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警察的真面目--美国生化武器的发展

生化武器

旧称细菌武器。生物武器是生物战剂及其施放装置的总称,它的杀伤破坏作用靠的是生物战剂。生物武器的施放装置包括炮弹、航空炸弹、火箭弹、导弹弹头和航空布撒器、喷雾器等。以生物战剂杀死有生力量和毁坏植物的武器统称为生物武器.

生物战剂是军事行动中用以杀死人、牲畜和破坏农作物的致命微生物、毒素和其他生物活性物质的统称。旧称细菌战剂。生物战剂是构成生物武器杀伤威力的决定因素。致病微生物一旦进入机体(人、牲畜等)便能大量繁殖,导致破坏机体功能、发病甚至死亡。它还能大面积毁坏植物和农作物等。

1. 根据生物战剂对人的危害程度,可分为致死性战剂和失能性战剂:

(1)致死性战剂。

致死性战剂的病死率在10%以上,甚至达到50~90%。炭疽杆菌、霍乱狐菌、野兔热杆菌、伤寒杆菌、天花病毒、黄热病毒、东方马脑炎病毒、西方马脑炎病毒、班疹伤寒立克次体、肉毒杆菌毒素等。

(2)失能性战剂。病死率在10%以下,如布鲁氏杆菌、Q热立克次体、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等。

2. 根据生物战剂的形态和病理可分为:

(1)细菌类生物战剂。主要有炭疽杆菌、鼠疫杆菌、霍乱狐菌、野兔热杆菌、布氏杆菌等。

(2)病毒类生物战剂。主要有黄热病毒、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天花病毒等。

(3)立克次体类生物战剂。主要有流行性班疹伤寒立克次体、Q热立克次体等。

(4)衣原体类生物战剂。主要有鸟疫衣原体。

(5)毒素类生物战剂。主要有肉毒杆菌毒素、葡萄球菌肠毒素等。

(6)真菌类生物战剂。主要有粗球孢子菌、荚膜组织胞浆菌等。

1975年,在美国的推动下,世界主要国家修订了1925年在日内瓦诞生的禁止使用生化武器的议定书。明确规定,所有生化武器都是非法的,任何国家不得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从此以后,针对一些国家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指控和检查开始出现,美国以一种道德的姿态,担负起世界警察的工作之一,看起来真的很认真。但是,为什么1925年制定的日内瓦议定书,美国要隔半个世纪才批准呢?今天就说说美国漂亮口号背后的肮脏。

有人把成吉思汗当作世界上第一个使用生化武器的人,但是,成吉思汗只是利用自然界现成的病菌。用科学的方法研制和生产生化武器,源自于西方国家。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如果试图研制生化武器,都是在走西方国家的老路。换句话说,当今世界上每一种生化武器,都是西方国家首先研制,并将其成熟的。并且,很多生化武器都是西方现代国家多次使用过的。诸如伊拉克等国家使用生化武器,都是在向西方国家学习。没有西方国家在生化武器上的示范作用,当今世界生化武器的威胁不会如此严重。

人造生化武器最早使用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上。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欧洲国家使用的,主要是化学武器,而没有生物武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国家觉得,即使要厮杀,也要“绅士”一点,不要那么野蛮。于是,1925年,当时世界上最先进、发达的国家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了一个会议,共同形成了一份禁止在战场上使用生化武器的议定书。参加这次会议的有30多个“先进文明”国家,只有两个国家没有批准这份议定书,一个是日本,一个是美国。美国当年不批准禁止生化武器的日内瓦议定书,其心理与今天不批准控制大气污染的《京都议定书》差不多,都是在给自己打小算盘。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德国确实在研制和使用生化武器,但是,德国没有在战场上使用,而是在集中营里使用。而日本则在中国战场频频试验和使用各种生化武器。1942年,中国政府将日本在中国投放生化武器、实行细菌战的情况写成了一份报告,先后送交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英美澳对中国政府的这份报告的答复是:不可能。这个“不可能”是说给中国人听的,事实上,英国、美国已经在悄悄开始研制生化武器,中国政府的报告,使得他们加紧了研制的脚步。

1942年7月,英国军方在一个小岛上开始试验炭疽病菌的效果,实验对象是羊。以前在试验室里的试验结果,现在终于在自然环境中取得了成效。当时情况下,英国生化武器的研制水平比美国高。但是,英国资源有限,而且被战争拖住,没有能力投入大规模生产,英国便向美国请求帮助。英国的条件是,由英国提供炭疽病菌和肉毒杆菌等配方,由美国负责大规模批量生产。

1942年12月9日,华盛顿召集国内一流科学家开了一个会。会议决定,接受英国的建议,免得美国在研制生化武器的道路上耽误太长时间。美国和英国都知道研制生化武器将负有极大的道德压力,因此,这次会议后,所有参加会议的美国人都得到一个警告:如果泄漏会议内容,将坐牢40年!

炭疽病菌就是911以后在美国多次出现的白色粉末;肉毒杆菌就是今天很多女明星用来消除皱纹的美容佳品。科学家说,1毫升肉毒杆菌可以杀死100万只老鼠,只是因为没有做过活人试验,不知道杀死一个人的具体剂量。然而,如此剧毒的生物武器,现在在美国市场上,居然可以轻易买到。

当时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细菌学系主任鲍德温被挑选成为生化武器研制、生产的科学负责人。47岁的鲍德温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他反对战争,也反对生化武器对于人类道德的践踏。但是,为了科学、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他放弃了所谓上帝的崇高道德,全身心地投入到研制生化武器的工作中。美国、英国之所以对生化武器如此重视,是因为当时还没有核武器,生化武器是可以看到的、威力最大的非常规武器。

1944年,几件事情使得美国和英国加紧了研制生化武器的步伐。首先是德国的V型飞弹袭击英国。丘吉尔根据情报担心,德国人会用V型飞弹,将生化武器投到英国。在美国的太平洋海岸,也出现了神秘的气球。美国军方检查坠地后的气球发现,气球上悬挂着炸弹。对于美国人来说,万一气球悬挂的是生化武器,后果将极其严重。而投放气球的,很可能是日本人。1944年,丘吉尔向美国紧急预定50万枚炭疽炸弹,丘吉尔将其作为战争的第一要务。庆幸的是,美国的生产能力还是没能跟上,50万枚炭疽炸弹没有到达丘吉尔手中。否则的话,我们不知道,丘吉尔会不会像美国首先使用原子弹一样,首先使用炭疽炸弹。

1945年,美国用于研制生化武器的经费大约相当于研制原子弹经费的五分之一,两者都处于同样严格保密的范围。为了验证原子弹的威力,美国在日本投下了两颗原子弹,战争突然结束了。与原子弹相比,美国当时的生化武器水平还到不了大规模生产的水平,因此,当原子弹在日本证明了巨大的威力,美国、英国的生化武器研制开始面临疑问:还有没有必要继续做下去?美国生化武器试验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美国还没有下定决定采取活人试验。美国人一共用了50万只动物做试验,试验了十几种病菌,炭疽炸弹也即将完成。因此,当原子弹暴露在世人面前的时候,生化武器还是一个绝对机密。

1945年战争结束后,同盟国发现,希特勒虽然研制了化学武器,但始终反对研制生物武器,因此,关于德国的生物武器情报,事后被证明是一个错误。然而,日本的情况令美国大吃一惊。美国发现日本有一支专业细菌部队,其核心就是731部队,负责人是石井四郎。石井四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曾经到欧洲考察过各国生化武器的研制情况。回国后,便开始推动日本的生化武器研制,并将研究基地设在了中国境内。

在731部队的营地,有杀人试验室,有神社,还有电影院和妓院,日本人就是这样把他们的神,同娱乐,同杀人毫无缝隙地结合在一起。在731营地,试验对象绝大多数都是中国的汉族人,针对性非常明确。所有的实验对象全部死亡。即便没有当场死亡,或者有被治愈的,最后也都没能活命,原因有二。一是不能留下任何活口,二是要将这些人做活体解剖,建立档案。活体解剖的目的是让生物组织尽量保持新鲜的状态。这种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文字,全部都是科学术语。西方的科学很容易为了所谓科学而抛弃一切道德、良心。

在731营地,活人试验和活体解剖的“试验品”,总数估计在1万人左右。具体数目不精确,是因为731部队所有的档案最终都到了美国人手里,至今没有公开。而在731营地之外,日本试验和使用生化武器造成中国的死亡和伤残人数,远远不止这个数字。731部队的几位主要负责人说,如果没有731的生化武器,日本在中国的战争,撑不了八年。日本在中国向平民百姓使用的生化武器种类繁多,包括炭疽、伤寒、鼠疫、霍乱、痢疾等。

之所以要稍微详细说一段731部队的情况,首先是要说明,日本疯狂发展生化武器完全来自欧洲的启发,其一切技术手段和理论也来自欧洲。同时,731部队的非人道、反人类行为,与纳粹集中营相比,毫不逊色。任何有正义感的人,都应该将731部队的主要人物处死。但是,美国为了获得日本生化武器的研究资料,与石井四郎作了一笔人类历史上最肮脏的交易。

1947年5月,石井四郎第一次接受美国生化武器专家的审讯。石井四郎提出,以他掌握的人类试验资料为条件,要求美国撤除对他本人及其下属的战争罪起诉。 1948年3月,美国与石井四郎达成了交易。在德国,集中营里的医生都被判处绞刑;而在日本,731部队没有一个人受到起诉,在中国发生的细菌战仿佛没有发生过。原因除了美国想要获得日本的研究资料外,还有一个不能放上台面的因素:在德国,受害的都是欧洲人,在日本,受害的都是中国人。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美国独家秘密获得了日本731部队的全部档案,等于间接参与了残害成千上万中国人的罪行。

从在世界范围禁止生化武器的角度来说,审判日本731部队是最好的时机,美国为何那时候不做?因为,一旦起诉审判日本731部队,美国就无法独享731部队的人类试验资料。而且,全世界舆论一定会同声谴责这种极为残忍的反人类罪行。在舆论的压力下,美国国内的生化武器研究即使依然保持绝密状态,恐怕也很难继续下去。为了自己尽快掌握生化武器的技术,美国宁愿让731部队人间蒸发。这就是号称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美国。

从事后来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上研制生化武器的国家,大概只有日本、德国、英国和美国。而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初的时间段内,全世界研制生化武器的大概只有苏联和美国(可能还有英国)。而且,美国的研究步伐越来越快,甚至到了用活人做试验的阶段。原因很简单,核武器成本太高,生化武器便宜得多。那么,美国为何会在1975年宣布禁止一切生化武器呢?

1925年日内瓦禁止使用生化武器议定书形成时,美国和日本两个国家没有批准。也正是这两个国家,在后来的半个世纪里,秘密从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生化武器研制和实际使用。直到1969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国将不使用任何致命生物武器。到了1975年,美国推动国际社会修改了半个世纪前的日内瓦议定书,规定一切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都是非法。那么,美国为何会有如此彻底的转变呢?

二战结束以后,美国以肮脏的交易,获得了日本731部队的全部生化武器资料,但是,美国还是不满意。日本军国主义研制生化武器就是为了杀人,但是,在大规模投放的细节上,几乎一片空白。日本人仅仅只是在中国的某些城市随意投放生化武器后,便等待其效果。因此,美国首要任务是将生化武器的投放标准化。例如,在怎样的天气条件下投放;对不同人口规模的城市,如何控制投放量和投放方式等。为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在国内秘密做了很多次无害细菌的模拟投放试验。投放地点包括五角大楼,以检验生化武器对于大型建筑物内部的影响状况;旧金山,以检验海岸城市投放生化武器的特点;田纳西州某地,以检验内陆城市投放生化武器的规律,其他还有在沙漠地区,在辽阔海面等等。

由于日本的资料已经拥有了大量致命生化武器的档案,美国几乎无须再做多少试验工作。但是,美国又开发了很多非致命性的生化武器,例如兔热病菌,它能使人患上非常严重的感冒,并且传染性极强,但大多能够治愈。在这个问题上,人们也许会说,美国研制生化武器新品种显得比较善良,实际上并不尽然。美国研制非致命性生化武器还有一个重要的战略意图。美国认为,致命生化武器造成人员死亡,往往导致对方抛弃尸体,处理比较容易。而非致命性生化武器,会导致对方治疗、救治、护理病号,这种情况比直接抛弃死者消耗的资源和人力更大,因此,对削弱对方战斗力的作用更加显著。

为了试验这些新的生化武器,美国开始在国内招募志愿者接受人体试验。大约有2200多名志愿者报名参加。这些志愿者清一色都是虔诚的教徒,一贯反对战争,反对生化武器。那么,他们为何会成为生化武器人体试验的志愿者呢?美国军方告诉他们,他们参加的工作是研制针对生化武器的疫苗,因此,他们听从上帝的号召,其实是在救人。多年以后,美国很多新的生化武器研制成功,疫苗却没有任何影子。而且,美国研制的新生化武器,都是绝密,其他国家都没有,针对敌对方的生化武器的疫苗,显然也是一个谎言。美国为了研制生化武器,上帝也成为重要的帮手。

到了20世纪60年代,美国作为唯一秘密研制生化武器的国家,其生化武器的技术水平,已经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美国对于生化武器的研制成果,很快派上了用场。越南战争期间,美国公开违反日内瓦议定书,在越南使用了大量化学武器。之所以没有使用生物武器,我们不该把它想成是美国人的仁慈,而是它要保守秘密。

美国在越南使用的化学武器叫做“橙剂”,其主要成分之一是现在人们熟知的致癌物质“二恶英”。“橙剂”的后续影响,至今都没有消失。经过对受害人群的调查,现在已经确认,“橙剂”至少与心脏病、癌症、糖尿病、新生儿残疾等9种疾病有直接联系。但是,美国虽然对越战使用“橙剂”的后遗症做过多次调查,至今都不愿公布调查的全部研究报告。因为,调查结果一旦全部公开,美国将不得不给本国受害的越战老兵支付大量的赔偿。而且,如果给越战老兵支付赔偿,是不是还要给越南人赔偿呢?

近年来,中国有一个叫王选的了不起的女性,收集了大量日本生化武器中国受害者的证据,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日本政府只当没听见,因为,当年美国在东京审判时,已经放了日本一马,日本使用生化武器没有被国际社会的认定,美国早已经给日本打了保票:日本没有在战场上实际用过细菌武器。日本对于中国受害者的态度,与美国对于越南受害者以及本国老兵的态度,多么相像!再说一次,这两个国家都是参加1925年日内瓦会议,而没有批准议定书的国家。

美国在二战之后研制、使用生化武器的主要用意是,生化武器比核武器更便宜,使用更方便。到越战的时候,生化武器已经成为美军战争武器库中的重要一员。但是,越战使用生化武器后,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国国内本来反战情绪就很高,使用生化武器的事实,令美国政府非常难堪。而且,国际社会对于美国违反日内瓦议定书的行为,也形成了批评意见。巧合的是,1969年2月,美国军方生化武器研制基地发生沙林神经毒气泄漏事件。幸亏基地在比较偏远的地方,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只造成基地附近6000多只绵羊死亡,美国军方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在研制生化武器。这一事件造成美国国内更大的反对声浪。

正是在这几种因素的作用下,尼克松总统于同年宣布,美国将不使用任何致命的生化武器。这一宣告的直接结果是,人们对于美国在越南使用生化武器的行为不再追究,好像美国已经间接承认了错误,事情就此了结了。

对于美国的这个宣告,我们还应该看到更深一层的含义。美国开始意识到,生化武器既便宜,又容易研制,效果又很明显。美国可以拥有,其他国家也能较为方便地拥有。很多国家可能不具备研制原子弹的实力,但是,拥有生化武器比拥有原子弹要容易得多。如果一旦其他国家拥有生化武器,并将其用到美国头上,美国就是自食其果,连批评别人的资格都没有。而且,美国此时已经确信,自己的生化武器技术已经领先于世界,为了保持这种领先水平,以道德的名义,禁止所有人研制,是最好的办法,它将保证其他国家无法在生化武器技术方面超越美国。美国在核武器方面的领先更多只是靠数量,但是,在生化武器上,美国已经拥有了其他国家所没有的技术。而且,尼克松宣布的内容,只是美国不使用“致命”的生化武器,而美国人手里,恰恰有很多非致命的生化武器。这一点点细微之处,到底是故意,还是什么?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1969年之后,美国开始积极介入修订1925年的日内瓦议定书。当时的议定书只是明确禁止使用生化武器,但并没有禁止研制。美国推动修改的结果是,一切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都是非法行为。对于美国自己的生化武器,美国宣称只在试验室里保存了样本,没有人对美国进行检查。到了1975 年,美国的愿望全部达到,修改后的日内瓦议定书,成为国际社会新的法律文件。

然而,即便新的日内瓦议定书在1975年已经形成,萨达姆1984年第一次使用化学武器却得到了美国的默认。因为,当初美国需要伊拉克对付伊朗。甚至还有美国议员指出,萨达姆的生化武器,有一部分就是美国提供的。等到萨达姆1988年第二次使用生化武器时,美国已经不需要他了,萨达姆才真的倒霉了。美国人的大棒子重重敲打在萨达姆的头上,最终要了他的命。而这根大棒子是美国在1975年刚刚做好的。

此后没过多久,一个震惊世界的事件,更使得美国确信,自己当初对其他人研制、拥有生化武器的担忧,是多么英明。1995年,日本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投放沙林毒气。我们要注意一个事实,沙林毒气最早是纳粹德国研制的。1969年美国发生的泄漏事件,也是沙林毒气;1995年,日本邪教使用的,也是沙林毒气。这个线条,一方面使我们看到,美国和日本这两个没有批准1925年日内瓦议定书的国家,都在偷偷干什么。另一方面还可以看到,奥姆真理教仅凭几个化学工程师,就能够制造沙林毒气,可见生化武器的门槛确实较低。

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还应该记住一个细节。麻原札幌对于沙林毒气,有一个自己取的名字——“石井”,731细菌部队首脑石井四郎的姓氏!那个没有被美国人定罪的战争罪犯,几十年后,成为了日本邪教的膜拜对象。

911事件后,美国国内多次发生通过邮件投递炭疽病菌的事件,即所谓“白色粉末”,至今都没有查明真相。据说幕后人物很可能是美国当年从事生化武器研制的人员或机构,“白色粉末”也很可能来自于美国军方的某个试验室。幸亏“白色粉末”在美国没有造成很大的严重后果,否则,我真不知道应该同情美国,还是说它活该。

看清楚美国生化武器的发展过程,我们不得不产生一个联想,美国如今对于其他国家生化武器的大力打压,总像是在贼喊捉贼。美国有没有把自己的生化武器都销毁?谁有能力去查一查美国?

附:

《禁止化学武器公约》

1993年1月13日,国际社会缔结了《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 (Convention on the Prohibition of the Development, Production, Stockpiling and Use of Chemical Weapons and on Their Destruction) ,简称《禁止化学武器公约》 (Convention on the Banning of Chemical Weapons -- CWC) ,它是第一个全面禁止、彻底销毁一整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具有严格核查机制的国际军控条约,对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草案是由负责裁军事务的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经过长达20多年的艰苦谈判后于1992年9月定稿,并于1992年11月30日由第47届联大一致通过,1997年4月29日生效。

《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包括24个条款和3个附件。主要内容是签约国将禁止使用、生产、购买、储存和转移各类化学武器;将所有化学武器生产设施拆除或转作他用;提供关于各自化学武器库、武器装备及销毁计划的详细信息;保证不把除莠剂、防暴剂等化学物质用于战争目的等。条约中还规定由设在海牙的一个机构经常进行核实。这一机构包括一个由所有成员国组成的会议、一个由41名成员组成的执行委员会和一个技术秘书处。公约规定所有缔约国应在2012年4月29日之前销毁其拥有的化学武器。

1993年1月13至15日,此公约的签字仪式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行,120多个国家的外长或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包括中国在内的130个国家签署了该公约。此后,公约转到联合国总部纽约继续开放签署。禁化武组织现有182个缔约国,占世界人口的95%,迄今已证实销毁2.4万吨化学武器,占申报储存化学武器的33%。拥有化学武器的两个主要国家俄罗斯和美国销毁化武的期限是2012年4月,俄罗斯已经销毁22%,美国销毁46%。印度销毁了84%。预计利比亚将于2011年销毁其拥有的化武。

1997年4月,中国批准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成为该公约的原始缔约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