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这边的事情在萧何和樊哙的处置下终于得到一个圆满的解决,但是从另一个方面,刘季要是打算不举义的可能性也完完全全地丧失了。萧何一方面派人安顿沛县的治安,放粮抚慰人民,另一方面派樊哙赶紧沿原路回去迎接沛公的回家。

沛公刘季在夫人吕雉的陪同下,在那三几百人的簇拥中,一路一会子高兴一会子忧愁。他高兴他的兄弟都在他的身边,忧愁的是那个樊哙不知道救出他们的家人没有?现在这个樊哙怎么也不回来报信呢?而且,就算是樊哙救出了自己和他的家人,刘季相信这是一定的,因为在衙门还有个足智多谋的萧何,而樊哙只是一头犟驴子,他虽然干不成事情,而那个萧何却是姜子牙呢。现在刘季忧愁的是,萧何和樊哙会对他的那个兄弟雍齿怎么处置?不处置一定是不好的,但是要是处置重了那就更加不好了。刘季的心事始终没有瞒得了吕雉,吕雉只是冲他笑笑,说:“你放心吧,沛公,萧功曹会把事情做好的。你的心事他明白。”

一行人越来越接近沛县了,现在已经是在微山湖旁边的大孤山边上官道上了。越过这个大孤山就是小孤山,而小孤山也就是刘季和吕雉经常约会的场所。到小孤山也就算是到沛县了。刘季和众人心里感到非常的愉快。好事成双,在官道上又遇到了飞马而来的刘季的好兄弟樊哙。樊哙给吕雉和刘季自然是带来了好消息。吕公伯斯也派人在官道迎接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刘季的二哥也随同吕公的家人在官道等候。一家子见面,自然是非常的高兴了。

快到沛县的城门了,前面的大路却被堵了个水泄不通。正诧异间,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沛公、沛公,欢迎沛公”的声音。原来是萧何萧功曹组织了沛县的父老乡亲来城门欢迎刘季。第一次受到这么多人的欢呼,刘季心里感到十分的快慰。他有点飘飘然起来,觉得自己似乎不只是受到沛县这几千人的欢呼而是受到了天下亿兆人的敬仰。他在马背再也坐不住了,一翻身跳下来。随意地抱住他的一个乡民:“王三哥,你也来啦,好久不见。”又随意地拉着一个小孩子的手:“铁蛋,这几天还惹妈妈生气吗?要乖点,可不要跟你三叔叔我学啊。”说完,刘季冲大家抱抱拳:“大家都辛苦了,各自回去了。等时间空闲了,我再去看大家伙。”

人群慢慢地散开了。只余下了萧何、樊哙和衙门里的一百来号人。现在该怎么办呢?刘季顿时从刚才的激动中清醒了过来。现在该到那里去呢?他已经六神无主了。只好把眼神投向吕雉。刘季在拿不稳主意的时候,在最近一年来,不管吕雉是做他的兄弟还是他的夫人,刘季总是把吕雉当成自己的主心骨。就象他过去还没有认识吕雉的时候把萧何当成自己的主心骨一样。吕雉微微一笑:“我们先去我们吕家,和我父亲做商议后再说吧?”但是为什么要去和吕公商议呢?刘季还是不明白,于是他悄悄地询问萧何,看他这个军师能不能看明白他夫人吕雉的心意。

“沛公,我们现在造反。造反是需要军队的,而组织军队那是需要大量的钱的。现在在沛县,谁的钱最多啊?”

沛公刘季顿时恍然大悟。是啊,造反就需要有军队,而军队是需要花钱的呢,吕公就有很多钱。这是多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想不到呢?刘季这个时候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沛公不必自责,你可以想不起这些,但是谁也不能代替你做赤帝子啊!想得起造反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的事情。而造反需要钱只是我们的事情,不需要沛公去操心。”

刘季这才安心下来。在吕公的公馆,吕公对于这马上就要拉起队伍充满了希望,他拿出几乎所有的钱财,还准备变卖一些地产,再去联络一些下相和本地的富户。总之,起义初期需要的粮饷,他是可以圆满解决的。他要萧何去配合他完成这个工作。萧何马上对刘季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色。

“萧兄弟,你去吧。这里有你嫂子,她也是一个智囊呢。”

萧何和吕公去筹集钱粮不提。而在四门总负责征兵的樊哙急冲冲地跑进衙门。现在的刘季和他的一班子兄弟已经是居住在衙门里的了。樊哙一进门,连汗水也没有揩,嘴巴里喘着粗气,话也说不一句来。

“樊兄弟,征兵不顺利吗?慢慢来,那些人毕竟是上有老,下有小,要他们马上跟随我们造反是需要些时间的。你不急。坐下来喝口水。”

“哎、哎、哎,”喝了水后樊哙在啊哧了一会子后说,“不是,不是,三哥刚好说反了。我们已经征集了三千多人了。但是,钱粮不够啊?我们又没有这么多房屋安排,怎么办呢?

是啊,这倒是个问题。而且,城外还源源不断有人来投效。现在只是在沛县宣告了,怎么消息就走得那么快呢?刘季马上去找来吕雉。吕雉沉吟了片刻:“萧功曹在临行前已经估计到这个情况了,他和我商议了一个办法,就是大家在小孤山去安营扎寨。那里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而且,你,沛公要公开地和当地的乡老约会,亮出你沛公的字号。这样,大家才有主心骨,事情才可以办中。先人也说过‘名不正言不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