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炮战

浪漫づ情缘 收藏 14 1489
导读: 八二三炮战 果断决策:毛泽东政治狂热,万炮齐轰小金门! 中国军方出书 披露823炮战当时决策秘辛 即使过去了四十年,即使有关文字记述汗牛充栋,但对那场被一些观察家认为几乎触动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八二三金门炮战」,仍有许多待揭之谜,特别是对炮战的肇因,至今未 有统一的定论。中国军方出版社即将出版的《八二三炮战》一书,则披露了当时中国决策的 详细过程。 这部声称首次记述了「八二三炮战」全部过程的着作,

八二三炮战

果断决策:毛泽东政治狂热,万炮齐轰小金门!

中国军方出书 披露823炮战当时决策秘辛

即使过去了四十年,即使有关文字记述汗牛充栋,但对那场被一些观察家认为几乎触动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八二三金门炮战」,仍有许多待揭之谜,特别是对炮战的肇因,至今未

有统一的定论。中国军方出版社即将出版的《八二三炮战》一书,则披露了当时中国决策的

详细过程。

这部声称首次记述了「八二三炮战」全部过程的着作,长达六十万言,由中国军方总政

治部所属的华艺出版社出版,作者沈卫平为「中国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资深台湾

问题专家。他耗时数载,查阅了许多机密档案,访问了参与炮战的一批当事人,故书中的内

容具有较高的可信度。

毛泽东政治狂热的表现

从书中披露的情况看,「八二三炮战」并没有经过中国军方认真地讨论,完全由中央军

委主席毛泽东一手策划和指挥。

一九五八年七月十八日夜,中国中央军委在北京怀仁堂召开扩大会议。与会者包括七名

元帅:彭德怀、贺龙、徐向前、聂荣臻、陈毅、林彪,四名大将:粟裕(总参谋长)、黄克

诚(副总参谋长)、陈赓(副总参谋长)、萧劲光(海军司令员),五名上将:刘亚楼(空

军司令员)、陈锡联(炮兵司令员)、陈士渠(工程兵司令员)、萧华(总政治部主任)、

洪学智(总后勤部长)等。

毛泽东可能没想到,这次军委扩大会议,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亲自决策和部署重大战争

行动。会议一开始,他便用浓重地的,象女高音似的湖南口音却似乎很随意地口气宣布:

「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中东,最近那里很热闹,搞得我们在远东屁股也热了。大家放

屁,我们也不能只做看客,政治局半夜深更做出了一个决定:炮打金门!准备死他100万

人!」这个消息对于即使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们也造成极大的震撼,会议室内一时鸦雀无声。

因为大家明白,炮打金门是极可能导致同拥有世界上最强大军力和最庞大核武器的美国再度

直接对阵、较量的重大军事行动。不过,没有一个将领敢于站起来表示异议,只有静听毛泽

东一番天马行空,颠三倒四的阐述。

毛泽东为何做出这个决策?毛泽东自己的解释是「用实际行动支持反抗美、英的中东穆

斯林人民」。不过书中说,一九五六年艾森豪威尔与蒋介石签订《台美共同防御条约》,对

毛泽东刺激很大。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在莫斯科发表了着名的论断:「东风压倒西风。」他认

为美英在中东得手,是「西风」的反扑,所以「东风」不能袖手旁观。

另外一个重要背景是一九五八年是毛泽东头脑发热的一年。这一年八月的北戴河会议决

定大力推动「人民公社化运动」和「大炼钢铁」,「炮打金门」是与之相联的政治狂热表

现。

毛泽东突然喊暂停

毛泽东在中央军委会议上说,「选择金门、马祖,主要是打蒋介石。不象台湾,金门、

马祖是中国领土,打金、马是我们的内政,在政治上有理,在军事上有利。美国找不到藉

口,而对美国有牵制作用,但美国又不好打我们!这是一桩好买卖。」「美国所有的远东部

队都进行了备战,制造紧张空气,企图牵制我。我以实际行动回答他,牵制他在远东的兵

力,使其不能向中东调兵,减轻美国对中东穆斯林人民的压力,即使我们要死一些人,那又

有什么了不起?!如能使美国海军在中东和台湾间频繁调动更妙。」不过,毛泽东又承认美

国在远东、台湾地区有着海空优势,担忧美国卷入,「它来打我们怎么办?局部战争会引起

大规模冲突.....有可能江山不保,我尽量不与美国正面冲突,因此,我们的海空军不出公

海作战,见到美机美舰要回避,一定要防止误击美机、美舰,既不示弱,也不主动惹事,谁

惹美国人谁负责!」毛泽东说,「以中央军委名义发个电报,命令各大军区立即进入紧急备

战,把作战任务下达给福州军区和海军、空军、炮兵,越快越好。赫鲁晓夫在中东等我们的

回音呢。」「最迟迟应于七月二十五日之前,以地面炮兵实施主要打击。第一次炮击几万发

炮弹,以后每天打一发,准备先打三个月。以后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不要怕死几个老百

姓。」毛泽东部署完毕,并不参加讨论便离开了会场。与会者纷纷揣测毛泽东的「下一步」

是什么意思,是「解放台湾」的序曲?至少是拿下金门、马祖吧?

第二天,新华社发布了两条简短消息,一是中央军委会议闭幕,讨论了局势,并作出了

决定。二是中国外交部约见英国驻京临时代办,反对英国出兵约旦。

沈卫平在书中说,如果把这两条消息放在一起琢磨,本是可以嗅出一些徵候来。但并没

引起西方和台湾特工的足够重视,以致四天后,由叶飞负责的福建军区前线指挥部将作战部

队部署完成,台湾方面毫无察觉。

叶飞部署了厦门和莲河两个炮兵总群。厦门炮群由三十一军负责,辖十五个炮兵营,兵

锋所向,小金门和大、二担;莲河炮群由二十八军负责,辖十七个炮兵营,对付大金门,并

在围头角增配六个海军海岸炮兵连,以牵制和封锁料罗湾。空军则有两个飞行团分别隐蔽进

入汕头、连城基地;海军有两个快艇大队隐蔽进入三都澳、汕头。

七月二十五日,叶飞收到北京发来的带有三个A的加急电报,中央军委命令全线炮兵立

即进入射击位置待命。

七月二十六日,叶飞下令炮弹上膛,并一整天都在等待毛泽东发布发射的命令。但是他

并没有等到。

原来毛泽东在北京彻夜未眠,临到战前,他担心万一美国介入怎么办,会不会引发一场

全面战争呢?最后他下达的命令是:暂停!

为什么选择在八二三?

二十多天后的八月二十日,毛泽东在北戴河游泳之后召见国防部长彭德怀、总参谋部作

战部长王尚荣。与上次中央军委会议不同,这次他主动要求彭德怀、王尚荣发表意见。

彭德怀主要介绍台湾的军备情况,提到其海、空军得到加强,犀牛式导弹已运抵台湾。

因为有美国撑腰,台湾假想在大陆沿海大规模登陆攻取福州的「夏阳演习」正在部署,

并首次发射了美制「响尾蛇」导弹。

彭德怀还谈到台湾内部对金、马撤守问题的争论。

毛泽东说,我要是蒋介石,就放弃金马。占住两个小岛,于人不利,于己不便,真烦

人。

两个跳蚤屎大的岛子就能搞成反攻大陆?

天大的牛皮嘛。

彭德怀则分析,蒋介石最后不惜一切代价防守金、马,有政治战略的考虑,不仅是反攻

大陆的跳板问题,同时对国际观感和海内外的民心士气都有莫大的关系。另一方面,蒋介石

逼迫美国宣布协防金、马已不可能,但只要战事一开,他拚出血本也把美国拖下水,使美国

在金、马一线与我对抗。蒋的意图是,只要美国介入,就是最大的胜利。

彭德怀说,蒋介石如果撤离金、马,我们不妨网开一面,但他固守金、马,我们迟早要

打,晚打不如早打,但美国确是一个未知数。

有风险,但利益极大。

毛泽东说:不要怕,狠狠地打,无非是死几个人嘛!

把它四面封锁起来,我们此次是直接打蒋,对美国人一定要小心,尽量回避他们,我们

对他们要象对当年日本人那样能躲就躲,做到不主动挑衅。

王尚荣赶紧插话:主席是否还有登岛作战的准备?

毛泽东:先打三天,无非两种可能,登与不登;好比下棋,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

再作计划也来得及嘛。

说到炮击时间,毛泽东说先找叶飞到北戴河来。王尚荣说叶飞二十一日可赶到,再给前

线两天准备,炮击时间是八月二十三日,正好是个星期六,敌人容易麻痹,死人多。

三波炮击发炮三万

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十七时三十分,中国开始炮击金门,共有三个波次。

第一波作战暗语是「台风」,持续时间十五分钟。对北太武山金门防卫部,使用六个炮

兵营共七十二门火炮,发射六千余发炮弹。对金门县东北的五十八师师部,使用三个炮兵营

共三十六门火炮,发射了三千余发炮弹。对位于小金门岛中路的第九师师部,使用五个炮兵

营共六十门火炮,发射了五千余发炮弹。对小金门林边、南塘的二十五团、二十七团团部,

使用六个炮兵营共七十二门火炮、发射了六千余发炮弹。对大、二担岛营房,使用两个炮兵

营共二十四门火炮,发射了近三千余发炮弹。对料罗湾运输舰使用海岸炮六个连共二十四门

火炮,发射了一千余发炮弹。

第二波作战暗语「暴雨」。第一次火力急袭后暂停五分钟,让海风吹散硝烟,让炮管稍

微冷却,十七时五十分再度炮击,持续五分钟,重点压制开始零星还击的对方炮兵阵地。

第三波一次短促急袭,十九时三十五分开始,每门炮打四发,对预计中的对方抢救、维

修、灭火人员予以打击杀伤。

据发往北京的战报电稿称,这三波炮战共消耗新式火炮二万三千二十五发,旧式炮弹五

千五百四十四发,海岸炮弹一千四百八十八发。伤九十二师炮兵司令等官兵九名,亡电话员

一名。

一个星期之后,中国得到了金门方面伤亡的情报。对国防部长俞大维幸免于难,中国并

不在意,但非常遗憾未能打死金防部司令胡琏。叶飞无限惋惜地说:「可惜我们打早了五分

钟。本来我们集中火力打金防指挥部,打得非常准。可惜正要走出地下指挥部的胡琏听到炮

声一响,赶紧又缩回去了。」毛泽东对此战的评价是:打了好处极大,不打害处极大。此战

教育了人民,教育了美帝,教育了蒋介石。

港媒分析北京对恐怖主义立场的微妙变化

(记者刘坤原香港二十二日电)日前美国对阿富汗及苏丹发动导弹攻击,国际社会对华

府这项行动反应不一,但最引人注意的是北京态度的改变。中国对恐怖主义从支持到谴责,

有值得探讨的心路历程。

香港「明报」今天发表社论指出,过去中国对世界上针对美国的恐怖活动,看成是「反

帝国主义斗争」,因此一向采取积极支持的态度。八十年代以来,中国虽然不再支持国际恐

怖主义,但对美国在第三世界国家采取军事行动,则持续大加反对。

但针对美国这次军事行动,北京的立场有了微妙的变化。虽然中国外交部仍发表声明,

主张依照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来处理肯亚和坦尚尼亚爆炸事件,但对美国的军事行动则

无任何批评。相反的,更多的是著墨于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并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合作

打击国际恐怖活动,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定。

「明报」分析指出,中国立场改变,与希望维护蜜月期中的「中」美关系有关。而且,

既然国际恐怖份子已招致天怒人怨,而阿富汗及苏丹又有成为恐怖份子庇护所的嫌疑,北京

也就务实地避嫌,不再当他们的代言人。

更深一层的原因,是北京本身也深受恐怖主义的威胁。最近新疆地区的分离势力不断制

造恐怖事件,而且有向其他省份蔓延的迹象,令北京头痛。而更令北京担心的是「**」的

背后,有外国***回教极端势力的支持。因此与国际合作打击恐怖主义,对自己也有现实

的利益。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