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一章 返乡情怯 第二节

wanglong6410 收藏 8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周峰被是被军队禠夺军衔,开除军职后返回老家的。“龙支队”,后来的111机械化步兵旅独立步兵营在“箱根协定”后,随着混乱的大军撤回原来的出发区域,将“启明星”战役发动以来收复的土地又让给了兰斯人。独立营跟随主力回到大洪山战线后,接到了红旗军总部下达的命令,全营来到一个叫白雀园的地方驻扎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周峰被是被军队禠夺军衔,开除军职后返回老家的。“龙支队”,后来的111机械化步兵旅独立步兵营在“箱根协定”后,随着混乱的大军撤回原来的出发区域,将“启明星”战役发动以来收复的土地又让给了兰斯人。独立营跟随主力回到大洪山战线后,接到了红旗军总部下达的命令,全营来到一个叫白雀园的地方驻扎下来,紧接着上级来了一个庞大的审查团,对“龙支队”进行了细致的审查。周峰及大部分军官都积极配合了审查。毕竟他们是从遥远的敌后返回的游击队,他们在敌后的时间又那么长,上级进行审查是情理中事。现在独立营的最高领导是周峰,首先审查的对象当然是他。周峰将“龙支队”一年来的战斗历程,人员演变向审查人员详细作了汇报,并且向审查组保证,这支部队的成员尽管比较复杂,既有292团的老兵,也有战俘营的士兵,还有敌占区加入部队的平民。但他们都经过了残酷战斗的考验,绝对可以信赖,绝对没有混入兰斯人的间谍。

周峰反映的商家堡一段经历引起了审查组的注意,他们反复核实这段过程。救出的那支队伍有多少人,是些什么人,带队的长官是谁?周峰实际上并不知晓,但审查组反复的询问引起了他的警惕,他在以后的回答中便有所选择了。周峰怕给远在帝都的龙行健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审查组审查的对象不止是周峰一人,很快,审查组大致从独立营参加过商家堡之役的军官们身上得知了事情的大体经过。关键的问题是,没有人见过那支海军小分队的带队长官——只有那个远在帝都的原任司令龙行健清楚。

审查组的大部分成员都来自于军情局,他们认定就是这支部队在商家堡搭救了身陷绝境的轩辕台。他们立即通知了帝都,那边的事交给了负全责的蒙吉,蒙吉自然会动用自己的力量,保安总局立即将龙行健逮捕了。

这边继续审查那段经历的细节,他们反复地追问周峰:龙行健跟谁去见海军部队的指挥官?当时龙行健跟你讲过关于这支部队的什么情况没有?你们为什么要拼死掩护那支海军分队?留下来的海军分队成员的姓名、长相、军衔等等;周峰知道他们追查的对象是谁了,龙行健当时确实跟他谈过那支部队,但周峰不能再讲了,如果龙行健在帝都也受到审查呢?如果和他现在讲的一切不一致呢?周峰决定不再提供关于那支神秘海军分队的情况了。只以忘记了为名一概不说了。他不愿意给龙行健带来任何可能的麻烦。龙行健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最佩服的人,自从在朱雀少年军校结识龙行健,周峰便认定龙行健是干大事的人,正直善良、智计百出的龙行健是周峰倾心接纳的对象。为了龙行健的安全,周峰愿意做他能做到的一切!

周峰的不合作态度当然引起了审查组的不快。他们从众多军官的“口供”中基本上相信这些军官并没有见过海军分队的首脑人物。来自军情局的指示是处理好这批并不太知情的军官。结果,表现出不合作态度的周峰并禠夺军职军衔强制退伍回家。其余军官和士兵被打散编入其他部队。

周峰就这样离开了为之奋战一年余的军队,不名一文地踏上了回家之路。他的军饷根本没有领过,回家的路费还是司马诚从独立营筹措的,一共给他筹了20个金元。司马诚对周峰的境遇很是不平,在送周峰离开的时候不停地大骂军队掌权的都是混蛋。周峰倒很坦然,提醒司马诚要注意言谈,“军人不懂政治就当不好军人,这就是现实。我担心龙行健在帝都也遭到麻烦,我想先去帝都看看他,你给我的旅费足够了,这是我家的地址,我回家后就给你寄来。弟兄们当兵流血流汗,攒点钱不容易。司马,我是准备子承父业,务农经商过一生了,你穿这身军装,总要对得起良心。像我们现在,手里拿着武器,却不能上阵杀敌,这样的兵,也没什么可留恋的。”司马诚也深有同感。当时竟然没有时间给周峰饯行,周峰便穿着撕掉了领章肩章的军服离开了部队。

周峰先乘汽车离开白雀园,到了后方一个名叫南平的火车站。南平是前线通向后方的中转大站,站里站外全是军人,那段时间正好是部队返回后方的时间,南平站的民用列车一趟都没了,向北发出的全是装满伤员的军列。别说周峰衣兜里装着的只是开除军籍的证明,即使他是现役军人,他也难以登上北去的火车。

察明形势的周峰在南平住了一夜,没有找旅馆,是在车站外露天过夜的,一来是夏天,二来在敌后风餐露宿的一年征战中让周峰具备了一种能力,可以在任何场合下吃饭睡觉。

第二天周峰开始步行北返。一连走了三天,走到一个叫曲江的县城,终于有了公共汽车。周峰这回找了家便宜的旅店,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吃饭时向老板打听去帝都的路线与途径。老板一听连连摆手,“不成,不成。我女婿就是帝都人,这回回家探亲,竟然进不了帝都城。大戒严啦。你一个外乡人,根本别想进入帝都。都是该死的战争,唉------”

周峰当然不知道实际上正是龙行健导致了帝都的大戒严。他想既然帝都不准随便出入,那就干脆先回家吧。回家后向父母要点钱再去找龙行健。这样,周峰一路风尘,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惊喜交加的周福成夫妇听完了周峰的叙述,他们可不管什么开除军籍之类的事,儿子平安回来了,这比什么都强!喜上眉梢的水氏立即钻进厨房给儿子烧饭,想到儿子多年在外,肯定吃不到家乡的特产,尽家里所有,给周峰做了几道地道的鼎湖菜。

“这回就老实跟我做生意吧,”周福成点起烟斗,“天下大乱,当兵可不是什么好职业。还是做些平实的生意好。”

“是,我不走了。”周峰香甜地吃着母亲的饭菜,“好吃,好吃。”

“时节尚早,若是秋风起,鼎湖蟹就该上市了,九月吃雌蟹,十月吃雄蟹。秋天才是我们鼎湖人的好季节。不过,今年来鼎湖游玩的客人怕是要比以往少了很多呢。”水氏叨叨着。

等周峰吃完,母亲水氏已经把周峰的卧室收拾好了,“早些休息吧,”水氏特意取出一床新被褥,“这下好了,全家团圆了,我和你爸爸再不用为你担心了。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有多害怕,老纪家的儿子,小时候你们在一起玩过的,死了,昨天刚得到消息,他妈哭死过去好几回,真让人伤心。这都什么世道啊,好好的日子不过,打什么仗吗?”

“是啊,打什么仗嘛。”周峰喃喃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