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砀山遇蛇 文 / 天涯情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真是好一座大山!一行人渐次地走进了砀山的山道。抬头可以看见的只有白云,那高傲的山峰早已经将自己的头颅伸进了皓宇。在山道旁,是一株株松树,参天蔽日,挺拔得如同山东男儿的脊梁。怪石现在也不再峥嵘,它们全都变得圆滑无比。现在的雪虽然没有下了,但是积雪依然。只是奇怪的是,道路却没有雪。刘季一个人走在队列的最前面,沿途的黄叶纷纷地坠落下来,把没有雪覆盖的黑色的小道变成了苍黄色。老天好象在给这个未来汉高祖铺道似的。山路是崎岖的,东弯西绕。一突儿是往上行,一会子又在走下坡路。风到是柔柔的,不冷,吹拂在身上,毫不让人心生愉悦。但是,这些人并不愉悦。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不能按时走到骊山,等待他们的将是身首异处。

他们现在最缺乏的有两个,一是饮水,二是斗志。饮水还可以吃冰凉的雪。但是,斗志缺乏又可以吃什么呢?他们囊中的粮食也不多了。只有身上随身携带的一点点干粮。他们要尽量地节省着吃。所以,在丛林中,要是可以得到一点什么可以吃的,就尽量不去自己那点可怜的干粮。而冬天的砀山有什么吃的呢?要说砀山,大家都知道那里是全国最有名的产梨的地方。但是,现在是冬天,怎么会有梨呢?

而更让人心里堵得慌的是,那个本来是刘季助手的雍齿,一路上就在给那些人夫抱怨。抱怨自己命运不好,抱怨刘季乱带路。放着好走的平路不走,非要去爬那难走的砀山。这个雍齿就这样这样一个人,永远都在抱怨,都在诉苦。上次吕雉帮助刘季,给大家派发粮食。阿本来已经是义举了。而这个雍齿却在下面胡乱说什么粮食是官府分发的,还说施舍了粮食了他们的吕家贪污了他们应得的细粮。哎,这个人啊,真不知道说他点什么才好。不过,刘季似乎从来就没有埋怨过他。他总是说:“大家是从小玩耍到大的,他就这个脾性,不算什么的啦。其实,雍齿还是不错的,在我八岁那年,我生病了,倒在路上,不是雍齿回去通知我的家人,我现在早已经是路边是一掊土了。”

“大家走啊,前面有许多的梨树,现在兴许是没有梨了。但是,过去,就是在不久前的过去,那些树可是缀满金灿灿的梨的呀。我们快点,说不定……”

真是说不定啊!前面的路居然越走越暖和。刚开始,人夫们还以为是自己走热了才这样。但是,他们看见路边渐渐的有了绿油油的草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感觉不是因为走得发热,而是真是前面比较不同才出现这个现象的。

顺着山势,看得出在翻过这个岗子后就应该是个涧谷。刘季他们一行在爬上这个地势缓缓的山岗后,发现前面有一带黄黄的东西。仿佛一抹轻云,浮现在一片墨绿的天宇里;又象是大海里成群结队的黄花鱼,隐现在蔚蓝的海面上。那是什么呢?大家的脚步不由地轻快起来。他们很快就冲下了山坡。

“是梨!”

冲在最前面的刘季大声地招呼他的那些兄弟们。这个季节居然还可以吃到纯粹的砀山梨,还是正挂在枝头上的极新鲜的梨。这可就是远在咸阳的赵高和那猪似的二世皇帝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但就是这样的事情,竟然让刘季和他的兄弟们享用到了。这难道不是一种天意吗?刘季他们很惬意地享用着这正统的、又甜又化渣,还芬芳四溢的梨。简直他们现在不是在被征召修筑皇陵而是在游山玩水了。就是那个雍齿,现在也只是一个嘴里满是梨,还在背包里塞满了梨外,其他心思是一点也没有了。

梁园虽好,毕竟也不是自己的家。一行人又往前开拔了。下面是一道漫长又狭窄的山涧。山涧的下面是一条小溪。虽然说是小溪,水却是很深的。溪边沿途是奇形怪状的巨大的石头。这些石头东倒西歪的,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被水冲成这个样子的。这水的威力,也就可以从石头的分量和歪斜程度看得出点门径了。而那条小道呢?那可真是条小道啊。宽仅仅容得一个人行走,更仄逼的地方,就是半个身子偏斜着,后脊梁都要磨挨到山壁。而山壁是冰凉的,好象是冷血动物的皮肤。

大家一字地往前行走着。突然,前面一个巨大的石头挡住了去路。刘季叫大家等着他。他自己拔出腰间的佩剑。在秦朝的时候,黔首是不允许带刀剑的,而只能是亭长以上的官吏和衙役、军人才可以佩带刀剑。刘季是亭长,所以他是可以带刀剑的。那个雍齿也是这样。因为他也算是衙役啊。只是雍齿的刀剑只是用来威吓他的那些治理下的百姓的,而刘季的刀剑就用来屠猪杀狗的时候多一些。

刘季提了宝剑,一个人走到那巨大的石头旁边,路就在一从深深的莎草里消失了。要是这里不能通行,他们就需要绕回去。而这一绕就起码要耽误三天。能不能还可以绕回这条道路还很难说,于是,多走的路就成了未知数。刘季知道,他深深知道,误期的结果和下场。他不想就这样打道回去,重新找路。他相信这莎草下说不定就有一条道路呢。

刘季用宝剑去挑开那些浓密的草,果然,那些草的下面是一条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走的小路。他就走了进去。里面很宽大,是个山窟。山窟的那头有亮光,看样子是一个通道。刘季现在的心情不下于寻找到了水帘洞的孙悟空。他急忙去告诉他的弟兄们。

一行人都进到山窟中,正准备向那亮光的地方走去。突然有一个人大喊一声:“蛇!”

果然,在那通道的出口处,正有一条巨大的蛇,白色的,正盘旋在地上。它的头从外面看不见,想必是卷曲在盘旋着的身子里的。而这蛇很明显并没有冬眠,因为它的身子在不住地蠕动。突然,它的头从身子间探了出来,血红的引子在空气探寻着什么,样子是可怕极了。

看见这个情景,刘季第一个就冲出了洞口,真是勇敢啊。哦,不,他是冲出的是他来的那个洞口,而不是蛇盘踞着的那个,他是逃跑比谁都快啊!那些人夫看见他们的三哥都逃跑了,一个个也都比兔子还快地逃离了这个可怕的山窟。刘季终究是个亭长,胆子要得一点,他只逃出洞口便停止了。全不类他的同伴雍齿他们,是逃出很远才收住脚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