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一打武关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一打武关 文 / 天涯情缘   东面说这么多,西路的沛公、吕雉又走到什么地方了呢?   沛公、吕雉在宛城用了张良的计策,没有用兵去攻打,只是围绕这城邑很悠闲地转了三圈就搞定了,沛公自己乐得合不嘴,而吕雉面上也乐和,但是她的心里却在犯嘀咕:“这人这样厉害,要是将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一打武关 文 / 天涯情缘




东面说这么多,西路的沛公、吕雉又走到什么地方了呢?

沛公、吕雉在宛城用了张良的计策,没有用兵去攻打,只是围绕这城邑很悠闲地转了三圈就搞定了,沛公自己乐得合不嘴,而吕雉面上也乐和,但是她的心里却在犯嘀咕:“这人这样厉害,要是将来,哎,等将来打下来天下再说吧。”不过,她的心思却是任谁也是不知道的,张良再会掐算,不过,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这个吕雉却是女人中的女人,凤凰队里霸王,谁人可以看透她啊?只见她笑吟吟地冲张良一笑:“先生真是神人,我们大家说什么胸中自有十万貔貅,我看先生的胸中当存有百万雄师,何止十万啊!小女子真是佩服得紧啊。”张良可不敢居功,他深深对吕雉一躬身:“夫人过誉了,一切都是夫人和沛公的功劳,我不过动动舌头而已啊。哈哈……”

大军又起程前进,这一日已经来到了函谷关前的最后一关:武关城外。而这个时候,一匹快马飞奔而来,原来是韩王派遣来的使者,他一路打探,终于找到沛功的位置。他来是传达韩王的意旨,要张良回去帮助韩王处理一件很重大的事件,完请沛公放人和原谅。人家韩王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沛公要是再不放,就很近人情了。于是,沛公在武关安营扎寨完成后,就和吕雉一起在众文臣武将的簇拥下把张良送到十里长亭。

沛公端起一杯酒,对苍天说到:“谢谢苍天,你送给我这么一个贤良军师,我刘季无以为报,聊此薄酒以祭。”接着他又对大地说同样的话,然后第三杯酒就很恭敬地双手递给了张良。张良见此情景,赶忙双膝跪倒:“沛公,您折杀小臣了。”然后很恭敬地接过酒杯冲天一饮而尽。吕雉赶紧命人把张良搀扶起来,大家都落了座位。真是黯然消魂者,唯别而已矣啊!沛公和张良仿佛有无限的话要说,其实,张良和吕雉都明白,沛公要说的话只有一句,就是你快去快回啊。我这里正等着用人呢。

吕雉也端着酒杯在萧何、曹参等人的陪同下给张良敬酒来了。张良对吕雉只说了一句话:“夫人,各位大人,您们在武关稍候,我张某去去就回,绝对不会多做停留的。现在的韩王已经失去了国土,在他那里,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我应该会在你们进咸阳之前赶回来的。”然后,张良回头对沛公说:“沛公,你可要等小臣回来一同进咸阳啊,不要着急!”他特别把那个急说得很重。

终于,张良要上马而去,那些送行的人纷纷拨转马头准备回大营去了,只有沛公在吕雉的陪同下久久地站立在风中,看着已经消失了的张良的去处。实在是什么也看不见了,沛公对吕雉说:“夫人,我们回吧。”

“别,沛公,我觉得张军师一定有什么话给你说,我们可以走,你在这里多喉一会子,一是可以做给天下人才看,你是一个多么重感情的君主,二是张良一定有话没有说,那没有说的话他一定是要回来单独交给你的。”吕雉说完这些话,就独自走了。十里长亭只留下了沛公和他的卫兵,沛公依然站在风中,遥望着张良远去地方。

过了一会儿,远处响起马蹄的声音,由远而近,近了,看清楚了,原来是张良。他果然如夫人吕雉所说又回来了。张良这次连马也没有下,递给沛公三个小袋子,说;“沛公,里面有留下的三条计策,分别请在三次攻打武关的时候打开,一次只能开一个,不要多开。”张良这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留下一溜烟尘。

沛公在送走张良后立刻着手攻打武关,人马浩荡,小小武关怎么是沛公的敌手?沛公决计立刻就要拿下武关,让张良回来的时候得到一个惊喜。大军在一声号令后立刻展开攻城。一时间箭石如雨、滚木若雷。武关虽然坚固,但是在沛公大军的进攻下,很快就显出了疲态。他们有点招架不住了。就在这时,沛公突然想起张良临走前给他的三个小袋子:“沛公,你千万要在第一次攻击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打开第一个袋子,切记!”

沛公马上拿出了袋子,他一定在袋子了安排了如何拿下武关的妙计了,我马上就依计行事,一定可以大败秦军了。袋子打开了,里面只有四个字:“罢兵回营。”沛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沛公就是沛公,他对张良军师的话向来是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是要执行的。只见沛公的眉头微微一皱,对中军下令到:“鸣锣收兵。”

沛公的军队已经不是过去的散漫的队伍了,他们在经过令狐将军、蒲将军等人的调理后已经是一支令行禁止的真正的军队了。大军一忽啦就撤了回来,在秦军还没有明白过味道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自己营寨之中了。

樊哙第一个向沛公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他怨气冲天,说:“是谁要你收兵的,躇法的时候,你不是说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吗?我们已经快获胜了,你却收兵回营了,沛公,你是不是热糊涂了啊?”

这个天气是很热,但是沛公还没有热糊涂啊。他一向对他的沛县的兄弟很纵容,在军纪之外他们说他什么也不会让他生气的。沛公知道自己不能说那是张良军师的主意,只好陪着笑脸说:“好兄弟,我是怕你们热,就请你们回来喝点绿豆汤了。快,把上好的绿豆汤给几个将军抬进来。各位兄弟,也各自回你们的大营,伙夫弟兄也给你们准备好了绿豆汤。大家都离开,嘴巴里还嘟囔着。只有吕雉在一旁看着,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过去喝绿豆汤,她就这样看着他丈夫在众人面前傻笑着,她的心里盘算开了。

沛公的军队这样疾风神火地攻打秦朝最后的关口之一了,他们的朝廷现在怎么样了呢?那一定是乱七八糟了,到底是怎样的乱法呢,就请下回书分解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