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项羽救砀 文 / 天涯情缘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项羽救砀 文 / 天涯情缘   秦军到底是秦军,他们在经过一阵忙乱后迅速地镇定下来,而且很快明白了对手只有两个人。这两个人乘着月黑天高偷偷地溜下来的,说不得是要去搬救兵之类。既然是要去搬救兵,就是说明了山上已经出现了危机。秦军连夜紧急布置,不要让一个人被放出联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项羽救砀 文 / 天涯情缘




秦军到底是秦军,他们在经过一阵忙乱后迅速地镇定下来,而且很快明白了对手只有两个人。这两个人乘着月黑天高偷偷地溜下来的,说不得是要去搬救兵之类。既然是要去搬救兵,就是说明了山上已经出现了危机。秦军连夜紧急布置,不要让一个人被放出联营。秦军在接下来的日子也不再去主动进攻了,而是采取了铁桶战术,预备困死山上的义军。

再说沛公,他们在第一场是乘敌人的轻敌侥幸地胜了一回,他们心里很明白,要是敌人再次进攻,他们就非失陷不可。于是,在萧何、曹参和吕雉的主要参与下,制定了一个由曹参、樊哙去正面搬救兵而最终折回的戏剧。实际上搬救兵的任务就落在了吕雉和她的神鸟凤凰身上了。为了不让敌军看见夜空里飞翔的凤凰,于是曹参和樊哙在秦军军营里打闹大嚷,弄得秦军兵营乱成了一锅粥。几百里的路程,在神鸟眼中,不过是闲庭散步,月亮还没有落下西方的时候,吕雉已经不动声色地又出现在沛公的大帐附近了。

不过,沛公的军队的情况确实是一天比一天紧急。粮食几乎是吃完了,野菜怎么可以填饱肚子呢?砀山周遭的鸟兽也遭殃了,一个个弄得有家不能回,有巢不能落。沛公手下的人人人手里拽了块石头,见鸟就打鸟见兽就打兽,就是地下地老鼠也给挖出来吃掉了。实在是饿地受不了了,那些驴和老了的骡子也率先被调之鼎鼐了。

沛公自己也饿得受不住了,他的手下给他送来一块骡子肉,是烤熟的骡子肉,色泽金黄,香味扑鼻。沛公现在是恨不能喉咙里伸出一只手来,把这骡子肉给撕碎了连骨头一并给吞下去。但是他又实在舍不得吃,他要让眼睛的会餐多持续一会子。他把骡子肉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仔细地嗅着,眼睛闭起来,然后,小心地张开嘴,他要吃一口骡子肉了。在沛公的心思里,这一口下去,必定是大快哚叽。那肉的汁液会顺着他的喉咙一直向着他的脾啊、肝啊、胃啊渗透。沛公大大地咽下了一大口的唾液。两鳃很夸张地耸动了一下子。

而他手里的肉不见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有一碗拌有少许米粒的野菜粥。那野菜青幽幽的,泛着让人直冒胃酸的绿光。而那些米粒就象是受了多年委屈的小媳妇,龟缩在那些飞扬跋扈的野菜下面。沛公的脸色也随着野菜的出现变成了绿色,他明明看见他的面前曾经有过一大块的骡子肉的,而且他手上的油腻也正在证明着这一点是真实而不是他的幻觉。是谁拿了他的骡子肉呢?沛公抬头一看,结果是他的夫人吕雉正站在他的面前。夫人辛苦了,她要吃,我做丈夫自然应该舍出来。沛公的心里顿时平顺下来。他的夫人刚刚飞行了几百里,去向他的老弟项羽搬救兵。现在看见夫人笑吟吟的模样,沛公比自己吃了海陆八珍还要觉得快意。他笑嘻嘻地看着夫人,想象着夫人把那骡子肉咽进她娇小的嘴巴,看见那肉正在给已经很疲惫和饥饿的夫人增添一点宝贵的营养。

但是,他立刻看见夫人的手里也端着一碗比沛公的那碗粥的米粒还要稀少的野菜粥,而且在沛公愣神的当儿已经把它们喝了精光。

“喝啊,这是难得的呢,里面可还有米粒耶。真是难得的享受,你快喝啊!”吕雉一个劲儿地催促沛公喝粥。但是,她手里的骡子肉该如何处置呢?

真不愧是吕雉,知夫莫若妻,她又浅笑一下:“你不要惦记着了,这骡子肉可是全军最后的一块的骡子肉,我们明天再是有人生病就只好杀马匹了。这骡子肉是要拿去慰劳你的大将曹参和樊哙的,他们刚刚拼命地冲击秦军军营为我们大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呢。”

日子的煎熬就象是蚂蚁行走在一口正在慢慢变烫而又没有边际的铁锅里。好象每过一分钟,人的精力和意志都会挥发一部分。幸亏秦军不来进攻了。而那些草人是不知道饿的,他们一个个都还很神气地守卫着这座砀山。而那些真正的军人和将官呢,他们几乎是躺在地上或是简易的床上起不来了。他们实在不想起来。野菜有什么营养可以给他们提供热量呢?战马也开始被私下地屠杀了。马匹的肉还是血淋淋的就已经被将士吞咽进了自己的胃了。马皮也成了上等的食物。

要是这个时候秦军来一次偷袭,那真是不堪想象啊。沛公躺在自己的床上默谙。真是想什么不来,它偏偏就要来。山下响起了阵阵的喊杀的声音。那些已经被饥饿折腾得没有多少的生命力的义军将士还是各自找到自己的兵器站了起来。他们要和那些来袭的秦军决一死战。火烧起来、滚木架起来、弓已经拉不来了……战士们眼睛血红血红的,他们要用秦军的血肉来填饱自己久已经干涸的胃肠。但是很奇怪的是,山下并没有秦军的士兵冲上来,喊杀的声音只是在山下。负责打探的探马来报:“山下来的穿黑色衣服的一股义军,是谁的人马,看不清楚。”

看不清楚,是看不清楚,现在正是黎明,山里的黎明正是雾瘴慢布的时候,你就是有望远镜也未必看得见那斗的旗号的文字。而那年月哪里有望远镜呢?

“黑色、义军!义军、黑色!哇哇,是项羽老弟。是项羽老弟来救我们啦。命令全军,马上冲下山去,山下义军炖好几百锅子的牛肉了,还有几千坛子的好酒!兄弟们,冲啊!”沛公的这样的命令远远比那些正式的军令管用得多。那些义军已经没有什么建制,大家一窝蜂地往山下猛冲,他们要去吃肉喝酒,要去杀人、去报仇……

等到沛公、项羽和吕雉相会的时候,那围困砀山的三万秦军已经死伤了一万八,其余跑掉三百外都纷纷投降了。这些投降的士兵大多是山东的人,他们也是仰慕沛公已久的,于是沛公的军队在这大战后反倒没有减员,还增加到了三万人。吃饱喝足的沛公骑着他的红骠马,与他的项羽老弟的白马并排走着,两人谈笑风声,不时还拿马鞭指指点点。吕雉只是远远地跟在他们的后面,她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影响他们兄弟的交谈的。尽管他们现在还没有正式地结拜,但是那结拜也就只是形式和时间的迟早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