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子婴即位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子婴即位 文 / 天涯情缘   在秦朝内部乱纷纷之后,太监加丞相的赵高终于还是没有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最后还是决定在赢家的宗室之中挑选一个人来继承秦王的位置。赵高还是算是聪明的人,他对满朝文武大员说:“这个天下现在已经是如大家所说的样子,在以故皇帝的治理下变得乱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子婴即位 文 / 天涯情缘




在秦朝内部乱纷纷之后,太监加丞相的赵高终于还是没有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最后还是决定在赢家的宗室之中挑选一个人来继承秦王的位置。赵高还是算是聪明的人,他对满朝文武大员说:“这个天下现在已经是如大家所说的样子,在以故皇帝的治理下变得乱七八糟了,所以啊,这个,我们还是不要再称帝了。我看依旧恢复我们过去的秦国的国号比较好一点,还是叫秦国吧。我们也不要去征讨天下了,可以保得住现在的疆域,也不枉对穆公的在天之灵了。各位大人有什么不同意见,请踊跃提出啊。”

现在是谁还可以提出不同意见呢?有不同意见的人已经在指鹿为马之后被铲除得干干净净了,现在的朝廷之内都只剩下了这个赵高的应声虫而已。谈全都躬身到地:“全凭明公安排,我们绝对服从和支持。”那些宗族王公也是同样的姿态。你宗室王公在秦朝算什么东西呢?他们在皇帝活着的时候就是被屠戮的对象,而现在皇帝都被人杀了,他们就好比一群没有父母的孤儿,是只有任人凌虐的份子了。

赵高还是没有坐在那高高的龙椅上,他只是在龙椅旁边搭了个大椅子,自己就坐在那椅子里。椅子的式样倒是很类龙椅,但是它毕竟不是真的龙椅。这些地方都反应出这个赵高矛盾的心情。那些大臣现在又有谁来指责赵高的僭越的举动呢?他们不是拼命地巴结他就是使劲地躲避他,去惹他,那是想去没有想,梦里也没有想过的。赵高现在手里拥有秦国的十五万大军,他也没有想过谁还是他的对手和敌人。就是马上扶持起一个国王来,那还不是赵高手下的傀儡而已啊。国王都只是赵高的一条狗,那其他人又怎么可以入赵高的眼睛呢。

现在赵高要决定的是到底谁可以胜任这个秦王的位置,谁是最听话,又最可以服天下悠悠之口的人选呢?赵高在秦国剩余的几个公子排了排队,他挑选了秦始皇大公子扶苏的长子子婴和秦始皇四子的次子子良。胡亥自己也是有儿子,不过他们已经被赵高赐死了,推举一个仇人的儿子当王不是给自己上眼药吗?赵高可不是一笨伯,他是不会干这样傻的事情的。子良倒是很听话,在赵府,赵高在灯光下坐在巨大的全真仿造的龙椅上,穿着全套的帝皇的服装,听那些死党用对待秦始皇的礼仪给他说话,赵高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美妙,不过,他的王只能在家里当当,他还是有点遗憾。

赵高自个儿躺在私造的龙椅上,心里可是在翻个儿,他的那些爪牙不过是秉承他的旨意的人,你要他们去拿个什么主意,赵高一是不放心,二是不相信。他选人是不能够高过自己的本事去的,他自己都没有个结论,那些大犬小狗再吠叫也是不中用的。猛然间,赵高的脚一下字踢在兵部左尚书纪丝润的屁股上。这个尚书大人还以为自己得罪了他的青天了呢,吓得跪在一旁发抖。而赵高并没有要踢他的意思,只是因为想到要立谁人为王的主张,高兴得用了一个习惯性的动作。他看那个尚书跪在地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把他给拉了起来:“纪大人,你在干啥?起来说话。”那个纪尚书给臊了个大红脸,可是他的心里还是甜丝丝的,他被赵高称为纪大人了,真是天高地厚的恩遇哦。

“各位大人,我提议,”赵高的样子和姿态好象还是很民主的味道,而其实,他的所谓提议就是决定,谁敢牙蹦半个不字呢?“经过我在下考虑,还是认为大公子扶苏的儿子子婴是最合适的人选。”他顿了一顿,接着说,而他的那些爪牙已经在准备呼喊庆贺了,“我这样选择,主要因为子婴的父亲是那个昏君的仇人,他不会找我们报仇,他这个小子还是由我一手带大,几乎算是我的儿子,你们看,儿子可以对父亲不利吗?”

“万岁!大丞相万岁!”那些爪牙差点把地板跳穿了。简直是丑态百出,群魔乱舞。在第二天的朝堂之上,赵高对大臣宣告了他这个决定。很快,就要轮到举办登基大典的时候,可是我们的读者还是不知道这个子婴是何许人呢?

现在的子婴他在干什么呢?他是扶苏唯一的儿子,他父亲在当年被赐死的时候,他年仅十三岁,现在是三年过去了,过去小小的少年已经是高大的青年了。他在这几年就一直居住在太监赵高的家里,他一直都叫赵高为阿父的。而赵高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二世皇帝有这么一个王孙的存在。要是二世知道他这么一个侄子在,是一定会拔草去根的。这也可以看出这个赵高不是一个没有城府的人,他的阴谋策划得很远很远呀。对于把这样一个人扶持成为自己的傀儡王,他赵高心里是绝对信心的。他只需要对那个子婴通报一声,他是什么都要听自己的这个阿父的。这点赵高简直就象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手脚一样相信这件事情。

但是,恰恰运气不好,就在登基大典马上就要开张的时候,子婴却生病了,他浑身哆嗦,体温很高得吓人。赵高对此皱了皱眉头。不过,在他看来,即位大典比子婴的病情重要得多。他还是派人进去催促子婴起来,说是你只要在那个龙椅上坐着,其它什么事情都由赵高这个阿父来摆平。但是,子婴还是没有出来。他只是说自己连动也动不了了,请求阿父推迟登基大典的时间。可是这事情又可以推迟的呢?这简直是孩子话啊,赵高决定亲自去把子婴给弄出来,哪怕他病得要死也要死在龙椅上面。

赵高进了子婴的卧室,看见子婴果然面色苍白、额头上铺着一方湿毛巾,很艰难地准备撑起身体来,赵高看见他那个样子了,就很自然地预备把子婴扶起来。这个赵高毕竟是个太监,他侍侯惯了皇帝和太子。现在虽然已经是真正的皇帝了,但是在骨子里他还是一个奴才。他想也没想,俯身去扶子婴起床。就在他的身体接近子婴的身体的时候,赵高觉得自己的心脏和肺部的位置突然一阵发凉。他潜意识当中觉得事情不妙,他赶紧推开子婴,猛可里看见自己的心脏上插了一把锋利的短刀。他傻眼了,刚刚想起要叫喊,就觉得气一紧,便倒在地上死了。

登基大典还是如期召开了,子婴在赵高的府邸之中,早已经秘密地拉拢了一批自己的死党,包括那个兵部尚书纪丝润在内,人手实力并不小。只是赵高自己不知情而已。这可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子婴在铲除了赵高的主要力量后,对那些胁从的人并没有理会,既没有宽赦,也没有提起,他要把这事当做一把悬天的宝剑,威逼那些不买他的帐的人对他绝对的服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