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发女孩(军旅情感)

越人哥 收藏 6 185
导读:[原创]长发女孩(军旅情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兰,她是我初中的同学,她的长发好长好长,发梢一直到了膝盖上,在县城中,就算她的头发最长了。我为着她那一袭长发如醉如痴,也为着她一袭长发,而曾经深深的爱上了她。


读书时,兰的座位在我的前面,和她相识却是不打不相识,刚上初一那会儿,看到她这么长的头发,很好奇,上课时我偷偷的把兰的长发用根绳子绑在了凳子上,没想到老师提问整好叫到她,兰一站起来,凳子也带了起来,疼得她叫起来,被老师罚了我站了一上午走廊。在逐后的交往中,慢慢也就熟悉了,没想到还成了很好的朋友。初中毕业后,我进了高中就读,兰因为家里的因素,顶替了她母亲的工作,进了县城的一家丝绸厂上班。但是我们还保持着来往。


我高三那一年,参军踏进了军营,挺幸运的,没往远处去,就在离县城才一百公里外的南昌军区,三个月新兵连结束后,分进了汽车连,成了一名汽车兵。

(二)


当兵第二年,那一年中秋,兰出差来到了南昌,顺便来看我,事先没和我打招呼,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件白色的连衣裙,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撒在肩上,象黑色的瀑布。见到兰,我很是惊喜,忙跑去和连长请了假,陪兰去办事,事情办完了,我留她在南昌玩几天,兰同意了。把南昌的主要大街全逛完了,便叫她一起去划船。


到了百花洲公园,租了条小船,和她坐了上去,各坐在船的一端,合力划着桨,船慢悠悠离岸,破开镜一般的水面,向湖心驶去。到了湖中央,停了桨,船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我们面对面的坐着,聊起这些年的状况和感受,她显得有些伤感,兰说本来她还想上学的,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太好,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还在读书,作为老大,所以过早的承担点了家里的负担。


不知不觉,已近黄昏了,远处的湖缇,停留着忘了归回的几对情侣,还坐在柳树下呢喃窃语。她的目光投向了湖缇,望着那双双倩影,很是入神。天空,已被那轮将坠未坠的夕日染得璀铄绚丽,湖光鳞鳞,映红了我们潮红的脸,落日的余辉撒满了她的身,蔚成了一幅异常动人的画面。我久久注视着她。“你真美,”我低声地说。她的眼光离了湖缇,发觉了我正看着她,粲然一笑,一道红晕环绕了她的脸。


“我爱你。”我终于吐出了在心中酝酿许久的三个字。


她头低了下去,把玩着手中捏着的发尾:“喜欢我什么?”


象小说中求爱的情景:“我爱你的长发,爱你的人,爱你的一切。”


她眼中荡起了涟漪,从她眼中,我好象看到了我们间的那份默契,那份心灵之约,那份未来的温馨时刻。我认真地对她说:“我对你的爱始终不渝。”湖面上,逐渐升起了朦胧如月色如蝉翼般的轻雾。

(三)


过了半年,因为部队的需要,我要调到千里之外的南京军区,我打电话通知了她,她第二天就赶来南昌送我。在火车站,送我到了站台,她久久的拉着我的手,火车快要开了,我踏上了车厢,她的眼泪流了下来,从车窗外,她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个丝绸做的中国结,中间是两个叠在一起的大红色的心:“在外面好好干,多给我来信,我会等你回来的。”


带着她的话,带着我所有的梦想,我走进了金陵城。到了新单位,我第一件事就是写信给她,把在部队中,体会到的所有的欢乐和痛苦,还有相思都狠不得溶进那张张信纸中,第一个月就给她写了近20封事,战友们笑话我说:“义务兵服役期间寄平信是免费的,你也不能这样沾我们党的光呀。”我笑一笑,说:“给女朋友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每一次信发出去之后,就盼着她的来信,她也能及时回信。收到她的信时,我会寻个角落,迫不及待的打开,看着她隽秀的字,读着她信中话语,一天中去做什么事感觉都特别得有劲。


两个月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信突然变少了,起初,有几封简短的信,以后日渐疏稀了,再之后,我发出去的信犹如石沉大海般,遥无回音。我感觉莫名其妙,还在自己心里为她解释,可能是因为她三班倒的工作太忙了吧,也可能是现在天气冷了,人也变懒了不愿拿起笔吧。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给她写着信,日记本上,写满了她的名字。有时侯,夜肃静寂时,思念远方的她睡不着,部队有纪律,不能开灯,就闷在被子里面,打着手电筒反复读着她的以前的来信,然后,把梦里的思念,堆积成了信笺上的涓涓细语。


记得有一次,她对我说:“那一袭长发是为我而蓄。”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是真的吗,如果将来你要是成了别人的老婆,那不是为人家蓄的吗。”她娇滇的用小拳头打过来:“去你的,乱说话。”


我殷诚地守候着,守候着她给我的誓言,许下的承诺,守候着我们曾经共有的快乐,以为我们会共同可以完成一个很圆很圆的圈,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时候单纯的我以为她真的是有事,幻想着用那一封封真挚纯情的信去维持我们之间后来好象变趁了是单相思的恋情,有去函,永远也没有了回信。以为她只不过是在考验我爱她的决心,希望我的诚心永远会打动着她的芳心,但是仍旧没有任何回音。


(四)


时间又过了半年,在这半年中,还是没有收到过她的回信,其实我那时候早就该醒悟了,是不是出了问题,我也想不明白,身在千里之外,我得不到任何她的消息,我便想着该回家看看了。快到春节了,我为此找了个借口,找到指导员耗,说作为一个老兵了,2年多了没有回家过春节了,死缠硬磨,指导员批了我20天的假,请到假的当天晚上,我就坐了晚上到达南昌的列车。次日早上到达了南昌,转了班车,回到了县城。


一回到家,卸下肩上的行李,和父母亲打过招呼后,擦了把脸就匆匆出了家门。一路小跑,来到她家的门前,猛按门铃,门打开了,开门的是她的母亲,她母亲见到我,淡淡的打量了我一下:“回家了,是探亲吧?”


我一边喘气一边说:“伯母好。嗯,我休探亲假,兰在家吗?”


“兰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在越湖公园照相呢。”兰的母亲把“她的男朋友”五个字特别吐得重。

我感觉脑子“嗡”的一下,我不知道是怎么离开她家的,连再见也没有说,转身往县城中央的越湖公园跑去。跑进公园我就到处找起来,远远的望到了她,因为她的那一袭长发是最特别的,走到哪里也最惹人注意,旁边还有她妹妹和一个男孩,看那男孩矮矮胖胖的,穿着笔挺的白西装,我那时候的感觉就象看到一只大白熊一样,特别恶心,兰见到我跑来了,眼睛先是一亮,转而黯淡下去了,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惊喜,好象已是早已意料中的事。到是她妹妹嚷了起来:“姐姐,他回来了。”


任何人看到这情景也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在心中狠狠的骂自己:其实你是天下最傻最蠢的大傻B,早就应该明白的。但是我心里还是存着一丝希望,我想起了兰和我说过的那些话:“你不是要等我回来的吗?为什么?告诉我这全是为什么?”我看到兰的眼圈红了起来,她仍是不做声。我伸手抹了下一头的汗水,从口袋里拿出我去南京前她送的双心中国节,和我在南京给她精心挑选的“心心相印”的雨花石,塞到兰手里,旁边的那个矮东瓜凑了上来,我红着眼对他说:“让开点,小心我动手,我和她说几句话就走!”“白西装”愣了下,看看我,撇了下嘴,知趣的和她妹妹走到了一旁。兰接了过去,没有看,紧紧的捏在手中,还是不说一句话。


此时的我百感交集,曾经无数个夜晚思念的人儿现在就在我的面前,我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我想起了和她在一起的情景,想起了在南昌,兰插在我的JEEP212车窗前的桂花香;想起了相拥走过的万寿宫;想起了我们坐在八一广场草坪上看夜景时,兰依在我肩上的那一刻,我浑身一阵哆嗦,突然感觉到家里的冬天怎么这么冷。我没有再说一句话,默默地离开了她们。

(五)


回到家中,我不相信这是事实,因为我知道兰肯定是爱我的,我知道她肯定是有隐情的,我在猜想着种种可能,是不是她是被迫的,还是别的原因,我不想这么轻易的就放弃,因为我相信我是了解兰的,她不会欺骗我。想了许久,第三天晚上,我还是打起了精神,鼓起了勇气,出去买了兜水果,提在手上,慢慢走到了她家门前,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兰,从打开的门一眼就可以看到了她家的客厅,客厅的沙发上,端然坐着那天看到的“白西装”,和兰的父亲,正在交谈着什么,很是高兴,见到我进来了,他父亲对我点了下头,说:“你来了,坐,你们谈。”说完和“白西装”起身走进了卧室,关起了门。客厅里,只剩下了我和兰,我们静静的坐着,面对面,沉默了许久,我先开口:“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和我说明白可以吗?”我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希望能从她眸子里看出点什么,“你以前和我说过的那些话,全是欺骗我的吗?”


兰还未开口,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她用手捂住了眼睛,摇摇头说:“我对不起你,你再找个比我好的女孩子吧,因为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爱。”


“那为什么你不和我写信说清楚?”


兰抬头从指缝里看了我一下,说:“我没有收到过你的来信呀,从你调去南京第三个月后,听我母亲说你打电话来说你又调走了,叫我不要再写,所以我没有再给你去过信。”


“啊?”我感觉很诧异,“我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你呀,因为在部队里不可以打外面的电话,也打不到,我只有写信的呀,我写了那么多信你,一封没有收到?”


“真没有。算了,那些事不要再提了,我将是人家的老婆了,对不起,对不起……”她又捂起了脸。


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再去追究那些信的去向了,“还有可能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告诉我呀,告诉我!”我差点要扑上去摇她的肩,


“不,不要再找我了,你走吧。”她趴在沙发上。


“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就要你,我心目中找不到比你更好的女孩子,永远永远,难道你不知道我生命中等待的就是你吗?”


她的泪水滴落下来,溅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宛如窗外寒风吹起飘舞着的落叶,兰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压抑住自己低低的抽泣声,我低下了头,我手指上的指甲已经深深的掐进了我另外一只手背上的肉。这时候她母亲从房间走了出来,端了一杯水,重重的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说:“喝水!”


我知道没戏了,起身说了句:“我走了,保重。”


下楼梯时,我听到了一个很响的声音,那是我买的一兜水果,被她母亲扔了出来。

(六)



在家的后面几天,我人生中学会了喝酒,也醉得一塌糊涂。部队给我批了20天的假期,我却感觉一天也呆不下去了。不到10天,我对家人说部队有事,要我回去,母亲知道我的心事,和父亲说让我回部队。临走前一天的下午,我收拾好了行李,晚上吃过饭之后,象只热锅上的蚂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母亲进来了,说:“你出去到街上走走吧,”我不忍看到母亲看到我心疼的眼神,穿起了衣服走了出来。



外面很大的风,街上没几个人,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一处灯火辉煌,我知道那是县城的唯一舞厅,觉得也没地方可去的,就买了张票走了进去。一个人寻了个角落坐下,叫服务员上了瓶啤酒,边听着歌边喝着酒,无意中,看到她的妹妹和一群女孩子一起走进了舞厅,感觉眼睛一亮,忙起身把她妹妹拉了过来。


她妹妹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原来是兰的母亲一直不同意兰和我,从那次兰到南昌来送我,她母亲知道了兰在和我恋爱,竭力反对,原因有很多种:其一是因为我当时是在部队,而且有报考军校的决心。兰的父亲以前也是个军人,在部队几十年,分居两地,她母亲一个人在家把两个小孩拉扯大,直到兰上了初中,她父亲才转业到了地方,一家人才在一起,她母亲深深感受到军婚的光荣和艰辛,不想女儿在走向她的路;其二是我在部队是开车,将来要是没考上军校,回到地方难免会当司机,在她母亲那个观念里,司机是个很危险的职业,用她母亲的话形容就是:一只脚在门里一只脚在门外,说不定那天出事,让她女儿将来没有依靠;其三是那时候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父母亲没有一个是端铁饭碗的,在家做点生意,她家虽说条件也不算好,但是父母亲都是吃公家饭的,老了有个依靠,和我家还有点门不当户不对的。所以她母亲以死相逼要兰不要再我联系,我后来写来的信,因为地址是写了她家,兰每天要去厂里,她母亲替下来之后,天天在家中,收到的信全她母亲先接到,收到信后,她母亲也没拆过,全背着兰烧了。兰为她母亲要她和我断绝关系也抗争过,在朋友家,亲戚家住,几个月没有回来过,她母亲是个很固执的女人,以断绝关系相挟,后来几天不进水食来逼迫兰,兰不得不依了她母亲找好的这个现在的“白西装”一起了,“白西装”比她大8岁,他老爸是包工头,自己在法院上班,有车有房有地位,依她母亲的意思是,这种男人真是天下少有的,兰先也是死也不同意,后来在她母亲和发动的亲友团劝说下,加上没有了我的任何音讯,慢慢也就默认了。


我听完故事的经过,离开了舞厅,回到了家,倒身就睡。


第二天一大早,提起了行李,回到了南京,投入到将要到来的报考军校准备了。


(七)


再一次见到她时,是五年后的一个下午,那一年,我因2分之差没有考上梦寐以求的军校,出部队出来,就独自跑去闯去海南了,那次是我在海南的公司休假,回到家看看,母亲叫我去菜市场买点菜来,在大世界的菜市场,无意中碰到了她,提着个大塑料袋,在一堆菜中挑选着,以前在我心目中象一面旗帜的长发已经剪成了短发,烫成了波浪性的,带着少妇的韵味,少了当初的清纯,多了几份成熟,她身后一个4,5岁的女孩子拖着鼻涕扯着她的袋子,嘴里叼着个棒棒糖。


兰也看见了我,微微笑了下,点了下头说:“你回来了?”


“嗯,回来休假,过几天还要去。”


“哦,听说在海南吧,怎么样,还好吧,怎么没带你女朋友回来呢?”


“没找,在外面打工没条件。”


“也赶快找个呀,你买菜吧,我要回家做饭了,你看这要命的在催我呢”


“再见。”


“再见。”


我和她擦肩而过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