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凤凰 刘项首遇 刘吕结交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size][/URL] 刘吕结交 文 / 天涯情缘   “吕兄弟,小的有个建议,我们俩结交做朋友怎么样?”刘季很郑重地说,他好象就从来没有这样郑重地办过一件事情,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几乎有一股火焰要从他的眸子里喷射出来一样。   看着体形庞大有些夸张的刘季,看着他那条裸露出来的满是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6/


刘吕结交 文 / 天涯情缘




“吕兄弟,小的有个建议,我们俩结交做朋友怎么样?”刘季很郑重地说,他好象就从来没有这样郑重地办过一件事情,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几乎有一股火焰要从他的眸子里喷射出来一样。

看着体形庞大有些夸张的刘季,看着他那条裸露出来的满是黑痣的左小腿,吕雉扑哧一下笑出声。刘季没有胡须的脸庞倒是白白净净的,看样子就知道是没有经受过历练的。但是他现在的脸色一半因为喝了酒而赤红赤红,连瞳孔里也充满了血丝。

“中,你们这里的就说中的,我也学会啦。”吕雉毕竟是一个少女,虽然着了男装也不能掩盖女儿的本色,只是现在的刘季已经是半梦半酣了,也就丝毫没有察觉。

他们在竹林后面的一个小山丘上,撮了一拈土,吕雉还摘了一些花,弄得来就象那么回事似的,两个人的头同时叩在冲北方向的土地上。刘季的嘴巴里无非是念叨什么生死之类,而吕雉竟是把这个叩头当成了洞房前的交拜了。也许这是他们婚礼的预演吧。其实结交朋友是不用这样隆重的,只是刘季对这个新朋友很重视,所以就仿效结拜兄弟的样子加以简化处理了。

“吕兄弟,哦,兄弟,我们该去你家给吕公,现在应该是叫伯父了,叩头啊。”

“这个,这个,好吧。”

吕雉和刘季双双来到吕雉的家。可是不巧,吕雉的父亲也就是吕伯斯恰恰不在,只好把刘季介绍给吕雉的在家的三个兄弟认识。听说小妹和刘季结拜为兄弟,那几个知道就里的吕家弟兄暗地里直乐。心说:这个糊涂蛋子,连牝牡都分不清。

出吕家出来,刘季没有马上把吕雉带回自己的家,而是把她带到了街市上,他心目里首先是他的那些弟兄,他要那这个新兄弟赶快介绍给他的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刘季在心目对这个新兄弟好象是更加的重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人们所谓的姻缘呢?

刘季在一家狗肉铺子前停下了,他朝里面大声喊叫:“樊肠子,快出来,你三哥来了。”

膀大腰圆的兼职屠狗的樊哙满手污血的走了出来,他的血淋淋的围兜里还露出半截鲜红的狗肠子。喜欢吃狗肠子下酒是樊哙的爱好,当然要是居然有一整块的猪肘子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喝上两坛老酒而不会醉。刘季的酒量都自认为不错的,但是要是和樊哙相比,那就没得比了。刘季也是庞然大物,这在吕雉看来是这样的,但是要是和樊哙相比,刘季站在樊哙后面那就立刻没有了踪影,给遮没。

“兄弟,这个新兄弟是我刚结交的朋友,你们现在认识认识,将来就要象我们这样多多和这个吕兄弟亲近亲近。”

“吕兄弟好,你有难处尽管给我说,我这个人是个粗人,不会弯弯绕。不过,我们还有个好兄弟,也是刘三哥的好兄弟,他叫萧何的,看样子倒是和小吕兄弟是一对子。饶哥哥直说,吕兄弟生得太……太,太奶奶味道了。要是个大姑娘一定是个美人。”

好象被看穿了秘密,吕雉心里扑通扑通直跳:“樊大哥,你看,我喝了那么点酒,都有点醉意了。我们南方人是不是你们沛县的对手啊。”

“你忙着,改天我们喝酒,说好了哈,就在明天。”刘季边说边走,“我们去萧何兄弟那里去去,萧何兄弟是读过书,恰巧,我的这个吕兄弟也是一肚子的学问,我去看看他们谁肚子里的墨水多点。”

但是萧何也不在,他随县官大老爷去乡下收租子去了,萧何是县衙里的功曹,专门掌管钱粮的。刘季摇着头很遗憾地离开了县衙。他们现在要去刘季的家了。刘季的家住得不算太远,距离县城大约就五里地,一抬腿就可以到的。不多会子,他们已经在刘季家的堂屋喝酒了。山东人喝酒就好比我们四川人喝茶的,是家常便饭。不过,老实地说,鲁酒是没有我们蜀酒好的,我们这里的五粮液在鲁国是没有一家的酒堪比的。

刘季的父亲说了几句客套的话,他母亲只是给这个儿子的朋友,其实也就是未来的儿媳妇一个小小的红包,只有刘季的二嫂,絮絮叨叨说个不住:“我们这个三娃子,成天就知道在外面跑,媳妇也没有心思找。不过,就是他乐意找,谁又嫁给他嘛?他是一点产业都没有的。……”

后面说了什么,吕雉只是渐渐感觉困顿了、模糊了,就象一张写了字的纸浸在水里,慢慢地变得混沌不清了。刘季二嫂的话在吕雉的耳朵也是这个效果。刘季最不喜欢这个,他一拉吕雉的手,两人一起来到了前些天他们一同去的小孤山,去吹那里正宜人的秋风。

在小孤山上,刘季又唱起他的大风歌。唱毕,他很豪情地说,我现在的眼前是一片松树,将来,我的眼前应该是无边的士兵和欢呼的人民。我要成为一个王。吕雉站在刘季的身边,很紧很紧地拽着刘季的手。天色渐渐黄昏了。小孤山的松林被秋风一吹,哗哗地响着,仿佛无千无万的军队正在喊着口令,金铁交鸣一样。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歌声再度响起,配合着呼呼的松涛,西下的金阳在刘季的头上戴上了一顶赤色的王冠,刘季随手在半山腰折取的木棍,在金色夕阳的洒镀下,金闪闪的和传说中天子宝剑一模一样。吕雉在感觉上好象自己也成了一个皇后,她很骄傲,也很自负地站在刘季的身旁,她新里默想,我一定要嫁给这个人,这个人一定会成为天下的主宰的。她下定了决心。可以说,这个决心是影响了吕雉的后半辈也影响中国的历史的发展。刘邦和他的大汉朝也可以说在这个决定和决心的推动下再应运而生的。不然,我们又怎么解释无赖和缺乏毅力只是喜欢说说而已的刘邦最后居然战胜了强大的项羽而最终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统一的第一个地主封建帝国呢?当然,人民的力量是推动汉朝建立的决定因素,但是,人民的力量往往是杂错无序的,刘邦和吕雉就是把这个强大而杂错无序的力量加以组合和利用的最好的人选,所以,他们的组合取得了最后的成功。

等刘季和吕雉下得山来,天色几乎是全黑了。但是,刘季的事情却没有消停,他的好兄弟樊哙正在满世界到处寻找他的这个三哥。又是例行的给咸阳押送人夫的差使落在了刘季的头上。但是这次的差事却有些非同寻常。在县衙门里,刘季就很分明地感觉到这个气氛的不对了。他想起他新交的朋友,也许他可以帮帮我也说不得。他的新朋友现在就在衙门的门口侯着他,刘季心里又有点底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