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沛公西进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既然已经立好条约,沛公就率领着他的五万子弟兵一路向西而去。   一路上,沛公回想起在临行前怀王拉着他的手,模样很凄楚地说:“沛公啊,项羽残暴,这里幸亏有你在,要不,寡人焉得有性命哦?”怀王说完这句话,立刻压低了声音,“沛公,寡人今天准备的两个阄写的都是西路。我不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既然已经立好条约,沛公就率领着他的五万子弟兵一路向西而去。

一路上,沛公回想起在临行前怀王拉着他的手,模样很凄楚地说:“沛公啊,项羽残暴,这里幸亏有你在,要不,寡人焉得有性命哦?”怀王说完这句话,立刻压低了声音,“沛公,寡人今天准备的两个阄写的都是西路。我不会让项羽去抓的,宋义是我楚国的多年老家臣,对寡人是忠心耿耿,上次的事情你也不要牵挂在心。寡人知道,沛公您是一个忠厚的人,是不会记得那些恩怨的。寡人已经教宋义在怀中藏了一块和抓的阄一模一样的阄,等你抓了后,宋义就在回身的时候,给……”

“多谢怀王殿下的苦心。”骑在马背的沛公眼含热泪,动情地在嘴里叨咕着。而他和怀王生离死别的一幕却依旧挥之不去,象放影象一样,清晰得很,也不知道预示什么?事实上,这次怀王和沛公的见面就是真的生离死别,以后,沛公就没有再见到过怀王了。他被项羽暗害死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天下就交给你了,我们大楚是想了很多年的可以称帝天下,看来也只有你沛公能够帮助我们楚国实现了。寡人虽然放牧多年,但是母亲是一天也没有停止过教育寡人的帝王之术。只是母亲死得早,寡人受过的苦不是我们先楚大王可以比较的啊。项羽残暴,寡人就不叫他得逞,偏要叫个宋义压在他头上。看他怎么办?”

“看样子怀王是向着我的,更是为了他自己和他的天下。”沛公想到这里,他不由地冷笑一下,“谁都为自己,难不成我就是专为别人?笑话。你项羽越是不仁,也就显得我沛公的宽宏大量,这才是我夺取天下的砝码呢。就当我是无赖,取得天下只要成功,成功了就是王、就是帝、就是皇,哪里还有人记得你是一个亭长,是一个无赖呢?项羽,你去说我无赖吧,将来鹿死谁手,难说哇。”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沛公的军队已经行出了百里之遥了。怀王的前都城薛地,也就是薛郡的郡所,在战国时代是孟尝君的封地,在春秋时期是孔子的家乡。这个地方真是人杰地灵、风物杰出。难怪怀王也舍不得迁都。而迁都彭城却是项羽党羽的强力所为,彭城地属徐州,更加靠近楚国的中心,怀王也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而这个地方却更是接近项羽的实力中心,而这个怀王也是明白的。只是在战乱之际,一个没有多少实权的君主是不能自专的。

前面就是徐州的泗阳。这个地方目前还是在秦军的治下,只是这里的秦军是一股比较微弱的力量。在泗阳,防务不过靠着传统的保甲制度,而正规的军力多数已经被调往了赵国和齐国一线。于是,沛公在这个泗阳城外并不急于进攻。而是把军队驻扎下来。他要这里召开一个军事会议,仔细地议论西征的战略战术问题。

泗阳的兵马见沛公屯集了五万之众却并不来进犯,那些官吏个个忧心忡忡,对于沛公的下一步完全地摸不清。只好在恐惧中度日。沛公倒是象来泗阳度假一般,在城墙之下迈着方步,和他的吕雉夫人、戚夫人以及萧何、樊哙、曹参、蒲将军等人,在三百军兵的护卫下,沿着不大的泗阳溜达。他们的溜达中实际上已经是在召开着一次非常的军事会议了。

戚夫人本来是什么也不懂的,不过,吕雉建议也把她带上,受受熏陶,将来也可以为沛公做一点事情。吕雉说到:“兵法说兵不血刃是上计,但是,这个兵不血刃是需要有强大实力这条件的。我们现在的实力不过是兵才五万,将也仅仅数十员。粮草也不充沛,武器也未见精良。这样怎么可以与秦朝的留守和拱卫咸阳的三十万大军抗衡啊?而且,我们这里的人才很缺乏一个运筹良才,不能有一个战略的参谋和主将,我们是很难取得天下的。”

“还有,我们这一路而去,其实是可以不必事事都自己动力气硬打的。项羽残暴,杀人无数,我们可以利用这点,威逼那些守军不战投降。这个事情暂且可以放放。而这个事情却是一件最要紧和紧急的就是现在的军力被那个宋义拿去五万。当然,这五万人本来就不是我们的,到时候御控还是问题。因为那是人家项家的子弟兵,本来就不服从我们沛公指挥。去了他们也很好。只是我们现在的兵员补充应该提上来赶紧着手了。”很关心兵员和后备力量的曹参这次是在萧何之前发了言。这个现象倒是很罕见的。

“筹备粮草的问题,我看不大。我们是仁义之师,我们的能力应该不下陈王爷他们的,他们行军打仗不过是望屋而食,我们却是有良好的筹集粮草的机制的人手的。况且,秦国富庶,汉中又是天下粮仓。我们的军粮应该不的问题。至于军器更不是问题了。秦朝制度,不允许民间藏有兵器,他们的兵器都藏在郡府县的兵器库中的。我们只要打下几座府县,就什么兵器银钱丢解决了。‘萧何胸有成竹地说。”

收集人马的问题被这次泗阳会议提上了第一问题。沛公在整个会议中没有说话,只是注意地倾听着,不住地点头和摇头。显出高深莫测的样子。这些东西都是吕雉和萧何给沛公设计的动作,这样才更加好地控御那些自以为什么都懂的大臣和将领。沛公是个很来事的人,对这个学问,他可是一学就会,一会就精通的。

在会议连续召开的三天后,那个泗阳的守将是再也忍受不了沛公的态度不明的做派了。他主动携带了印绶剑符和他统领的一万秦军前来投诚了。看见这些东西,沛公心里直是乐和。他又白得一万人马和许多的钱粮物质。今儿的沛公真是高兴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