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雍齿叛刘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雍齿叛刘 文 / 天涯情缘




去方与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比较近而且平坦,一条比较远而且比较崎岖。沛公在两条道路的分岔点上略微一沉思,就带着人马上了那条好走又平坦的道路。沛公现在是救自己的兄弟心切,也没有顾得上那些逃难的人民,只是催动着他的铁甲往前赶路。现在的沛公已经不是在砀山的那阵子可以比拟的了。他已经拥有了铁骑两万,步兵三万,是一个很强盛的武装集团了。丰城虽然是个弹丸小县,但是云集在那里的灾民很多,本来他们自己的军马也是很多,而这些人马和民众现在是大量地投军或是被整编。于是,沛公的军队象是吃了什么强壮剂一样鼓了起来。本来去救助项羽这样事情是可以叫给类似曹无伤这样的将军就中的,但是兄弟的情意又怎么可以叫我们的沛公割舍呢?

紧赶慢赶,终于在两天的时间内赶到了方与。但是,在方与却没有看见任何的战斗,只是尸体遍地,损坏的军旗、锣鼓、帐篷、刀枪散布了一地。整个城邑静悄悄的,仿佛是一座空城。沛公正愕然的时候,城楼上出来一个人:“沛公请回吧,我们项将军已经攻取了这个地方,现在他已经正在回师的路上。”

沛公定睛一看,那人顶盔挂甲,手里一柄开山大刀,生得是身高腰圆,一部海髯随风飘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项羽手下第一大将,龙且将军。说起这个龙且,他过去本来是秦军的将军,是秦朝分派去辅佐下相太守的一个总兵官。在项羽起义的时候,这个龙且很识时务,马上表示了自己的楚国的忠诚和忠心。这个举动使得项家在下相收编八千吴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也就从此深得项家的器重。

沛公好心好意地赶去帮助自己的兄弟,却没有看见自己的兄弟不说,还被兄弟手下的人疑心自己是去抢夺他们已经攻占的城邑,心里毫不窝火。沛公只好带着自己的一万人马又回复原路。这时候,沛公才发现自己的军队没有打出沛和刘字的旗号。也就难怪龙且会疑心他是赚取城邑的了。沛公暗暗责骂自己真是粗心啊。其实,这个问题不能怪沛公,应该是中军官的职责,不过沛公的中军官是个新人,也就难免会忘记一些事情啦。

没有事情啦。回去的路上,沛公把这次的跋涉看成了一次军事的演习和训练,于是心下放宽了。路上的景色还是不错的,在马背上,一路逍遥的沛公开始欣赏起沿途的风景来了。现在的方与真是鸟的世界和花的天堂。夏季的作物也种下了,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景象。但是,这个景致立刻被一群逃难的人所打破。这些三十五十一群,两百三百一伙,一路哭哭啼啼、凄凄惨惨,好不让人心酸。沛公是最看不得这个的,他马上命令队伍停止前进,他要问个明白。那些军兵也已经走得疲乏了,现在可以停下来休息,纷纷开始埋锅造饭。

刚开始这些难民一看见沛公的军队停止了,还有人向他们走过来,情知道跑不脱,也是想拼命地逃跑。但是,直到他们中有个人是识字的,告诉他们这军兵是沛公的军兵而不是楚项羽的军兵的时候,他们不跑了,反倒过来迎接沛公的人马。沛公很自然和随和地走到那些过去他最熟悉的场景中来,仿佛自己又是那个掌管这些生民的亭长了。他一会子抱过一个小孩子,掏出一块干粮给他吃吃,一会子问问一个老头子你们为什么要逃难啊?我的兄弟项羽不是来救你们了吗?

那些难民刚开始还不讲,但是有个毛头愣小子象倒炒豆子一样,统统给沛公说明了真相。原来这个方与的官员是员秦朝的顽固大臣,他一方面威逼老百姓给他守城,一方面实行了清壁坚野的政策。来进攻方与的项羽在这个方向吃紧了苦头。但是,项羽哪里是那些秦朝大将可以抵挡的啊?十几天下来,城池还是被攻破了。而这个项羽本来就是故楚国的旧将,他的心中哪里又有这些老百姓的地位啊?他就下令把那些凡是参与了方与保卫战的军兵与百姓都一个不少地拉去杀掉了。还放出军兵对这座富饶的方与抢劫了整整三天。项羽害怕有人乘机夺取他的方与,他就派大将龙且在那里镇守着。而自己就偏偏走了一条崎岖又漫长的小路。他知道自己携带着辎重要是被人劫杀那是一定要吃亏的。

这个时候,沛公才发觉,这些逃难的队伍的组成,他们不是老的就是小的,再不是妇女。而妇女也只是些丑陋的和老的老和小的小,稍微有些姿色的是一个也没有。其实这些人里还是有几个年轻的男子和女子,不过他们全都化了妆,是骗过了项羽的军兵也就顺带着骗过了沛公的眼睛了。只是这些年轻人在整个队列中是那样的显得微薄。

沛公心里很是发酸,他现在只是想哭。但是终究没有哭出来。他下令那些刚造好饭的将士腾出了一百锅饭和一千斤干粮给这些难民。然后,打马驱动着军兵赶回丰城去了。一路上,沛公还仔细地叮嘱他的军兵,千万不回去和那些没有出来的人讲起他项羽兄弟在方与的暴行。更不准他们和那些项羽的军兵提起这件事情。就是项羽的军兵自动提起,也要装聋做哑。

回去无事,路程就行得飞快。等沛公带着他的人马回到了丰城,可就听到一件令他很气愤的事情了。原来,沛公在临行方与的时候,他在攻打丰城得到的辎重和钱粮没有合适的人去看管,就觉得雍齿尽管平时对自己是怨恨挺重,但是大家都是兄弟,他们还是一妈带大的,应该交给是最放心的。哪里知道,这个雍齿可是一个地道的小人,他乘沛公前脚一走,就把那些辎重、钱粮连同沛公拨付给他的一千军兵全都带到项羽那里去了。现在项羽已经委任这个雍齿做了一个前军都尉,掌管三千人马。

“我兄弟不知道这个雍齿,我给不给他说这个人是小人呢?那这样,我岂不害了雍齿。他可以不义,我又怎么可以不仁啊?那些钱粮和专管钱粮的府库兵,我本来就是想送给我的项羽兄弟的。现在好,不用我自己跑去送了。他们已经自动过去了。”尽管自己安慰自己,沛公的心里还是觉得堵得慌。他要找一个地方发泄发泄。于是,在兵马一回到了丰城后,还没有解除盔甲的沛公就一头扎进了丰城南街最有名的烟花之地的一个叫“丰化国色”的妓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