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二部 抗日烽火 插曲 长路行思

银月光华 收藏 2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URL] 列车缓缓的南下,一路上夏争鸣陪着我,嘴上我还叫他二哥,可是心里,我早已不认同这位即高才又无能的二哥了。 我也不主张死战,可是我越来越感觉到他的口中透露出来的是消极的,难道没了德国的援助我们就会失败?开战之初,我们很有信心的用德械化师去迎战日本人,可是在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无法打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列车缓缓的南下,一路上夏争鸣陪着我,嘴上我还叫他二哥,可是心里,我早已不认同这位即高才又无能的二哥了。

我也不主张死战,可是我越来越感觉到他的口中透露出来的是消极的,难道没了德国的援助我们就会失败?开战之初,我们很有信心的用德械化师去迎战日本人,可是在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无法打赢战争。可见战争的胜负不光靠武器。古北口的血战是令我最难忘记的战斗,如果每个人都有大哥的身手,我们甚至可以以一挡十,但是以一当十的恰恰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不光有优势的武器,最重要的他们还有顽强的战斗意志,那闪着寒光的刺刀,成了多少国军将士心中的梦魇。邱清泉虽狂妄,可是在他的座车遭到鬼子炮击时,他也害怕,以至于后来的战斗他一撤再撤,始终不与鬼子正面交锋。最令人心疼的是四十辆苏式战车居然交割给胡宗南,这意味着我们的装甲部队无法形成拳头式的打击力,只能在战斗中一口一口被吃掉,最后,这支宝贵的部队会在庞大的战争消耗下烟消云散。在中国无法发动大规模“闪电战”,可是如果连局部优势都没有的话,让我们拿什么同日本人斗?血肉之躯固然可以取得胜利,可是太惨重了,想想王铭章、迟峰城这样的悍将,在欲哭无泪的情况下屡次用敢死队与鬼子肉搏,仗是打赢了,可是牺牲是惨重的。我们男儿的鲜血,难道是用来随意抛酒的?

我们还没有失败,这是我唯一认同他的地方。

他说我们会死,我不想。鬼子是可以打死的,战车是可以被击毁的,南下的路是漫长的,抗战,更是艰难的路程,我目睹过许多战友在我眼前牺牲,可是我却很少想到死,我不想死,我想看到胜利,我还想回家,我不是怕死,我是怕我死后,看不见光芒,看不见胜利。

夏争鸣离开后,我的状态一直不是很好,似乎在面对一场绝望的战争。

“你还好吧!”冯子扬就像肚子里的蛔虫,总能看穿我的心思。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是不是觉得鬼子并没有他说得那么可怕?”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是因为我们坐在装甲车里,而享受这样待遇的部队,只有我们一个师,所以他说得不是没有道理。”

“但是仗还要打下去,所以我劝你要像国辉多学学。”

我笑了,可是很苦,自从徐州会战结束后,我根本不敢去想这些问题,植根于我心中的雪惠是我久久不能抹去的记忆。

冯子扬苦笑了两声,像自言自般说:“似乎又发现不该发现的东西了。”

我把目光放到车外,喃喃地说:“也许我并不适合做营长。”

冯子扬认同的说:“你没有野心,不会巴结权势,能做到营长已经很幸运了。”

或许根本不该当兵吧!我这样想。

“可是反过来说又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当这个营长。”

“为什么?”我诧异的问。

“因为你从来不会让兄弟们白白送死,所以哪怕兄弟们对你不满也还是愿意跟着一个能让他们活着的营长。”

“呵呵……”我苦笑。

战争是要死人的,死去的人是无法战斗的,看不得他们死,就没有所谓的硬仗,没有硬仗就无法杀鬼子,战争就还要打死去,也许现在还不是他们死的时候。当我意识到自己是这样想的时候,我暗骂:“我真恶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