的军队向一支强大的军队发起最后的决战。在蓝田外五十里,沛公就扎下阵脚,他们几个决策人马上召集了军事会议。

“我觉得,从现在秦军的配制来看,他们有一支最弱的下军现在被安排在尧山之下,兵力只有一万,我看我们是不是可以调遣两万兵马前去击破这支秦军,这样对我们大军的下一步也许是有好处的?”从来在军事会议上只是最后发言和戴耳朵参加会议的沛公今天先发制人了,他率先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吕雉在沛公军队中可绝对不同于那个什么虞姬,其他女人哪一个在参与军政大事,就是沛公的戚夫人也是没有的,而吕雉则不一样,她从沛公在芒砀山斩蛇起义的时候,就一直是沛公军队的最高决策圈的组成人员之一。这也就会将来吕雉的地位打下无比雄厚的基础。她现在看到沛公率先发话了,不管怎么说,也是沛公的进步,她对沛公赶紧投过一个赞许的眼神,这眼神有如盛夏的冰,使得沛公神采非凡起来,心中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好,沛公已经在战略上提出了一个很有效的思路了,很好,很高明。但是,秦军现在还很强大,我们只要不打就尽量不要用打的办法,战争不只是牙齿的事情,舌头的能量也不可小瞧哦。”张良接过沛公的话头说。这话使得那个以口舌见长的广野君郦先生很惬意地向前伸了伸身子,仿佛想让大家把他看得清楚。

果然,张良下一句话就提到郦先生,我们还是称他为郦生省事点。“这件事情可以发挥郦生的用处了,让他去劝说那些秦军的中上级将领归顺我们,这应该是郦生的拿手好戏吧。”接着,张良又转过身体去,对沛公说:“沛公就留守在我们的营寨之中,只是要派人手多准备五万人的饭,他们的军队过来投降,要熟练饭也没吃,又怎么可以安顿人心呢?”张良又对樊哙说:“至于樊将军,你带着五千人马到尧山之上去,要尽量把声势弄大点,弄得象你们有二十万军队的模样,不过,也不要过分了。掌握分寸吧。”

张良的话就已经是军令了,樊哙当然要立即说“末将得令”的话来。他冲张良一笑,说到:“我沛县家旁边有一水田,天天被青蛙吵得睡不着,我想该有肉吃了吧,去抓,才两只又小又干巴的小青蛙,我们起码也有五千人呢,弄点二十万的架子那是小菜了。”张良被樊哙的话给逗乐了,其他人,吕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郦商笑也不敢笑,塔吊级别低啊,不敢在这个场合随便笑的,沛公见惯了,倒也没有觉得什么,只是挥挥手;“你去吧,别开玩笑了,小心误了军机,我打你的屁股。”

那些人都走,张良现在很严肃地说:“仗还是要打的,尽量不打不等于就是不打了。郦商、曹参二位,你们带八万人马,前去攻打秦军中军,他们那里有三万人,要团团把他们围住,不要急忙开战。等我号令。”

军事会议开完了,萧何的事情就是负责调度粮草和安顿马上就要来的投诚的秦军士卒人等。樊哙也象那只鼓噪的青蛙一样,在尧山之上,时而鼓鸣时而沉寂,弄得秦军提心吊胆。而郦生已经携带了重礼前去秦军大营去向那些秦军将领阐述天下局势,他们那些人的个人荣辱得失来,要他们马上投诚。这些都不必提起,单说张良随着郦商、曹参一行来到蓝田北门。这里是秦军中军所在。八万大军单攻一个大门是怎么样的一个阵仗啊?秦军看去,他们的人马就应该是四十万到五十万之巨。那些秦军已经是惊弓之鸟了,但是他们还是想拼死抵抗一阵,毕竟他们是秦朝的御林军嘛。

张良指挥的楚军并没有立即攻击,而是在城墙下很远的地方开始挖大坑了。八万人马走马灯似地在城墙下转悠,转得秦军眼睛发花、头皮发麻。转眼间,大坑挖好了。张良的阵法也演变了好几次了,真是攻可攻守可守的好阵法啊。秦军的将领如同在看一场大戏一般,直在城墙叫好。可是那个好字才说出一半呢,一支雕翎箭带着呼声直射向了城头。箭杆上还带着书信,哦,是一封信箭。秦军将领赶忙取下箭来一看,上面只说了几句话:“限制你们在一顿饭的功夫投降,我们的人马已经攻陷了你们的三门了,现在是四十万大军一起攻击你这区区三万人马,你们挡得住吗?要是抵抗,我们挖的大坑就是你们的归宿。要是投降,我们的大营里已经炖好牛肉请你们去吃。”

那些个守城的将帅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做声。这个时候,探马一个接一个跑过来,“报,西门失陷,全军投降。”

“报,东门失陷,全军投降。”

“报,南门投降,已经倒戈过来攻击我们北门来了。”

“报,尧山发现楚军二十万援军,请元帅定夺。”

定夺?定夺个屁啊,赶快投降吧,现在投降还有牛肉,过了这个村就只好去睡大坑了。投降以后还不能有怨言闲语,张邯的二十万人马比我们厉害,不是也被坑杀了。我还是定夺一次吧,那个秦军元帅心中默谙,他随即下令:

“开大门,投诚!”

至此,函谷关外的全部秦军都被彻底地肃清了,沛公下一步可以进入函谷,杀入咸阳了。不过,那里还有十万秦军主力没有消灭。但是,尽管如此,沛公也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了。他现在是得胜之师,猛如蛟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