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学生时代诗文三篇

江上齐锋 收藏 0 6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毛泽东学生时代诗文三篇



1912年06月—1915年08月

毛泽东



编者按:这里发表的毛泽东学生时代所写的《商鞅徙木立信论》、《挽同学易昌陶君诗》、《自讼》等三篇诗文,均按手稿刊印,以飨读者。



商鞅徙木立信论①



(一九一二年六月)


吾读史至商鞅徙木立信一事,而叹吾国国民之愚也:而叹执政者之煞费苦心也;而叹数千年来民智之不开、国几蹈于沦亡之惨也。谓予不信,请罄其说:

法令者,代谋幸福之具也。法令而善,其幸福吾民也必多。吾民方恐其不布此法令,或布而恐其不生效力,必竭全力以保障之、维持之,务使达到完善之目的而止。政府国民互相倚系,安有不信之理?法令而不善,则不惟无幸福之可言,且有危害之足惧,吾民又必竭全力以阻止。此法令虽欲吾信,又安有信之之理?乃若商鞅之与秦民,适成此比例之反对,抑又何哉?

商鞅之法,良法也。今试一披吾国四千余年之纪载,而求其利国福民伟大之政治家,商鞅不首屈一指乎?鞅当孝公之世,中原鼎沸,战事正殷,举国疲劳,不堪言状。于是而欲战胜诸国,统一中原,不綦难哉?于是而变法之令出。其法惩奸宄,以保人民之权利;务耕织,以增进国民之富力;尚军功,以树国威;孥贫怠,以绝消耗。此诚我国从来未有之大政策!民何惮而不信,乃必徙木以立信者?吾于是知执政者之具费苦心也!吾于是知吾国国民之愚也!吾于是知数千年来,民智黑暗,国几蹈于沦亡之惨境,有由来也!虽然,非常之原,黎民惧焉。民是此民矣,法是彼法矣,吾又何怪焉?吾特恐此徙木立信一事,若令彼东西各国文明国民闻之,当必捧腹而笑,噭舌而讥矣!乌乎,吾欲无言!



挽同学易昌陶君诗①



(一九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


去去思君深,思君君不来,愁杀芳年友,悲叹有余哀。衡阳雁声彻,湘滨春溜回,感物念所欢,踯躅南城隈。城隈草萋萋,涔泪侵双题,采采余孤景,日落衡云西。方期沆游,零落匪所思,永决从今始,午夜惊鸣鸡。鸣鸡一声唱,汗漫东皋上,冉冉望君来,握手珠眶涨。关山蹇骥足,飞飆拂灵帐,我怀郁如焚,放歌倚列嶂。列嶂青且莤,愿言试长剑,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荡涤谁氏子,安得辞浮贱,子期竟早亡,牙琴从此绝。琴绝最伤情,朱华春不荣,后来有千日,谁与共平生。望灵荐杯酒,惨淡看铭旌,惆怅中何寄,江天水一泓。





自讼①



(一九一五年八月)


客告予曰:若知夫匏瓜乎?阳动土暖,茁乙布薆,缠牵成蔓,不能自伸。苟无人理,则纵横荆棘之颠,播蓐草之内。时序荐至,间吐疏苞,若明若灭。人将指曰:是亦蓐草之类而已。然而秋深叶萎,牧竖过往其间,剔草疏榛,则累累之物大者如瓮,乃是蔓之瓜也。反而观之,牡丹之在园中,绿萼朱葩,交生怒发,矞皇光晶,争妍斗艳。昧者将曰:是其实之盛大不可限也。而孰知秋至凉归,花则枯矣,实不可得。吾子观于二物,奚取焉?应曰:牡丹先盛而后衰,匏瓜先衰而后盛。一者无终,一者有卒。有卒是取其匏瓜乎!客曰:虽然,吾观于子一伎粗伸,即欲献于人也;一善未达,即欲号于众也。招朋引类,耸袂轩眉。无静澹之容,有浮嚣之气。姝姝自悦曾不知耻,虽强其外实干其中。名利不毁,耆欲日深;道听途说,搅神丧日。而自以为欣,日学牲丹之所为,将无实之可望。猥用自诡,曰:吾惟匏瓜之是取也。岂不诬哉?予无以答,逡巡而退,涊然汗出,戚然气沮。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