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韩信身世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韩信身世 文 / 天涯情缘   在风光旖旎的淮阴,有一个少年,他对于当时很风行的农商士工都不感兴趣,他喜欢什么呢?他喜欢玩打仗。而他最爱的还不是扮演勇士,他扮演的是率领一队相对弱小的孩童去战胜那些明显要强壮的孩童。而每当这个少年取得了他预想的成功的时候,他就会忘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韩信身世 文 / 天涯情缘




在风光旖旎的淮阴,有一个少年,他对于当时很风行的农商士工都不感兴趣,他喜欢什么呢?他喜欢玩打仗。而他最爱的还不是扮演勇士,他扮演的是率领一队相对弱小的孩童去战胜那些明显要强壮的孩童。而每当这个少年取得了他预想的成功的时候,他就会忘却了自己的肚子原来还是饿着的。这个少年就是韩信。

稍微长大一点的韩信,他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的打仗了。他的年代,正是英雄的年代的,秦军正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征伐着九州。那些将领的用兵、计谋,韩信每每闻知一个战例,就要先自己去揣测揣测。他对这些战例的虚实、计谋、外交、地形、天文、兵员、兵种、后勤、民心乃至武器配备都逐一地进行了反复的研究。在战役结束后,酷爱军战的韩信还不辞万里、千里之遥地前去战场进行实地的考察。

在后来,韩信的兵法谋略已经不限制于此了。他往往可以在战争还没有发动的时候,他就可以做出双方将帅可能的发招和对招。比如,在秦始皇二十五年的时候,大将王贲率领十万秦军进伐燕国最后的疆土辽东。那个时候,正是严寒时节,滴水成冻。燕喜王凭借着他的以山为城的辽城,发誓要与秦军决一雌雄。而这个韩信就已经预言到,王贲将不会去攻城。他会派上小股人马在城下骚扰燕军,而大队就会在辽城旁边的河流里玩水为戏。他们把水冻成了冰,然后用刀子把冰削成三角尖的形状。那些燕军正在好笑的时候,王贲的冰蛋就从天而降了。

用冰为兵,韩信在他的小册子里记录到,这不过障眼法而已。而以冰为梯才是王贲的本意。王贲在那些燕军龟缩到城墙后的时候,他马上命令人沿城墙用水修筑了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冰梯。在那些燕军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脚踏草履的秦军已经如履平地一般拿下了辽城。而燕喜王自己也做了秦军的俘虏。

韩信的军事意识和才干全都是在平时琢磨和总结出来的,而且也是他在发现秦军将领作战的漏洞中发现的。很多次秦军作战,韩信都这样写到,他们的对手太害怕秦军了,要是敢于一队正面作战,一队在后面切断秦军遥远和脆弱的后勤补给线,那么秦军再多,再勇猛,也会一败涂地的。与秦军为敌的诸侯不应该在不利的态势下与秦军发生战略的决战,而是要先学会隐忍,隐忍,隐忍,在隐忍到敌人疲惫的时候、松懈的时候,再和敌军进行战略的决战。不要害怕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要知道若干胜利,只要是不本质的胜利,其战略价值也是不大,而许多败仗后的一次战略的胜利,就可以扭转战争的全局。

韩信如痴如醉地研究战争,但是他自己的后勤却已经发生了危机了。他的肚子要饿啊,他的夫人也要饿啊。而他自己又除了知兵外又是什么也不知道。在秦军,将领的任免是皇帝的独断,而皇帝只会任命那些世家为将的。何况,韩信压根就不喜欢秦国和秦军,他也不会去投效秦国和秦军的。韩信只好带着妻子在大户人家做一个最无用的食客,随时看别人的白眼。到了后来,连这样的食客生涯也不能维持了,他被他的养主的老婆给扫地出门了。妻子也给人抢去做了歌舞妓女。又饿又冻的韩信,现在真是寒心了,他决定出去流浪。

已经身高马大的韩信,一天在淮阴城郊饿得晕倒了。一个给人洗衣服的老妈妈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稀粥也拿出来喂给了韩信。而韩信在醒来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妈妈,我以后一定要来报答你的。”

那里知道,那个老妈妈当场就发作了:“你这么一个威武的男子汉,不去建功立业,而是要靠我一个老婆子施舍,还好意思说什么报答。你去建立功业,去干一番事情,那就是对老婆子的报答了。你去呀!这么大的个儿。”

韩信的雄心被激发了,这个时候,正是天下大乱,沛公已经在砀山斩白蛇起义,项家也在下相杀太守殷通举起反抗暴秦的旗号。韩信返回自己栖身的破庙,抄起他家时代相传的宝剑,就要投靠明主。他威风地走在了淮阴的街头。几个混混儿看见平时最没有出息的韩信这个样子地走来了,他们觉得太搞笑了,决议作弄一番韩信。

“喂,大个子,哎,叫你呢,草包。”一个混混先行发起挑衅。

韩信以为那是一句别的话,与自己不相干的,就低了头自顾字地走道。而那几个混混儿已经围了过来,把韩信象包包子一样夹裹在中间。这个时候,韩信才意识到这些混混是来找自己的茬的。但是韩信依然没有理会这些混混。

“我是干大事业,犯得着和你们计较?”韩信心想。在想定之后,韩信依然不紧不慢地往他要去的地方迈动了步子。

那些混混刚开始看见威风八面的样子,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发憷,但是现在看见韩信居然是这样好对付,他们就更来劲了。有的开始对韩信动手动脚了,有的去摆弄他腰间的宝剑。那把宝剑已经经历了百年之久,剑鞘已经破损不堪了,剑穗子也没有了。包裹剑柄的皮条也是残损不堪的在俗人看来就是一块破铁烂铜了。可是韩信知道,那些只是宝剑的外表,宝剑的心是要杀人的,只要可以削铁如泥、杀人如麻,那些表面的荣耀是很快会拥有的。但是他的面前不是英雄,而是一群混混。混混是不会明白这些道理的。

“你的猪草刀也真有趣,这么长,你拿来抹脖子看一样也不会痛吧?”

韩信很想回他一句:“您就试试看啊。”不过,他依然隐忍了,没有出声。但是韩信已经走不动了,他被几十个混混团团地围困在中心。那些混混看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就更加地起劲,他们大嚷:“你的样子也象个武士,不过,我们看你是头猪罢了。你要不是头猪,就拔出你的猪草刀把我们哥几个全都撂倒了。要是你承认你是猪,你就、你就……”

“你就从我们的胯胯下爬过啊。”另外一个混混接口说到。所有的混混和街头看热闹的人一起发出震耳的嘲笑声。

韩信的脸色变红了,他的手紧紧拽着他的宝剑,紧紧地,手心都渗出了汗水。但是,过了仅仅几秒钟,韩信的手松开了,他的头低了下去、低下去、再低下去,韩信从那几十个混混的胯档下爬了出去,然后他一溜烟地飞快地出了淮阴城。

韩信当过胯夫的消息不翼而走,韩信的妻子在失望之余,自己挂在妓院的柴房的角落里了。而那些诸侯,也纷纷嫌弃他做过胯夫,不愿意收留他。失望和失意的韩信,终于遇到了一个淮阴的故人,也是他的老朋友——钟离昧。钟离昧也知道他们的将军项梁和项羽是不喜欢类似韩信这样个胯夫的,就给他改了籍贯,说他是淮阳的韩信,和那个做过胯夫的淮阴的韩信只是姓名相同而已,但绝对不是一个人。韩信虽然觉得不妥,但是看在自己肚皮的面子上,还是同意了老朋友的建议。钟离昧自己就是淮阳的,这样说项家也许会相信。

不过,项羽终究嫌弃这个韩信和那胯夫是同一一个名字,只是答应给了他一个最小的官职,相当于以后的从九品官的营门执戟卫士,不过,一般还是拿他们当是兵的,喊他们是卫兵。其实他们的正式官阶是营门执戟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