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高阳得郦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前面就是有秦军重兵把守的昌邑。这里的秦军驻扎有五万多人,而且昌邑自古以来易守难攻。在西汉以后,在昌邑出了一个昏王,曾经做过汉朝二十七天的皇帝,这是后话,这里就不表了。沛公知道昌邑的守将对秦朝是有不满的,他在那里自守的成分比较多。沛公便想修书一封,尽量不打,不死人是沛公是最喜欢的。大家和和气气、团团美美,革命也革了,天下也打了,大家还不用去死,那可是不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在昌邑城外五十里,沛公意外地发现还有一支人马在昌邑城下。沛公观察他们的旗号,知道是和魏豹一道的那个彭越的军队。彭越的人马本来是有三万左右,但是他们还没有正式地攻城,只是遭遇到昌邑的外围部队就死伤惨重,连逃跑带阵亡的已经高达两万多人了。现在的彭越势单力孤,正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如何进行呢,就遇到沛公。沛公本来是想绕道而去,信都写好,还没有发出去。现在他就改变了主意,要和彭越一起去碰碰这个昌邑,要看看它到底有难啃。

吕雉、萧何他们也表示了不反对。沛公西征以来,行程已上千里,却基本没有遇到一个强大的对手。现在有了一个,还是去碰一碰好,免得以后遇到那戍守咸阳的十五万御林军就不好对付。樊哙、曹参、蒲将军、曹司马他们一班子武将更是造就磨拳檫掌,预备打干一场。沛公在众人的默许和唆使下,脑袋一热,就下令攻城。

结果可想而知,沛公和彭越的军队大败而归,死伤上万。而那个昌邑依然故我。昌邑的粮仓里据说储备有可以吃三年的粮食。谁可以围困它三年之久啊?自己倒就先困死了。沛公已经杀红了眼,在退回来的时候,他想,敌军自己也死伤了上万人。我们还可以再冲击它一家伙,看你还挺不挺得住。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沛公在收兵回营的路上,又遇见了刚武侯的四千军兵前来增援彭越。沛公是毫不客气,自己先下手,那这支人马划拨到了自己的帐下。这个刚武侯现在还不是刚武侯,他当刚武侯可是西汉以后的事情了。这里,说书人为了方便,就提前给他封爵位让他提前当当刚武侯。另外,魏国的皇欣、武蒲的军队也上来增援彭越。他们这一合兵,军力已经达到了十三万人马,远远高出对手一倍半。雄心勃勃的沛公再次攻城。他可忘记了,这昌邑是只有五万军兵不假,但是昌邑是个大都会,除开军队外的青壮人口都有二十万。也就是可以一战的人员足足有二十万。这个昌邑守将蒙冲,是蒙氏家族后起之秀的佼佼者,他可不是按照秦朝的方式治理城邑的。他治下的黔首个个安居乐业,人人愿意保全这样的生活。沛公他们又遭受了更大的惨败。

和彭越他们互道告别后,沛公神色惨淡的离开了昌邑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蒙冲很讲道义,也没有从后面掩杀沛公的这支疲惫之师。说话间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城邑叫做高阳。这里是一个小县城邑。守军不满一万。还主要是地方保甲部队。沛公心想,刚刚在昌邑折了锐气,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找回面子哦。要不,我沛公的脸面何存?我们的沛公虽然不是英雄,他是不敢于象后世的武松那样去打老虎的,但是打老鼠的胆子他也是有的。何况,他是连砀山的那条大蛇也给杀了。

哎,天公不与啊。沛公的军队居然在这里弹丸小地也吃了瘪,死伤三千也没有攻进去。你的人马再多也没有用啊,这个高阳就象一头羔羊,太小,人马摆布不开。在退回营盘后,沛公马上召开了紧急的军事会议,检讨近一段时间军事连连失利的原因。

会议开始了,大家不象平时那样喳喳喳个不停,几乎成了闷葫芦了。还是吕雉打破了这个僵局:“沛公、各位大人、先生,我看我们的失败是一件好事。我们这才可以看到我们不是一呼百应的英雄,才可以得到考验。没有经过的考验的军队不会是一支强大的军队,没有经历过失败的将军的不是一个良将。我已经派人去调查过了,我们之所以失败,是我们其实没有失败。因为,我们不是败给秦军,而是败给了我们天天吵嚷着要解他们于倒悬的老百姓。昌邑和高阳这两个地方的守将,一个姓蒙,一个姓李,他们是先蒙将军和先丞相李斯的族人。他们对待当地的百姓都是爱之如父母,敬之似姊妹的。面对这样的又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队,我们怎么可以讨得好果子吃呢?我看,去打,不如去联合。我们的最后目标是一致的嘛。”

吕雉见大家听得出神,连沛公也听得忘记了洗脚,撑着下巴很忘情地看着吕雉,似乎是不认识她了,吕雉就冲沛公一笑:“我们应该用谈判的方式,去联络那些秦军内部也反对赵高的力量。就是不能让他们投诚,也可以使他们保持中立嘛。当然,这需要有一张很厉害的嘴巴才可以办成这件事情发。我已经打听过了,在这高阳城北三十里处,有一个隐士,叫郦食其,他的那张嘴巴可以把稻草说成金条,把死马给吹活了。我们就要去求取这样的人才。”

沛公听了这样的话,悄悄地笑了,不以为然的样子。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卫兵来通报:“辕门外有个自称郦生的半老的老头求见沛公。”

“有请,”吕雉很开心地笑了笑,自己亲自迎接了出去。沛公还是在那里没有动身,继续洗他脚丫子。那两个给沛公洗脚的女子几乎是半裸着,用力地给沛公洗他的有七十二颗黑子的脚丫子。

吕雉把那个郦食其请了进来,看见沛公没有动窝还在那里洗脚,郦食其转身就往外走。吕雉一把把郦生给拉住了:“先生不要误会,我们沛公是个很随和的人,他现在是在开军事会议,他有足疾,也马上命令我们前来迎接先生您,我是沛公的妻子吕氏,小妇人这厢有礼了。请先生坐,沏差,沏好茶,先生请上座。”

“哎,在下久闻沛公是个仁德之主,所以特地前来投效。要是沛公没有心思取得天下,我在这里也没有用处,我还是回去吧。”

“先生止步,我有话说。”沛公连鞋子也没有穿,呼地推开那两个女子,走出了洗脚盆,慷慨激扬地阐述了他的抱负和他的追求。郦生马上给沛公分析了要取得天下,“一是要得到人心。二是要得到粮草,秦军的很多的粮草都是囤积在这个小小的高阳的。高阳守军其实有六万,那里是什么八千啊。也就是说你沛公打败仗也是败得稀里糊涂的。不过,我可以说服高阳守将弃城而逃,但是,沛公你可千万不要去追击,他们要是绝地反击,你的军队也许不是对手的。”

沛公马上岁这个郦生一躬到地,就差是五体投地了,幸亏先生亲自前来教导我这个不成器的沛县小亭长,我才没有酿出大事故。接着,沛公马上表示,分封郦生为广野君,食邑万户,将来再封万户侯。郦生转头就走了,边走边说:“多谢沛公封赏,不过我现在我不敢领取,等我帮沛公取下高阳。得到粮草以后再领受不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