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


此刻的柳村静悄悄的,连只鸟叫声都没有。杨小白带着伪军就趴在离村口一百多米的乱石里。

“大哥,太他妈的静了。我有点害怕。”

“妈的,别他娘的老自己吓自己,说不定他们都跑光了呢。“

“大哥,八路真的都跑了?我看不象啊。“

“废话!我们这么多人杀过来。换你你他妈的不跑啊。都他妈的散开。“

杨小白慢慢的露出头,向外观察了一会。扭头对秦天小声的说道:

“兄弟,你先在这里盯着。我去和日本人说一声。记住,如果村里的八路挑衅,千万不要头脑发热冲过去。等我回来。“

杨小白小心的退出了阵地,飞快的跑到井上面前,擦了一把汗,向井上鞠了一躬。说道:“太君,我们已经开到村口了,看样子里面的人早就跑光了。下一步怎么办?请太君您示下。“

井上没有说话,拿起望远镜,走到一个隐蔽处,仔细的观察着。这时,一个日军上尉跑过来,对井上说道:

“报告,中村长官再次来电,他们已经击溃支那人,正在以最快的行军速度向我们靠拢。中村长官命令我们停止单独行动,待两军会合后载统一行动。”

井上放下望远镜,皱着眉头说道:“这不可能!中村阁下怎么能这样!一天数次改变命令。难道他不知道这是兵家大忌吗?对手虽然比较强悍,但是经过一场血战后,他们定是损兵折将,元气大伤。现在我虽然没有什么重武器,但是收拾这些残兵败将还是没问题的。如果不尽快行动,在把他们放跑了,在这连绵不绝的大山里,我们上哪里找他们?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井上很不理解,中村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他想了半天,得出了结论——自己的这位长官被支那人给打怕了。他已经失去了大日本皇军那种勇往直前的精神了。

想到这里,井上下达了命令“

“命令部队,检查武器弹药,准备进攻。”

他身旁的日军上尉愣了一下,小声的说道:

“长官,中村阁下命令我们在原地待命,我们不能抗命。”

“中村长官对此时的战况不清楚,我们不能在贻误战机,支那人有句话说得好,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行动吧。”

“可是,长官……”

“巴嘎,不要说了,这是命令。执行!”

“哈伊!”

日军随后转入了战前准备。井上一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自己的部队忙活着。也不说话

杨小白不敢打扰,也跟着站在一旁,就这么干耗着。过了一会,井上走到杨小白身前,说道:“杨君,你说八路都跑了吗?“

杨小白愣了一下,不知道井上是什么意思。好一会没说出话来。

“混蛋,我在问你。说话!“

井上发火了。

杨小白吓了一跳,连忙陪着笑脸说道:“太,太君,小的是这么看得,皇军威风凛凛的杀过来,谁不跑啊。换成我,早就跑了。“

“哼“

井上鄙视的看了杨小白一眼,心说我怎么和这么个废物一起合作啊,真是倒霉。

观人颜色是杨小白的强项,他发现井上的脸色阴晴不定,马上就换了另一种说法:“当然,小的不是军人,和太君您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太君您的决定才是最英名的。“

看着杨小白那卑躬屈膝的奴才样,井上心中有说不出来的厌恶。

但,厌恶归厌恶。这里的好多事情还要杨小白去执行。不光是这里。本地上的许多事情都要有这个地痞合作,否则,想要这一地区长治久安就是一句空话。

井上极力的压制住心头的怒火,对杨小白说道:“杨君,进攻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是去皇协军那里,指挥他们,皇军随后跟进,给你们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援。毕竟你对这一带熟悉嘛。”

杨小白咽了一口唾液,心想:“我去?妈的,这不是要我的小命吗?不行。逮想法躲过去。”

杨小白擦了擦汗,看了看井上,小心的说道:“太君,中村大太君的命令是让我们在这里等他,我们要是现在就进攻的话,大太君怪罪下来我们担当不起啊。不如这样,等大太君来了,我们在进攻……”

井上的修行还是太差,杨小白话还没说完呢,他就爆发了。

他揪住杨小白的衣领,厉声的叫道:“八嘎,什么命令。你分明是怕死。你要是不去,不用中村阁下杀你,我现在就毙了你。“

说完,一把八杨小白掀翻在地,右手顺手从腰里拔出了手枪。“哗啦”一声,子弹上膛。接着,枪口就对准了杨小白。

杨小白感觉自己的魂都快飞了。小脸煞白,哆哆嗦嗦的话也说不清楚了“

“太……太君,息……息……息怒。小的……小的不是这个……这个意思。小的……小的……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说完马上连滚带爬的跑向阵地。井上在后面看着杨小白狼狈的样子,鄙视的一笑:“妈的。这样的狗,就适合这样的方法。”

井上把手枪插回枪套,招手把自己的几个手下喊了过来。:“春田君和藤田君,你们率领本部队伍分别从村子的两翼进行合围,十分钟后,我和大岛君从中路进攻。务必一举拿下这里的中共军。行动吧。”

日军的作战效率还是蛮高的,三分钟后,各部的日军已经按时到达了进攻位置,并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井上满意的看着自己的队伍。感慨大发,“有这样的部队,支那人算什么!”

他挥舞着佩刀,大声的叫道:“杀给给!”

日军的掷弹筒和机枪立刻响了起来。柳村的那些土坯做成的房子哪经的住这么打?被流弹命中的房屋纷纷的坍塌了。机枪的强大火力把院墙和房屋打的是漏洞百出。

杨小白趴在几块石头后面,对秦天说道:“我说兄弟,这次看来咱哥俩是躲不掉了。唉,这都是命啊!兄弟,待会小心点,子弹不长眼睛。老祖宗保佑吧。”

秦天心理也在哆嗦。心说:“都怪你,当初就是上山为匪也比现在好啊。也过上几天舒坦日子。这可好天天都要小心翼翼的,搞不好小命就没了。唉。“

他不敢说杨小白,就拿身边的人出气。

“喂,你,说你呢,韩家老四,就是你。你把腚撅的那么高干什么?你以为八路打不着你吗?“

“狗蛋,你哆嗦什么?没见过打炮啊。今就让你开开眼。都给我听好了,待会我说上,弟兄们就给我玩命的冲,那些装熊耍滑的,老子要拿他们的人头祭旗。”

杨小白在一旁心说井上千万别喊我啊。

怕什么就来什么。几分钟后,炮火开始延伸射击。井上一雄在后面催命似的喊道:

“杨小白,你的部队开始进攻,快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