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押解人夫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大队人马终于上道了。正是秋末,凉风呼呼,盘旋在齐鲁大地上。空气中已经有了冬的意思。为了赶时间,押解官一路催促着人们净走崎岖的山路。   北方的深秋是何等的美丽啊!黄色的树叶灿灿的仿佛一川流金。天空中白云稀稀拉拉,或是徜徉或是流连,显示出千姿百态来。松鼠间或出现在树枝上,仿佛精灵,一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大队人马终于上道了。正是秋末,凉风呼呼,盘旋在齐鲁大地上。空气中已经有了冬的意思。为了赶时间,押解官一路催促着人们净走崎岖的山路。

北方的深秋是何等的美丽啊!黄色的树叶灿灿的仿佛一川流金。天空中白云稀稀拉拉,或是徜徉或是流连,显示出千姿百态来。松鼠间或出现在树枝上,仿佛精灵,一闪就不见了,等你再去寻觅就已经是什么都是空的了。齐眉高的是蓑草,苍莽的蓑草象是大山的衣服,披挂在山的脊梁上。野花?秋天也是花的世界,到处开满了各色的秋花,小的、大的,鲜红的、墨绿的、艳黄的。而更多的是果子,什么梨、苹果现在正是挂满枝头的时候。那些靠吃这些果实的动物正是肥实的时节。到处都可以看见这些动物的踪迹。只是它们怕人,踪迹是可以看见,而要想实在地看见,却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刘季带着自己亭的人很紧密地走在一块儿。而他的新结交的朋友吕雉兄弟就跟随在刘季的身旁。刘季和吕雉要负责照顾那些家人说过的腿脚有问题,肠胃有问题甚至头发有毛病的人行走。刘季很实在地关心他的人,不想他们有一点受到歧视的地方。在宿营的时候,刘季总是为自己的人争取好一点的环境和吃得尽可能号衣点。其实好一点是不可能的,只要是可以吃得饱也就谢天谢地了。很多时候,就是吃饱杂粮都是件很奢侈的事情。

就这样走出五天的路程了。

这天,晨曦微明,押解官又要督促人马起行了。那个出来成为泗水第四十名人夫的老王在起床的时候突然跌倒了。进来的人连忙去搀扶老王,结果依然是一个踉跄,还是站不住。有人在不经意间,用手触到了老王的额头。哇哇,好烫!

老王生病了。但是队伍还要继续一个都不能拉下的前进。要是这个队伍有一个人不能按时达到咸阳,那么他们全部将受到即使是最轻微的处罚也是全体被砍掉双脚。要是双脚被砍,生长在农村,那结果就是被剥夺了生存的任何可能性。

刘季带着自己的人留在原地没有动窝。押解官终于发觉了气氛不对。他赶紧过来。他举起了他的皮鞭,预备照准了老王的头抽下来。这在这些押解官来说,随意地殴打民夫那就是件很正常的工作。而那些没有被打是绝对不会去干涉的。所以,在他们看来,即使是对方有三四十人,也不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因为被打的人是不会还击的,而那些没有挨打还会幸灾乐祸。至于协助他们押解的亭长更是那些帮虎吃人的伥鬼了。他们是不会去管理自己和维护自己的人的利益的,相反,押解官的话才是他们觉得应该遵守的法律。

不过,这次他们想错了。因为泗水的亭长是刘季,是那里的人把他当兄弟的而他自己把那些黔首人成朋友和家人的刘季。刘季宁可自己挨打,当然最好是大家谁都不挨打为好,也不想他的人受到委屈的。在押解官的皮鞭举过头顶的那一瞬间,刘季的手架住押解官的手腕。

“大老爷,这个人是小人的舅舅,您老看在小人的薄面,您不咬大他吧!”

刘季其实在骨子里还是不想去得罪那些现在是掌握实权的人的。“您们看,可不可以商量商量,我们泗水的晚一点来追赶你们,我们知道一条近路。”

“是啊,差官老爷。我是沛县吕家的子弟,您要肯帮忙,我回去给家父说说,我想家父是不会吝啬这些钱财的。”

刘季其实很想这样说,但是他自己没有钱,所以也就没有胆气说这样的话来,现在的刘季是很感激地巴望着吕雉。

“我们考虑考虑吧。”

两个押解官在路旁悄悄地嘀咕了几句,然后,他们中的一个冲刘季说:“你们说的那个主意不中,你可以留两个人照顾你的舅舅,其他人都得跟我们一起走。这已经是最优惠的条件了。为了这个条件,你们应该支付三十金。”

“三十金。”刘季嘴巴直叫娘,他一年的俸禄还没有这个数目呢。他们居然开得了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