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宛城三匝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宛城三匝 文 / 天涯情缘




从韩国离开,沛公又任命郦商为大将前去进攻开封。攻打了三天,结果这座城池,真是墙高池深,守卫兵卒也锐不可挡。沛公去开封不下,倒也没有损折什么人马,就撤出了开封。在开封之西,又遇到了前来增援开封的秦军大将杨雄,沛公和这个杨雄在白马这个地方大战了一场,中间尽管又有秦军逐次添兵,但是也在张良的指挥下,各个瓦解和击破了。杨雄敌不过沛公,只好率领残兵败将退守荥阳。那个该死的二世皇帝也不问青红皂白,一道圣旨就把那个杨雄给杀了。

得了胜仗的沛公几乎已经忘却了在开封的吃瘪。这个时候,诸侯赵国的别将司马将军也带领人马渡过黄河打算进入函谷关。沛公心想,总算有个陪伴的了,好,我和那个司马一同去进攻函谷。他也随即带领他的人马从北面去进攻平阴。沛公的军队被分成了两队,在北面的那支由他自己率领,人数众多,是主力,主要是封锁黄河的渡口,支持司马将军入关。而北面的那支,是由郦商带领的一支偏师,人马在两万左右。他们主要是去佯攻洛阳,要吸引洛阳之秦军不能出来阻止赵司马将军入关。

其实沛公真有那么好心,会让那个司马抢先入关吗?当然不会了。这一切都是吕雉、张良他们协商的结果。函谷从来难攻易守,让那个冒失的司马去踩踩水也是好的嘛。于是,在基本可以肯定那个区区的司马是不可能取下函谷的前提下,沛公在诸侯面前做了一个姿态:我沛公是没有私心的,为了天下百姓,我甚至愿意给一个别将充当开路先锋。这些战略战术是从前沛公他们从来没有采取过的。沛公和吕雉越发地觉得这个张良的取得真是胜过得到十万人马。吕雉还对张良的个人问题表示了很大关注。张良自从派人刺杀了秦始皇后,一直是过着流浪的生活,也没有功夫考虑个人的婚姻问题。在吕雉的张罗下,张良也娶到了一个吕姓的女子为妻。这个吕雉真是阴狠,她已经在考虑和自己的丈夫争夺人才建立吕家王朝的事情了。而那个沛公还完全被蒙在一个被子里没有发觉。

结果是可想而知,那个司马怎么可以单独进得了函谷关嘛?他的人马折损殆尽后不得退回了赵国。沛公现在自己也不能在洛阳附近停留了。他赶紧挥师阳城。阳城是座不大的城邑,也没有什么可以抵御沛公军队的城防。它的城墙就建在一个小山包旁边。沛公、吕雉和张良、萧何等人带着几员骑将侦察后。吕雉和张良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夫人为何发笑?”张良奇怪地问吕雉。

“先生笑什么,我也就是笑什么了,是吧?先生。”吕雉悠悠地说。

“哈哈,夫人真是高明人也。不光是可以谋略还可以明白地理,已经具备了一员大将的才能了。我张良佩服。”

“佩服。是的,是应该佩服啊。这都是您张先生的教导有方哦。弟子强说明是有名师啊。”吕雉很自负都是又不失幽默和谦虚地说。

他们两个人的这一问一答,沛公他们几个倒象在听哑谜一般。只有萧何,在看见他们不住地看那个小山丘后,也悟出了他们话的含义,也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曹参、蒲将军也随之大笑起来。只有樊哙和沛公两个是完全不明就里,在那里干着。脸上显出莫名其妙的样子来。

“沛公、樊将军,这里不是个小山包吗?我们用泥土把山包与那城墙接上填平,我们的骑兵不就可以直接冲到他们的城墙上了吗?从古至今,又有谁看见过骑兵直接去攻打城池呢?于是,我就笑了,张先生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也先笑了起来的吧?”

“是的,一切难瞒夫人的法眼。”张良很佩服地说。

有了这样的计策,那个小小阳城不是就举手可得吗?在取下阳城后,沛公的人马一路乘胜追击进入了南阳郡。南阳也是座不容易守备的城邑,守将很聪明。明知道守不了,干脆弃城而走,跑到宛城,和宛城守军一道防守沛公的进攻。沛公在那个守将退守宛城后,也很快带领人马掩杀到了宛城。沛公一到宛城就预备向宛城发起猛攻。

“将士们,现在秦军立足未稳,我们只要一个冲锋,他们的士气和军心就会瓦解的。兄弟们,冲啊,建立功业的日子就在今天了。”

“慢着,沛公,暂时下令收兵扎营。今天晚上要注意防止秦军偷营。”张良在沛公身边不容质疑地说,同时给吕雉投去了一个请求帮助的眼神。

“沛公,莽闯不得啊。现在军情不明,贸然攻击只会遇到麻烦的。我想张先生的算计一定是有道理的。张先生是不会随意阻止一场可以胜利的战斗的。”

沛公的优点就是善于采纳别人的意见,而对自己的错误向来是勇于承认的。他赶紧向他的部下说:“兄弟们,不要冲了,张先生说,大家把饭吃饱了再打也不迟。推翻暴秦也不忙在一小会上,我们还是先去吃点饱饭再说攻城的事情吧。”

“哗,”沛公的军兵全都笑起来了,“沛公,你真理解我们,我的肚子还真饿了呢。”那些在沛县就一直跟随沛公的老兵,他们还是忘不了有空就和沛公开点小玩笑的。“嫂子做了什么好吃的啊,我们兄弟几个要来一起吃的哦。”

“来嘛,来嘛。都是老哥们了。今天我们一起吃。”

和士卒一起吃饭是沛公联络和士兵关系的一个法宝。他经常端着碗在兵营中和那些阿兵哥一起享用粗糙的饭菜。有时吃高兴了,他还随便把一个士兵的头盔摘下来拿到兵营伙夫那里要求给再多盛点饭菜。伙夫见是沛公,往往是一把推开,您啊,还是叫吕夫人给您做吧。这个时候沛公一点都不会恼怒,而是仰天哈哈大笑起来。沛公在军营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士兵都会很愉快的。

在用过晚饭后,张良和沛公、吕雉他们几个小小地碰了个头,张良说:“我之所以劝阻沛公,就是因为那个宛城的地形很复杂,而且他们的守军兵力和配置也不为我们所知晓。再说,他们困兽,要是这个时候和他们作战,是会激发他们的斗志的。我看不如这般如此如此这般。”

“果然好计策。”吕雉第一个叫好。

第二天,沛公率领他的十万貔貅开始游行起来。他们围绕着这个宛城,在守军弓弩的射程以外不住地绕圈子。一圈、两圈直到绕到第三圈的时候,宛城的守将再也忍受不了了。他在城楼上跳起脚地大骂,而沛公也根本不理会他。这个将领拔出佩剑,要抹脖子。沛公看火候已到,就命令士兵一起向城中喊话:“将军请过来,我们一起打天下、坐江山,何必想不开。你死了,算是哪家的忠臣啊?是赵高那个阉党吗?

这些呼喊果然奏效了。城墙上过了一会子就放下了一个小校,他是来联系向沛公投诚事宜的。在马上,沛公、吕雉、张良他们相视一笑。真是兵不厌诈啊,胜利也不全都非要用力战的。沛公心里乐开了花。“这三匝绕得值得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