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救韩得良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郦生走了的第三天,也就是郦生和沛公约定的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替沛公取下高阳粮草的最后一天,沛公在营帐里坐卧不宁,便打算派出探马前去打探。探马还没有派出去,门外的卫兵来报:“郦先生回来了。他后头还跟了一个人,样子是秦军打扮。”   “我们已经说妥,只是还得劳烦沛公派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郦生走了的第三天,也就是郦生和沛公约定的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替沛公取下高阳粮草的最后一天,沛公在营帐里坐卧不宁,便打算派出探马前去打探。探马还没有派出去,门外的卫兵来报:“郦先生回来了。他后头还跟了一个人,样子是秦军打扮。”

“我们已经说妥,只是还得劳烦沛公派人前去攻城。当然不必真攻,佯攻一下就可以了。你们的人前脚一去攻击,高阳的人立刻就撤退。”

郦生一个人凭借自己的几句话,就顶得了沛公的几万军队,沛公现在更是觉得封赏这个郦生是很值得的买卖。他拉着郦生的手哈哈大笑,这个时候,才发觉郦生后面的那个人并没有随秦军一起撤走,而是和郦生一起又来到了沛公的军营。沛公问郦生:“先生,敢问这位是谁?”

“他是我的侄子,是在高阳做前部先锋的。名字叫郦商。他想追随沛公反秦,成为沛公帐下一个小卒子。愿沛公成全。”

“秦军的先锋,怎么可以做小卒子呢?至少也应该做我的先锋才对。要不天下的人该我刘季埋没人才了。樊哙,快去取先锋印绶来,我要给我们的郦将军佩带起来。”得,一句话,郦商立刻从秦军的先锋变成了沛公军队的先锋。沛公拜大将真如同他在沛县时候玩泥巴仗时候的感觉。不过,沛公的泥巴仗还真杀过两千多秦军的。

突然这个时候有探马来报告,军队已经进入故韩国的地界了。郦生在马上告诉沛公:“我在高阳给沛公你借得粮,但是,我那天在沛公帐下所谓的粮还不是我们借的那个粮。他是良好的那个良。”

“先生的话真是高深莫测啊。我们沛公从小忙碌于政事,没有什么时间读书,您还是说明白一点好。”跟随在沛公身边的吕雉接口说到。

“夫人就是喜欢给我打粉,我哪里是忙碌什么政事啊,我就是贪玩,成天和人偷鸡摸狗,成天胡作非为,哪里想得到去读书哟。我父亲成天都说我是一个败家子,说我成就的家业远远没有我的二哥多啊。其实,我不败家就不错了,我哪里还成就过什么家业哟。家父都有些抬爱啦。”

“沛公诚实,这不每一个人可以做到的。沛公大度,更是人所不及啊我在这里也不是卖关子。我说的良,乃是韩国王子韩非子的家宰之后,张良。这个张良,就是曾经在鲁国博浪买力士刺杀过秦始皇的那位张良。想必沛公是听说过他的。”

“哦,是这样。是倒是听说过。只是我对张良这个人还不是很了解,请先生仔细说说呢。”

“张良是韩国人,他的先辈都是韩国的重臣。那年秦始皇巡视鲁国的时候,张良买通了一个杀手去行刺,结果误中副车。也害得自己亡命天涯。其实后来张良就是躲在你们楚国的国都下坯城里的。只是你们不可能知道罢了,因为那个时候你们都还没有起义呢。张良在下坯有一次出去闲逛,当他走到一座小桥的时候,看见桥上有一个老头子。这个老头子,头发胡须都白了,象是染过一样,没有一丝半缕还是黑色的。张良也没有放在心上,直接就走过去。当张良走过这个老头身边的时候,老头恰好脱下他的鞋子,又恰好把他的鞋子掉到桥下面。

“‘青年人,你去给老夫拾起鞋子吧。’你想,这个张良乃是一个任气行侠之人,又是贵公子,他哪里受过这气啊。他把拳头捏了一下,很想发作,但是当他眼睛和那个老头子接触以后,便乖乖地去拾鞋子去了。

“这老头太老,要是不小心打死就很不划算啊。还是委屈一点去拾鞋子吧。张良想。他也去拾捡了那老头的鞋子。而那老头竟然得寸进尺,要求张良这个贵公子给他把鞋子给穿上。张良心想,既然已经拾拣了,就给他穿上吧。张良就给那老头的鞋给穿上了。然后,张良就再也没有回头地往前走了。

“这个青年人还算可以教育的。那老头在张良身后自言自语。张良觉得这老头可能刚才是是在考察他。他警觉起来,难道他就是传说中世外高人,今天专门前来点化于我。那老头见张良停了下来,就说,明天一大早,你来这桥上发、等候我,我有话给你说。第二天,鸡刚叫,张良就起床了。这个张良平时都是日上三竿才起床的,今天为了那老头的诺言,居然起了个大早。但是,张良去的时候,那老头已经在了。那老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说明天你要是先来,我才跟你说话。

“第二天,张良是鸡也没有叫,才刚刚三更天就去了。但是,那个老头依然已经在那里了。那老头说,年轻人和老人约会是不能迟到的。

“这样,第三天,张良在太阳刚落山后就一直守侯在桥下。等他看见那个老头的影子转过那个死角的时候,他立刻从桥下钻了出来。那老头子见张良已经来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取出几本书,说,你仔细拿去读,等到你成功那一天,你来这座桥下来找我,要是你能够看见一堆黄石头,那就是我了。记住,成功了一定要功成身退,不要恋栈。

“以后,各路诸侯纷纷起义,韩国也在韩王成的带领下打出韩国的旗号,韩国的太宰就是这个张良。要是沛公可以借助到张良的力量,取得天下就是探囊取物一般容易了。只是张良家族身受韩国历代国王的厚恩,要借出他真是不容易,就是我也不能够办到的。”

沛公心动极了,但是听完郦生的话又失望极了。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天不助我也。”其实天是助沛公的,在沛公话音还没有落下去的时候,一个探马来报告:“报,秦军大队正在围攻韩国都城,现在也许攻破城池了。救还是不救,请沛公定夺。”

“救,沛公马上传命令,全力去救。”在一旁的吕雉冲沛公嚷道。这个吕雉从来都是很从容的,为什么她今天会这样反常呢?沛公知道必定有原因的。于是,他赶紧下令:“全军火速前进,去解救韩国和韩王,更要救出韩国太宰张良。”

围攻韩国的秦军只有三万多人,只是韩国更加的弱小,只有不到一万老弱残兵,军器也破旧不堪。张良纵使有天才,也不能指挥这样的人马去获取胜利的。秦军万万没有料到沛公的十万大军会出现他们的身后,一接触之下,秦军全线溃败。韩国得救了。但是,韩国也已经不再是个国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军队,只剩下三百多卫兵和几个文官而已。

沛公心想,自己现是在讨伐秦朝,是去攻打函谷和咸阳,带着这几个什么也不是的人就是个累赘。干脆,我把话给他挑明了说:“韩王,我今天来救你,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跟你借一样东西,不,是一个人。”

“是谁啊?沛公你拯救了我们韩国,我就是谁也应该借给你的,你说吧。”

“我要借太宰张良。”

韩王沉默了,但是他还是马上答应了沛公的请求,“我同意你的要求,我已经没有实力了,也不埋没了张太宰,你随沛公去吧。沛公有十万貔貅,更是你可以托付的真主。”

张良跪倒在在地,热泪盈眶,“韩王要是这样说,我张良就只好立刻死在您的面前。我要是跟沛公走,也是可以的,那就是要以为韩王送沛公的名义去帮助沛公。而等到帮助完毕以后,我是一定要回来寻找韩王您的。”

“这样吧,韩王,你就去彭城找我们怀王。他可以帮助你们韩国的。我派三千人马来保护你们,祝你们一路顺风。”

张良依旧又跪了下去,冲渐次远去的韩王叩了九个头,这才站起来,跟随沛公一起继续西征函谷和咸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