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杀阵(2)

山鹰2007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砰!”就此时十字架后一双凌厉的眼眸盯住了刚扣动扳机的敌人一个狙击手,在老甘胜利式的冷酷笑意中,下面300余米开外的茂密灌木丛里,一蓬鲜红的血如喷泉般染红了青翠的植被,在太阳的映衬下闪耀着眩目的瑰丽。下面敌人一声惊叫,随即迫击炮迅速摇动调整,要向这里射击;而已经时间不多了敌人发疯似大吼着顺着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砰!”就此时十字架后一双凌厉的眼眸盯住了刚扣动扳机的敌人一个狙击手,在老甘胜利式的冷酷笑意中,下面300余米开外的茂密灌木丛里,一蓬鲜红的血如喷泉般染红了青翠的植被,在太阳的映衬下闪耀着眩目的瑰丽。下面敌人一声惊叫,随即迫击炮迅速摇动调整,要向这里射击;而已经时间不多了敌人发疯似大吼着顺着开拓得差不多完毕的陡坡在重机枪和高射机枪的持续射击声中奋力向着老甘外围阵地冲了过来,与此同时敌人又一王牌狙击手一枪向着老甘露出的头盔打了来;“嘭!”

老甘冷笑着迅即退出弹壳,霎那间回答敌人一声枪响的依然是一声枪响;两颗子弹交错而过,带着死神的请柬共同穿透了彼此的头盔,一蓬殷红带着渗着白汁抛洒大地,那敌人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而老甘却露出了阴谋得趁的诡笑;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原来老甘是早刨了个坑把脑袋半埋泥土里,只露出眼睛。头顶盖起了10公分的小土包,再上面盖上抹上红泥的头盔,只露着79狙枪口和眼睛。三百米开外自下而上要击中老甘那双眼睛这概率自然微乎其微。常人的视力也不可能分辨出上前300米开外伪装严密,就个着短短10公分的差距。而就是这10公分和敌人超人的精准枪法却成了敌人的催命符。要是敌人不是那种神乎其神的超级王牌,老甘也不敢这么干;这可是他专门对付超级高手们灵光乍现的阴损杀招。

但老甘依然没有选择转场,因为还有个刚对张龙连开两枪的敌人狙击手在慌张中飞快转场。此刻那人因为周围有向上冲锋的战友庇护,毫不顾及的也仅跟在冲锋的战友背后正伺机寻找掩体,为冲锋的战友提供掩护。

但早觊紧了那敌人的老甘怎能让那敌人如愿,就在其它敌人精锐狙击手被刚才的那一幕惊得还没回过神的片刻,老甘抓紧时间,调转枪口就对着淹没在敌人冲锋队伍里的那敌人瞄准了。移动靶?没问题!若不是更喜欢刀锋入骨、拳拳到肉的心动感觉,老甘虽然比不了陶自强和那混球,但一定也是老山战区数得上号的狙击英雄。就此时那目标刚奔了两步,冲到了一处横木前,一跳——“砰!”就此时老甘算准了方向线路打了个提前量,冰冷的子弹划破令人窒息的空气,带着死神的狞笑直接奔敌人心房;那人双目瞪大,避无可比,在周围敌人的惊叫声中,身子胸口凌空爆出了个洞,一蓬鲜血爆裂四散,在骄阳下挥成缕比阳光更绚烂的殷红血雾,被子弹的动能拧得当空一滞,倒落在地,涓涓血流这才似潺潺溪流般流淌出来,满身抽搐着不甘同这美好的世界道别了。

然而死亡的恐怖并没有令周围的敌人恫吓,他们更加疯狂着似见了血的蚂蝗般,向着我们涌了过来;此时三声迫击炮沉闷的‘嗵嗵’声,和着数声CBД的脆响,第三次叩动扳机的老甘拽过79狙步抽身倒地一个侧滚落进了事先挖好的个1米多的深坑里,自然避过了过去。

“轰——”伴着三发迫击炮弹的炸响,敌人剩下的20余门迫击炮也同时响了起来,调整好射角的敌人4挺高射机枪和重机枪急促的沉重‘喘息’和子弹刺破耳膜的尖锐声响,密集如雨点般打了起来。这并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而是妄图用自己优势的火力压制住‘势单力孤’的老甘和张龙,令疯狂突过来的敌人尖刀班能迅速冲上来,解决掉能够进得阵地,彻底解决了老甘和张龙。不愧是敌人最精锐的王牌,即使是在这情况之下发了疯的敌人依然没有失去理智。但占据着绝对地利优势的张龙和老甘怎能让敌人如愿。

“小张,敌人上来了!”老甘避过敌人的精准炮击,顶着如飞蝗般乱窜横飞的重机子弹和高射机枪子弹,飞快爬上了地面,向前面爬去,同时大喊着。其实在这嘈杂的枪声中,隔着4、50米远的倒在战壕里重伤的张龙根本就听不清。老甘这是在向着还龟缩在不远处隐藏部的王明荃一起前出支援。

受了重伤的张龙意识依然清晰,敌人的两颗子弹都从他腰腹穿了过去,虽然剧痛难忍,血流不止,但单从他能顶着敌人的火力攒射给自己包扎止血好就能看有不少活下来的几率。此刻咬牙坚持着的他,也时刻关注着敌人,发现大家依然没有动作,他马上意识到了敌人还没上勾;他忍着伤痛顶着‘王八壳’,透过战壕狭小的凹槽向下看了眼就发现了敌人1个尖刀班正向他冲来;此时敌人汹涌的火力打得他几乎抬不起头来,若不是手里的‘王八壳’成功挡住了穿过厚厚泥土余势未消的高射机枪子弹,张龙早已危在旦夕。

此时,老甘因为要时刻提防着敌人令人惊惧的高射机枪子弹,行动迟缓的正匍匐着向这边赶,而其他战友为了消灭敌人依然咬牙坚持潜伏着。看着在敌人火力掩护下推进神速的敌人尖刀班,张龙只有看自己的了。张龙迅速摸了摸自己的手榴弹带,发现里面满满的一个也没少,便迅速拔出了一个来;作战经验已经很丰富的他把握住了这样的战场环境投弹的诀窍。

在敌人凶猛的火力掩射下,和狙击手、神炮手监视火力控制下,他根本就不能也没有机会,同样没有必要按正常投弹姿势把手雷投过去;他要作的仅仅是拉下火环,将手雷从战壕里抛到上山的陡坡上;借着陡峭的山坡7、80度的坡度,让77式手雷滚下去就成。当然如果下滚时,卡在了上爬敌人头顶的半山腰上那样就更完美了。张龙就是这么干的,但他抛出的第一颗手雷准确落到了敌人头顶的陡坡上滚落下来时,陡峭的坡度令拉响的手雷飞速下落,越过了敌人在下面爆炸了。随着上面敌人一声惊叫,“轰”的一声,张龙没听到敌人的惨叫,他就知道糟糕了。

遽然,又一次调整好射角的敌人神炮手发炮了,带着迫击炮急促的尖啸,三发炮弹准确向着张龙轰了过来,吓得张龙又一次提前飞快躲进了王八壳里,躲过了一劫。但强大的冲击波使他再受内创吐血,一时天旋地转眼看着就要昏厥过去,而此时老甘还没到,向上冲的敌人距离张龙不到30米远,快进入自己手榴弹打击范围了!(PS:别忘了张龙在陡坡上的战壕。)

“去死吧!”就在张龙要昏厥过去的时候,他强打起精神顶着敌人的高射机枪子弹,又一次把手雷砸了下去。这次吸取了教训的他,拉响火环后等足了延时,再抛下去。与此同时,下面的敌人也掏出了无柄手雷,拉响抬头准备投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