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斜佬


斜佬


每一个名字都是一段故事,我眼中的每一个ID至少都拥有自己的生命,也能让我联想遐思,不绝于耳。

还是同样的开始,因为还是一个ID,只不过,那个是女生,这个是位“老”男人。

斜佬也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名字,至少北方人不会叫某某佬。斜佬是老吗,不知道,据说他已经是过了第三个本命年,那其实不算老。

字典里的解释更有意思,“佬”:成年的男子(含轻视意)!乡巴佬、乡下佬、乡佬儿、细佬、土芭佬、外江佬,相关词语:头佬、土巴佬、赤佬、寡佬、鼓佬、鬼佬、和事佬、阔佬、佬佬、喃呒佬、仫佬族、木佬佬、穷佬!这么多佬,没有几个好的!

就是斜佬,和他们不一样。

斜佬的故事,其实这也不是他的故事,而是我的故事,我要对大家说的故事,我喜欢斜佬的佬字,因为它透着那么一股子敦厚,还有善良。刚才说过了,北方人不会把名字叫做什么什么佬的,似乎佬这个字在北方人用的很少,几乎不用,所以,再次以磅礴之北人之手,书写湍急之南人之事,我再一次迈出了我的舒适区,看看南方的佬,能带给我什么样的遐想和故事化的事。


还记得,以前有一次,我猜想斜佬的长相,据他说,我猜的八九不离十,我没想到我能猜得出,也许是斜佬和我客气了。我说斜佬,是身材不高,总喜欢穿着一双浅色的旅游鞋,略微圆胖的脸,总带着敦厚的笑容,也许这笑容中还有一些南方人特有的小聪明,应该还在这笑容背后架着一幅眼镜,度数不深也要带着的那种眼镜和鼻梁子。

斜佬说我猜得很准,我其实也没有什么依据,就是感觉如此,斜佬这个名字使我感知到的故事就要从这里开始了。


后来,我终于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猜想的斜佬的样子,他的出处来源于朱自清的《背影》。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望回走了。”

我并不是把斜佬想象成为朱自清的父亲,只不过是我在上学的时候,就非常喜欢朱自清的文章,那时的语文课,我第一次看到《背影》的时候,就应深深的喜欢上了那个身体已经略显笨拙的他了,这之后,不论是在学校,在大街上,都有意无意的在寻找着这种朱自清的《背影》。有时候,总能让我找到。

多普通的一个人啊,他不能再普通了。


我曾经和斜佬在楼里回帖的时候说过,“斜佬,你是我这辈子一定要见到的朋友。”

这句话我和甜月亮也说过,月亮甚至说,“再干几年我就退休,然后周游全国,多找几个封楼帮的朋友,斜佬也是我必须要看一看的人。”

这也是两句简单的话,可是,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

斜佬是我像看一看的朋友,我并不是想去证实我的猜想中斜佬和现实中的斜佬的差异,也不是一定要等到斜佬真的像朱自清的父亲那般年纪时再去看一看,是不是一样略显笨拙的爬过月台。我就是觉得斜佬也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然而就是普通人才能使我这样一个同样普通的人,甚至和斜佬有着同样普通的喜怒哀乐的人,产生一连串普通的共鸣。

我们的生日也差不多,我只比他大几个月而已。


有时候,其实斜佬充斥我的身边,在我的文集中,以前曾经写过的几个人,他们都是斜佬。比如,《修车人和清洁工到底谁傻》里面的清洁工,那是一位普通的人,甚至在文章中连男女都忘记了描述,他做的是普通的事,也做着不普通事,他是斜佬。

还有一个故事,被万恶的TX系统吞吃了的《地铁里的卖报大姐》。她也是一个普通的人,做着普通的事,她也是斜佬。


斜佬已经是广义上的斜佬了,而不是铁血论坛封楼帮的副帮主了,如果看到这里,觉得我是在写大家认识的斜佬,那么请重新从开始再看一遍,然后再继续。


其实大街上处处是斜佬,不论你是在北京上海,还是在丽江普洱,不论大小,街上其实到处是斜佬。我们身边的人就有可能是斜佬,只要他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劳动者,只要他有一个可爱的三口之家,只要他有一双勤劳的双手,只要他有一幅永远微笑的面孔,只要他有再苦再累也乐观的心态,他就是斜佬,她也是斜佬。

我也是斜佬,因为我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劳动者,因为我有一个可爱的三口之家,因为我有一双勤劳的双手,因为我有一幅永远微笑的面孔,因为我有再苦再累也乐观的心态,所以我就是斜佬。

我并没有拼凑什么,有心的人可以看出这两段排比句的用意。其实斜佬是最好描述和猜想的了,只要你真正了解到斜佬的“佬”的所在,至于“斜”嘛,那只是一时,或很久以前对自己的调侃,真正的意义在于“佬”。

如果你身边没发现斜佬,那么就一定说明你没有注意观察,就说明你不会发现别人的优点,说明你是一个尖酸刻薄的人。发现斜佬了,就什么都好说了。


也许斜佬出现在小城会更贴切一些,出现在南方的小城就更贴近了,如果出现在西南边陲的小城,那就更加准确了。回想一下偶尔冒泡,以前在每一个原创后都有跟帖的斜佬吧,闭上你们的眼睛,和我一起说: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望回走了。”

感受一下来自于朱自清的舒缓的叙述,冥想一下斜佬的样子,然后睁开眼,出去找身边的斜佬吧!


如果看到这里,你们以为我写的不是封楼帮的副帮主斜佬,那就再一次请重新从开始再看一遍,然后再继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