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陈胜首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早还在吕雉和刘季结婚的那年的七月,也就是二世元年的七月,秦朝朝廷在夏城和阳夏征募了上千的民夫去渔阳戌守。那些天天气很坏,成天都是雨水不断。从阳夏到渔阳就是平常都要走三个多月。而现在运气不好,正恰遇到整日的阴雨。要赶到渔阳误期那是一定的。

前去卫戌的士卒在两个校尉的带领下,从夏天走到秋天。从秋天走到冬天,也就才走到大泽这个地方。大泽果然是名副其实,到处是沼泽和湖泊。行动在雨水中显得更加的不容易了。现在距离最后期限只有两天了。而这些士卒最少都还需要半个月才可以勉强地走。就算是勉强地走到了,按照秦朝的刑律,也是被杀头的。在这群士卒当中,到处笼罩着悲观的气氛。开始有人不断地打算逃跑。

这些士卒的队长是一个阳城的农夫,是一个专门为人做佣耕的没有田地的农夫。他可不是一个一般人。据说他在还是佣耕的时候,就跟自己的伙伴说过,假如那一天我们有人富贵了,不要忘记我们在一起的兄弟啊。那些一起佣耕的人都笑话他。而这个人只叹息到:“小家雀怎么知道鸿鹏的心思啊!”这个人就是后来扬名青史的陈胜。这个队的副队长是一个阳夏的人。他是后来辅佐陈胜的吴广。

一天,这个卫戌队的采买在左近的村庄购买到一些鲤鱼。他们还是打算改善改善伙食。结果,有一个火头军在一条很大的鲤鱼的肚子里发现了一条白色的绢帛,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陈胜王。这个消息不径而走,在剩余的九百多卫戌士兵中,大家纷纷在背后对着陈胜指指点点。只是那种两个校尉是全然不明就里。

而更奇怪的事情随着又不断发生。在一个同样阴雨的夜间。士卒住所的帐篷外出现了一群狐狸。这些狐狸象人一样站立,还发出鬼怪一般的呜咽声。胆大的士卒侧着耳朵仔细倾听,原来这些狐狸是在呼叫:大楚兴,陈胜王。这样下来,那些士卒更是惶恐不已。这样的消息终于传到那两个校尉的耳朵里。

校尉把陈胜和吴广召进大营去询问这事的缘由。陈胜在这过程中反复说走到走不到都要被杀头,不如现在逃跑了吧。吴广也是这样说。两个校尉听得正副队长居然公开打算逃跑。“这还了得啊?”校尉心想。他们两个拔出腰间的佩剑,其实也就是想吓唬吓唬这两个不知道死活的正副队长。而完全出乎他们想象的是,陈胜和吴广一挺身,很轻巧地夺取了他们周中宝剑。还顺势把他们两个杀死了。在临死前,他们都没有相信这两个平时对他们服服帖帖的人居然敢于真的杀死他们。带着一脸的疑惑,他们俩极不情愿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大泽的一个平地上,临时的将台已经搭建起来。陈胜自称自己是大将军,吴广是都尉。陈胜对那些士卒说:“各位兄弟被征集去戌守渔阳,现在已经误期了。依据秦朝的法律,我们这些人是会被杀头的。我们又听说,秦朝的皇帝不应该是现在的二世来做,应该是长子扶苏做的。他们有人说扶苏太子现在还没有死。但是谁也没有见到过。我们就可以对外宣称我们就是太子扶苏的人马,要起兵讨伐叛逆的。我们反正都要死,与其莫名其妙的死还不如为国事而死。这样就是死了,也可以名垂青史啊。大家以为如何?”

群情激奋,吴广更是乘机把那两个校尉的头放在盘子里端了出来。用这两个校尉的头祭奠了他们的军旗。队伍向大泽的中心开拔而去。面对阴雨连绵,面对既是是楚国也依然陷入寒冷的冬天。陈胜和吴广没有一丝的畏惧,他们带着人马向着蕲春、向着陈大步而去。他们人马在一路走去中越发增强,在经过了几次小的战事后,他们的人马已经扩充到了拥有马车七百乘,骑兵六千,步卒三万。已经是一支浩荡的大军了。部队也从刚开始的斩木为兵、揭竿为旗的状态演化成现在的刀枪鲜亮、甲胄整齐,人马训练有素的状态了。

秦朝的军队号称是战无不胜,结果在这支连军粮都未预备的人马面前是一败涂地。陈胜的部队就是这样武装起来的。而胜利还在不断地扩大。陈胜终于攻取了陈邑。陈胜自己也在陈邑称了王。他在各地分派了大量的将军,前去征讨各个尚占领在秦朝手里的土地。

中国的大地一时间风烟四起!陈胜、吴广和他们的军队便在风烟中越来越强大起来。昔日强大无朋的秦朝则在风烟中飘摇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