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遍寻怀王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遍寻怀王 文 / 天涯情缘   在妓院还没有坐暖和的沛公被一个家将将兴致完全打搅了。当他知道这个家将居然是夫人派来的时候,也就没再说么了,而是赶紧跟在那家将后面回到衙门。   “沛公辛苦啦,刚从方与回来?”   “是、是,是的。哎,项羽老弟也太不仁义了。我这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遍寻怀王 文 / 天涯情缘




在妓院还没有坐暖和的沛公被一个家将将兴致完全打搅了。当他知道这个家将居然是夫人派来的时候,也就没再说么了,而是赶紧跟在那家将后面回到衙门。

“沛公辛苦啦,刚从方与回来?”

“是、是,是的。哎,项羽老弟也太不仁义了。我这就去找他理论去。”沛公显出很义愤的样子。

“算了,就是一点东西嘛,不用这样。你想,我们就是得到了,不也得叫给他叔叔项梁吗?他叔叔还是最后得给他侄子的。不要这样小心眼。至于那个雍齿,你早知道他是个白眼狼的,就是你舍不得杀。现在他去了项羽那边,对于我们其实还是好事呢。你不要对这个事情耿耿于怀啦。坐,快去给沛公泡上好的乌龙茶。好了,我给按按。沛公,我们马上把几个将军、谋士找来,在这里开一个会议。我有一个想法给大家聊聊。”

沛公有心想问是什么想法,不过他知道他的这个夫人,她是想要想你知道的,你不问也会对你说,反过来,你就是问了也是白问。于是,沛公干脆不问罢了。见丈夫如此了解自己,吕雉在沛公的鼻子上轻轻地一点。只是笑了笑,还是没有说话。

会议很快就召开了。

“各位,今天沛公委托我在这里和大家说几句话。大家知道,现在秦朝的天下已经大乱,各故诸侯国又已经扯起自己的国家的名号了。这个也称王,那个也称侯。就是陈王爷的那些分派出去打江山的部将也纷纷化土称了王侯。我们楚国这么大,并不是一个姓氏的国家。就是楚国是一个姓氏,也不是现在这个姓氏。”吕雉讲得很策略,没有说是那个姓氏,但是与会的人是谁都心知肚明的。

“我最近得知,在我们楚国,也有一些人正在不遗余力地鼓动我们的上柱国自立楚王。我们的上柱国是何等样人啊?怎么可以受那些小人的挑衅而做出对不起我们大楚的事情来呢?但是,上柱国也是个人,难免会有被小人包裹而迷失心志的可能的。于是,我想,要是我们能够寻找出传说已久的故怀王的嫡系孙子,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立他为我们楚王了。大家觉得我的这个主意怎么样啊?”

又是萧何第一个出来表示了赞同。而且,大家又提出了不少修补性的建议。说我们不要私底下去寻找王孙,而是要正式地通报上柱国项梁,再由上柱国亲自下令责成沛公去寻找王孙。这样才可以堵住那些悠悠众口。吕雉和沛公对他们的这些见解表示了很赞赏和钦佩。最后,由沛公决议,由他亲自向上柱国提出这件事情。

沛公很英明地只保留了过去的守军和守将,而自己的原部人马又原封未动地带出了丰城。这个丰城太守见沛公如此器重他,在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此生此辈一定坚决跟从沛公,以沛公的马首是瞻。

项羽和沛公都按时回到了下坯,两个见面很是亲热,谁也没有先提起方与的暴行和丰城的不快来。倒是项羽,他主动对沛公说:“你这个无赖,你的手下净的出叛徒。你的好兄弟雍齿为什么跑我这里来了啊?在就是你调教出来的人啊。真是下如其上哦。那些东西,我都替你保管着的,你要是喜欢,明天我叫人给搬运回去。我才不稀罕你的那些零碎呢。只是啊,无赖,你的那些兄弟要是都跟那个雍齿似的,我看你的那点乌合之众又怎么管带啊。”

“多谢兄弟,东西就算是为兄送给你的,那个雍齿,为兄实在调教不好,就交给你项羽老弟来管教了。”

“大家肃静了,上柱国大人到。”

这这次会议上,项梁几乎重复了在丰城吕雉召集大家开会的内容。而这个时候,沛公才不得不对他的这个夫人更加深了几分的敬佩。在这个会议上,项家的人果然窜恿着要拥立项梁为楚王。其中呼喊得最得力的是项羽的弟弟项庄。这个项庄,就是以后在鸿门舞剑意在沛公的家伙。他是项羽的堂弟。

等大家七嘴八舌过后,沛公站了出来。几乎是鹦鹉学舌,但是沛公就是沛公,他的学识虽然少,却自有一种风度,他的这种风度令他在最卑微弱小的时候,项羽也没有向他下得了毒手。刀尽管已经举起,最后还是没有落下去。以后几次这样的事情,沛公也都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危机的。

果然,上柱国项梁就请求沛公来协助他去寻找王孙的下落。这一切都尽在吕雉的掌控之中。沛公猛然觉得自己高大起来,一时间有超过项羽的意思。但是,当他的眼光和项羽相遇的时候,沛公又依旧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卑微了。

“还是人家才是大英雄、大豪杰啊!我只是一个顺应了天时的可怜的无赖而已。我敢于瞧不起天下人吗?哪怕是个最微小的百姓,我也不敢瞧不起他啊。”沛公在心里暗暗地嘀咕。还在沛公心中敲鼓和胡思乱想的时候,会议已经结束了。谁也没有过来与他寒暄,那些盟军的诸侯都去围在项羽那边,和项家拉关系去了。失魂落魄,沛公回到自己衙门。而这个时候,一个都尉跑过来报告给沛公说那些在丰城被雍齿拐带的物质全数都被项羽将军送了过来,只是雍齿这个奸贼被项羽将军留下来了。

沛公心里说,这个项羽果然是英雄啊,我刚才还在用小人之心眼去度量他的英雄的肚量呢。我真是个无赖,好一个无赖刘季哟。正在这样念叨的时候,吕雉从后衙转了出来。他们要商议如何去寻找王孙的细节。这商量是在夜间,是在他们的床第之间进行的,就是当时的军师萧何也不得而知,何况是笔者我了。我们只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沛公就带了几百兵丁亲自去乡下寻找王孙去了。家里的事情,全权被委托给了萧何处置,而吕雉从来都是一个协助萧何的角色。

一个村落、一个村落,一个故事、一个故事,沛公按照着传说的线索在乡间搜寻着王孙的下落,一天又一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