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18 秦明扬和费大志、胡文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胡文亮象不认识一样看着费大志。

费大志被看得有些慌乱地低下了头,但是接着又坚定地抬起来:“是我。”

胡文亮突然大声笑起来:“我不相信!我坚决不相信。”

费大志有些不知所措地盯着大笑的胡文亮:“胡文亮,你别笑了。你笑得我心好慌。”

胡文亮停住了笑,盯住费大志:“你是说你告了孔未名在看书?”

费大志愣了一愣,接着点点头。

“那陈家林和孙悟空打架也是你告的?”

费大志点点头。

胡文亮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天啦,老大,你告诉我这些不是真的。是你这狗脑壳发热想起的。”

“是真的。”费大志点点头:“所以,我这几天都在找人。企图说清这件事。开始又害怕,后来我活出去了。可是孔未名根本不听。”

胡文亮盯住费大志,久久地:“我真没看出来,你是这样一个人。”

费大志更慌乱了,四处看了看。

胡文亮突然一把抓住他的领口:“你为什么要告密?”

费大志仍由胡文亮抓住,嘴里叽咕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胡文亮当然就更生气了:“我真想打你!”

费大志好半天,终于说出一句话:“就是挨顿打,我也心甘情愿。只要你们相信那密是我告的。我不能让人替我背黑锅!”

胡文亮摇摇头:“你和孔未名有仇?”

费大志急忙摇手:“没,没,他现在还是我师傅呢。”

胡文亮就有些糊涂了:“那你告他干什么?”

费大志拍拍自己脑袋:“是啊!我告他干什么呢?”

胡文亮气得敲着费大志的脑袋:“你狗日把当时的情况给我说说!”

费大志慢慢地道:“那天,我看到孔未名在看书,就告诉了指导员。”

“你怎么发现的?”

费大志擂擂眼睛:“你知道,我觉得孔未名是军事技术是最好的。所以,我就想跟他学。就跟他了。”

胡文亮摇摇头:“被你个杂种跟上也够烦人的。喂,你又去告诉指导员干什么吗?”

费大志叹口气:“那时,我天天向指导员汇报我的思想。所以我就说了孔未名在看书。我真的不知道,看书也要被修理。”

胡文亮苦笑一声:“你真是孔未名说的话,叫傻B!”

费大志拍拍自己脑袋:“我当时也没想到,会怀疑上陈家林。后来,我又见大家都恨告密者,就有些怕!再后来,我就心里不安。特别是孔未名关禁闭时,我吃不下睡不好。再后来,再后来,那孙悟空要打告密者,更把我吓坏了。我就马上去找指导员,我不希望他们打架呀!也是我引起的。可是,这又是告密,又奈上了陈家林。可是,我向谁说明真相啊!给唐红军,我怕他们打我。给陈家林,我更没那胆。想告诉孔未名说,可他根本不相信。”

天已经黑下来了。

胡文亮溜进了八班,叫出了班长黄拥军。

又溜入第十班,叫出了班长朱育亮。

然后拉着他俩向夜色朦胧的训练场走去。

黄拥军是个大喉咙,大声地吼道:“胡文亮,你有什么重要的事。骗了我,我要把你揍成大尾巴狼!”

胡文亮赶紧摇手:“轻一点,黄班长。”

朱育亮也笑了:“说吧,什么事?大家又不是三岁小孩,装什么样?”

胡文亮却不开腔,继续拉住两位班长的手,往训练场走。

冷不丁那黑暗里就冒出个人头:“班长!”

正要呵斥胡文亮的黄拥军,被吓了一跳,大声喝起来:“搞什么搞?吓人啦!”

朱育亮却轻声道:“正主儿都到齐了,听听他们怎么讲?”

可是,这费大志这下子,又嘟嘟隆隆说不清楚了。

胡文亮接过话头,把开始费大志讲的全说了出来。

黄拥军问道:“费大志!这是真的?”

费大志点点头:“是!”

朱育亮沉吟半晌:“我想,我们都是战友,而且我们的父亲辈也是战友。我想做任何事情,我们都应该光明正大。”

黄拥军点点头:“找孔未名,找陈家林!找孙悟空!就是挨两拳,也没关系!”他一把扳住费大志的肩膀:“你主动地说出来,说明你就是个男子汉!我们是兄弟,我和你一起,他们打一拳,你受了。打两拳我帮你挨一拳!”

朱育亮点点头:“算我一个。”

胡文亮握着拳:“我也帮你挨!”


孔未名又在看他的书了,那次被关禁闭后,秦明扬把书还给了他。没有说什么。

指导员巡查宿舍过来了,对孔未名招了招手。

孔未名走过去,指导员轻声道:“孔未名,你应该是个聪明人。现在这些书,基本都是封资修的东西。”

孔未名皱皱眉:“那,我读什么书?”

指导员冷笑一声:“要读军事书籍,也只有读毛主席的军事著作。”

孔未名一时做声不得。

指导员指住他:“所以,今后我再看到你在看,我会修理你!”

孔未名一个立正:“是!”

指导员点点头。

而这时,胡文亮过来了。

见了指导员,他忙一个立正:“指导员。”

指导员盯住他:“胡文亮,是不是?”

“是!”胡文亮努力地挺直腰,希望自己的个子显得男人一些。

指导员皱皱眉:“我看你许多时候都在加紧练习。可是,为什么你还是落后呢?”

胡文亮的身子顿时象泄了气,萎萎地摇摇头,声音低低地:“我也不知道。”

指导员指住他:“这要从你的思想根源去找问题。比如是在越障碍时候有怕难的思想?还是不能辨证地看问题?人与人有个体差异,你是不是犯了经验主义教条主义?”

秦明扬的身影突然出现了:“你小子就知道傻练,没有毛主席军事思想的藐视敌人的勇气。”他挥挥手:“指导员同志,把这个小子教给我来教育。”

指导员只得答道:“是!”

秦明扬招招手:“来!我们去训练场。”

胡文亮只得跟着秦明扬,忍不住回头看孔未名。

孔未名走进了宿舍。

胡文亮老老实实地跟着秦明扬,看看到训练场了。

他突然大声地道:“首长!要不要叫上费大志。”

正在训练场等着的朱育亮、黄拥军、费大志听到了这个声音的提醒,慌忙要走。

可那里逃得过秦明扬的眼睛,一声断喝:“立正!”

三人只得立正站在那里。

秦明扬大步走过去,顿时笑起来:“好,两个班长都在陪战士加练?”

黄拥军忙道:“是,首长!我们在陪他们。”

朱育亮也忙点头:“是!首长!”

费大志有些慌乱。

秦明扬冷哼一声:“放屁!”他指住费大志:“我知道你不说假话,说,你们在做什么?”

费大志扭头去盯自己的班长黄拥军。

秦明扬厉声道:“看住我,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费大志呆得一呆,只得嘟隆着说出了关于告密的问题。

秦明扬听到后面就笑了起来,笑过后,突然面色一寒:“一个革命战士就是要光明磊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们要学会的,就是要互相开诚布公!这里不是讲江湖义气的地方,也不是冒充好汉的地方。要做的是一个对党忠心不二,对同志光明磊落,对坏人坏事敢于揭露的革命战士!有问题向组织反应有什么错?难道不反应是对的!”他大喝一声:“你们现在要把所有的杂念给我放一边,把军事技术练好,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听到没有?”

“听到了!”

“吼出来!”

“听到了!”

“好!”秦明扬沉声道:“黄拥军,你去把灯光打开!”

“是!”

“朱育亮,你来保护!”

“是!”

“费大志、胡文亮!”

“到!”

“今晚上,我要把你们训练成真正的勇士!”

“是!”费大志和胡文亮的声音变得洪亮起来。因为对他们说话的,是全连战士心中的英雄。他们顿时也变得有信心了。

灯光把训练场照亮了。

秦明扬带着费大志和胡文亮列队来到障碍边。

这是一个水泥做的墙板,比一般部队的训练障碍还要高出五十公分左右。

秦明扬指住那墙板:“你们知道那是什么?”

不容他们两人答话,秦明扬大喝一声:“那是敌人的工事!敌人正在杀害我们的人民,杀害我们的战友!我们现在必须冲过去,消灭他!就是这样!”

秦明扬蓦地大喝一声:“冲啊!”

人已经若离弦的利箭,射了出去,一窜,一抓,一拉,身子飞了起来,翻飞过去。

费大志当然不会落后,也是一声吼,接着扑到,也是一下子窜了上去,一抓一拉,飞了起来。可惜飞过了头,与保护的朱育亮摔在了一起。

幸好朱育亮有思想准备,两人摔得不重。

胡文亮也是一声大喝,扑了上来。

窜起来了,抓住了,可是用力过猛,指甲也戳翻了。

他咬着牙,翻了过去。

秦明扬大声地呵斥道:“这只是敌人的工事,障碍!你们还要过去杀敌人!”

他再次站在了两人的前面:“胡文亮!”

“到!”

“费大志!”

“到!”

“前面是敌人的暗堡,敌人正用机枪扫射我们冲锋的战友。8班长黄拥军被打伤了,10班长朱育亮倒在了敌人的子弹下。新兵连战友全部被敌人的子弹压住了!我现在命令你们跟我越过这道障碍去炸掉他!冲啊!”

三个人成一条线向墙板扑去,嗖嗖嗖!

三人如三道芒影全飞了过去!

朱育亮忍不住拍起手来!

秦明扬却早已带着两人返回了出发地。

秦明扬带头一声不吭地扑了上去。

费大志愣得一愣,忙跟上去。

这次节奏没跟上,一下子掉在了墙板上。

秦明扬转了过来,那费大志正在挣扎。

秦明扬突然喝声:“哈哈,抓活的,抓个解放军活俘虏!”

不但说,还来真的,伸手就一把抓住了费大志的脚:“投降吧!”

费大志急得虎吼一声,脚一蹬,把秦明扬蹬倒了,翻了过去。

胡文亮扑了上来。

秦明扬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

咬牙切齿地道:“胡文亮,你过不去!就把你当俘虏抓起来!”

秦明扬不是说,还真扑了上去。

胡文亮一声变了音的怪叫,身子一窜而起,飞了过去。

朱育亮赶紧保护,两人滚在了一起。

秦明扬的声音更加嚣张起来:“好啊!继续!”

几乎所有的战士都聚集到了窗口上,看着,秦明扬和胡文亮、费大志,在训练。

秦明扬似乎是一匹永停息的奔马,不断地带着费大志、胡文亮越过障碍。

汗水在他们越过障碍的时候飞溅起来。

蒋成绩默默地记着数:“一次,两次....二十次....四十次。”

秦明扬停了下来。

可是,胡文亮和费大志还在一次次艰难地翻越。

那已经不是技术的问题了,那是体力。

体力早已超过极限。

可是,秦明扬却没有让他们停下来的意思。

终于,胡文亮倒在朱育亮的怀抱里,再也动不了。

费大志还在坚持着,一次,两次...他达到了一百六十五。比胡文亮多十次。

最后扑在了障碍上,泪水和汗水把他浸透了。

战友们早出来了,把两人抬了进去。

蒋成绩激动地道:“原来训练是需要首长这样的激情的!我们早该这样了!”

秦明扬抬起头,坚决地摇了摇头:“放屁!没有他们平时积累地训练经验作为基础,光靠大无畏的精神,就行了吗?放屁!这是因为他们平日的训练已经令他们有了这个能力!我只是把他们激发出来!知道吗?”

指导员也早来了,亲自看到卫生员给胡文亮包扎好伤口,才来到秦明扬的身边,陪着他走出宿舍区。

来到连部,指导员还是忍不住轻声道:“是不是训练得太狠了?”

秦明扬盯住连长刘成。

刘成道:“根据我的经验,很多战士都受不了。”

秦明扬接过指导员递过来的开水,喝了一口,一双永远放着逼人光芒的眼睛,扫过他们,定格在指导员脸上:“训练场对战士的狠,就是战场上对敌人的狠!训练场对战士的仁慈,就是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

他再喝一口水,盯住刘成:“你指的是心里受不了?”

“我想生理上也受不了吧。”

秦明扬盯住他,久久地,摇了摇头:“你们不懂科学!”他轻轻地放下了杯子:“我专门拜访过运动学教授。人的训练是有极限的,而我们要取得运动成果,就必须突破一个极限。”

秦明扬站了起来:“这个星期天,我向带你们全部去听听科学的见解。”

指导员愣了愣:“首长,教授被打倒了吗?”

秦明扬猛地一下子瞪住他:“你不是军事干部,就不要去吧!”

指导员顿时脸涨红了。

秦明扬已向外走去。

在秦明扬跨出门的一瞬间,指导员突然抬起头:“首长,我请求做排长!”

秦明扬回头盯住他:“为什么?”

“我要去听教授讲课。”指导员沉声道。

秦明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好,你去!指导员同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