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十九节  钱长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十九节 钱长民

卫华屠倭两人商议,去解救矿工,但是如何解救呢?敌情又是怎么样的呢?解救之后,又如何将矿工们带回来呢?如果遇到鬼子伪军,又如何应付?游击队现在对林口县的情况是一清二楚,但对鸡宁县,以及别的同边县市就不清楚了,更别说更远的地方。

虽然大家的头脑中有历史上,关于日军布署情报,但已经被卫华打乱的历史,还会照着原来的轨迹运转下去吗?

除了这些,更不清楚的是这儿的道路河流,虽然大的地标,如长白山,牡丹江,县城等等,大家的头脑中都有。这大概是,萧明月这个神,给玩家们强灌进来的。但是,长白山有几座支脉?各山的海跋,地势,相比对度,范围大小?还有牡丹江有几条支流,水文状况,会不会结冰?县城有多大,围城有多高,有多少人口,又有几道街道,多少座房屋?这些可是一点都不知啊。而战争,是要求掌握的情报,越细越好。如果对情报掌握得少,就必然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很有可能导致战争的失败。

以情况不明,冒冒失失的去,这等于是拿大伙的性命开玩笑。

卫华和屠倭意识到的一个极为重的问题——情报!

成立专职的情报部,将附近以及整个黑龙江,甚至整个东北的情况摸清楚。这个工作,火烧眉毛,迫不急待。

屠倭道:“要是有一台电报机就好了。”

卫华道:“电报机在这个时代是十分稀罕的东西,大概整个林口县也就只有县城里有吧。现在我们还没有实力强攻县城。只能是望梅解渴。”

“如果给我时间,我可以自己造一台出来。呵呵。”屠倭心想着,自己是搞军事情报的,破译密码是家常便饭。这个时代的电报加密,还十分的原始,日军所使用的加密手段,自己一清二楚。如果手中有一个电台,就可以侦听鬼子的电报了。那就相当于玩即时战略游戏,开了黑客地图,看着敌人的动静打,想不赢都难啊。可惜,没有。在没有之前,就只能靠着人员去侦察了。

卫华问道:“屠倭,你认为,谁去比较合适?”

屠倭道:“王麻子不错,上次多亏他了。不过,我们这儿的人,现在都知道,王麻子是我们的人。鬼子将很快知道他的身份。身份暴露了的人,也就不可能再担任情报工作了。”

卫华道:“还有谁可以?”

屠倭摇头道:“我们这的人,不是上山打虎的猎户,就是老实巴焦的农民。猎户是好兵源,农民是好公民,但想要他们去应付复杂的情报工作,肯定不行。”

卫华道:“不是说,环境造就人吗?我就不信,我们这里找不到适合搞情报的人。实在不行,我亲自去。”

屠倭笑道:“卫大哥,其实你是最不适合搞情报的。你的身体太引人注意了。”

谁说不是呢?不但卫华不适合做情报工作,其他的六个兄弟姐妹,也全部不行。

两人闷在屋里也憋不出办法,就将游击队的头头,召集起来,集思广益。还真是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会一开,就找到一个合适的人。

谁啊?

钱长民。钱长民上过六年私塾,又有一身本领。由于要倒卖药材,经常在外面奔波,将黑龙江,以及长白山这一代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再加上,由于长年做药材生意,认识了不少的人。大家都认识他,鬼子也给他三分面子。无论他出现在哪里,都有一个可以公开,并且合理的身份——药商。

不过,他靠得住吗?上次,鬼子来偷袭的时候,他又为什么恰好在鬼子大部队的前头?游击对他对其实是有怀疑的。正因为如此,游击队封锁了道路,没有通行证,不许任何人出村。而钱长民则属于重点监视的人。这些天,有人发现他在村里,四处乱逛啊,真不晓得他在干什么。

卫华决定亲自找他谈谈,试探一下。

如何试探一个人呢?这个时代又没有什么测谎机。

卫华回忆着那个黑心经理的话,人的表情可以作假,手上的动作也可以作假,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不能做假的。只要盯着对方的瞳孔看就行,如果对方瞳孔放大,表示吃惊、兴奋。如果瞳孔缩小,表示没兴趣、撒谎。

从前,卫华也知道这些东西。可惜,他是近视眼,戴着眼镜,除非两人靠得很近,否则的话,是看不清对方瞳孔的变化的。但现在,不用担心了,因为神赐予的身体,各各零件都十分的优秀啊,这一对眼睛的视力,少说也在2 .0以上。当飞行员都够了。

敲击钱长民家紧闭的大门。

“谁啊!?”

“卫华。”

“唉哟,您老人家来了。”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接着门栓滑动,发出沉闷的声音,大概是冰窖得厉害,开门的人,费了不少时间,才将门栓拉开。

卫华呵呵笑着,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笑容。现代的人,谁不知道一点营销知识呢?谁不知道,微笑的神奇作用?推销员在登门拜访之前,一定在练习微笑,在镜子前,将这笑容凝固在脸上。让别人一见,就以为你在微笑,从而放松警惕。

开门的人,正是钱长民。他萝卜一样的身体,裹着棉衣,扣子还没有完全扣好。看得出,他很匆忙。他一见到卫华,脸上的肌肉就像橡皮一样绽开了花,这种笑容,绝对比卫华的“专业。”他一边打着辑,一边让开身体,将卫华请进。

卫华不露声色的扫了一下院子,发现院子里东南一角有马棚,马棚里养着二匹马。钱长民的两位伙计,正在喂马,一个抱着装有饲料的食槽,眼光住卫华这边瞄,另一个空着双手,有意无意间触着腰间的“硬邦邦”。看得出来,他们并不是在喂马,而是在暗中保护钱长民。

“钱老板,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有事想请你帮忙。”

钱长板也不露声色仰头看了看卫华的脸色,满脸堆笑:“只要您老人家开口,就是一句话的事。屋里谈,请!”

中国人说话,大概从来就是云遮雾绕的,有什么目的,往往不先说出来,让对方摸不到头脑,试探对方的反应,和态度,直到最后才将话给挑明。卫华虽然一进门就说,有事相求,让钱长民以为卫华是年轻直率,从而不提防,但将真正的目的,却隐藏起来。先看反应再说。

两人进屋,关门。外面的两个伙计也不喂马了,拔出枪来,贴在窗下偷听。大概准备一有不对劲就闯进去吧。

卫华上炕,钱老板倒上茶,趁着卫华喝茶的功夫,又弄了一桌的酒菜。

“呵呵,钱老板生活得很滋润啊。”

“哪里,哪里,兵荒马乱的年月,日子难过,一天不如一天了。请——”钱老板给卫华倒下一杯白酒。

卫华端下酒杯,又放了下来,面露忧色。

“卫司令,您——”钱老板好奇的盯着卫华,这卫司令是怎么啦?刚才还阳光灿烂的,怎么一下子就这样了?

“唉——”卫华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拿起筷子的手,也放下了。

“卫司令,您怎么不吃啊。”

“吃不下。”

“身体不舒服?”

“有劳钱老板问候,我身体好着,不知钱老板有没有听说过,忧国忧民者,寝食难安。”

“哦,卫司令是在担心国家大事啊,钱某佩服。”钱长民端起酒杯,朝着卫华一敬道:“为了义勇军能够多打胜仗,早日将鬼子赶出中国去,干杯!”

卫华不应,钱长民端起的酒杯尴尬的停在半空。放也不是,喝也不是。

直到过了数秒,卫华才道:“如果干掉这杯酒,鬼子就会滚出中国。哪怕是一杯毒药我也喝下去。但是,打鬼子需要人、枪、钱。目前,这三样,我们都缺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